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三体同人】你到哪儿去了•4(终章)

维德坐在楼下不远处的街心花园里,抬头望向那片晴朗无云的天空。下午两点的刺目阳光直射下来,维德微皱眉头,闭起了眼睛。

利用人工智能来执行暗杀任务?这的确是一个极为可行的方案。风险低,成功率高,几乎没有后续遗留问题。这个念头维德也不是没有动过,但却从未仔细琢磨。不得不承认,他其实是在回避,甚至内心深处根本是拒绝这个方案的,因为那个人的眼神,像极了诺伯。

诺伯是一只德牧嗅弹犬,死在了阿富汗的雷区。

那是在公元世纪的阿富汗山区,年轻的维德和他的海军陆战队战友们在遍布地雷的崎岖山路中举步维艰,全靠嗅弹犬为他们排雷开路。诺伯便是其中之一。维德一手把它训练长大,他对它的感情甚至比对同队战友还要深上几分。

任务进行了几个月,终于到了最后一天。那天本来只是例行巡视,诺伯和其他两只嗅弹犬照例徘徊在队伍百码之外搜寻地雷。“砰!”,一声枪响,不知从哪个山头射来的冷枪打中了一名美军士兵,士兵应声倒地,头部喷出的鲜血飞溅在维德的脸上。维德和其他队员立即举枪寻找目标,然而枪响之后,空旷的山野又恢复了寂静。“又是该死的狙击手。”维德低声骂道,他抬起枪边后退边在瞄准镜中环视四周,却忘记了留意脚下的危险。死亡在不知不觉中逼近,一片沉寂中,突然巨大的爆炸声在维德身后响起,灼人的气流裹挟着他的身体把他抛出了将近十米,紧接着一个黑影飞了过来落在他身旁不远处。密集的枪声瞬间响起,双方终于交起火来。

维德艰难地翻过身,匍匐着爬向落在他身边的物体。终于,他看清了,那是诺伯,具体地说是诺伯的头颅和前半身。他紧紧把它抱在怀里,然而那双曾经闪着忠诚光芒的黑色眼睛却早已黯淡了下去。维德抱着它渐冷的残躯回过头去,十米开外,一片焦土,一个地雷炸出的大坑还冒着黑烟。维德意识到,是诺伯救了他,就在他即将踩到地雷的一霎那,诺伯飞身过去,踩炸了那个雷。

血,满身满手都是它的血,维德抓起枪,红着眼睛冲进了弹雨里。他已经不记得是怎么突出重围的,只记得当救援直升机赶到时,鲜血已经染红了整条山路。后来他们回了美国,得了嘉奖,诺伯也得到一枚勋章,可它的生命,却永远留在了阿富汗。

诺伯的死,让维德消沉了好久。爆炸的火光,破碎翻飞的残肢,以及那双无怨无悔渐渐黯淡的眼睛时常在午夜闯进他的梦里,失去的痛苦与内疚在沉沉黑夜中反复折磨着维德。然而几个月后当他再次回到工作岗位时,一如从前的干练、冷静、锐利让人们觉得战争仿佛从未在他身上留下痕迹。只有敏感的人才会发现,他似乎与人群渐行渐远,可靠的表象下隔起一道无法逾越的墙。不过这点小问题并没有对维德的升迁造成任何影响,军队里工作的人,没兴趣探究他人的心理,再说混久了军政圈子的人谁的心里不是落满了灰尘呢?

因此,当维德踏进PIA局长办公室时,他早就成为某人口中的工作机器了。他的冷漠,残忍,精准的判断力和铁血的执行力,让同事敬畏有加,在他们眼中他是个英明的暴君,没有人能破解他的头脑和内心。只有他偶尔浮现在脸上的冰冷微笑无声地透露着一个秘密,他的战争创伤从未痊愈过。他渴望着,又拒绝着,他用冰水般的微笑提醒着大家也提醒着自己,拥有只是暂时,失去才是永恒。

然而今天,在这足以融化坚冰的午后暖阳下,他在心中听到一声轻微的“咔擦”。墙,裂开了一条缝隙,接着裂缝不可阻挡地扩大,蔓延,最终轰然倾颓倒塌。

“你会把你妈卖给妓院吗?”维德在心中问自己。他握紧了拳头。

卧室里的壁钟发出了一声细微的轻响,那是指针走向整点的声音。维德睁开了眼睛,清晨五点,比平常早醒了一个小时。他转头看向身边的黑发青年,他依然沉睡着,带着一抹笑意。

自从昨天下午维德从街心公园回来,两个人便心照不宣地没有再提起暗杀计划。他们一起在厨房做了晚餐,餐桌上又一同兴致勃勃地讨论了双年展之前就在计划的滑雪之旅。之后,他们在一堆等待收拾的碗碟间长吻,又一路从厨房吻到了卧室。那一夜的欢爱绵长而恣意,似乎为了弥补下午沙发上的那场苦涩,他们拼尽了彼此全部的力气和想象力。此刻,他在昏暗的晨光中看着他,看着他略带潮红的象牙色脸颊,看着他随着呼吸轻微颤抖的睫毛,他知道,昨晚他逢迎着他,他也逢迎着他,他无法舍弃他,他也无法舍弃他,他爱他,他也......

“托马斯,你在偷看我。” 章北海轻声说道,却依然闭着眼睛。

“唔......”紧接着一个深吻迫使章北海睁开了眼睛。“才刚五点。”章北海瞄了一眼壁钟,“你比平常早了一个钟头。瘾头又上来了?”他有点嘲笑地看向维德。

“嗯,一周只开两天的郭老大煎饼果子。完美再现黄金时代的正宗口感,抵不住的诱惑。”维德忍着笑一本正经地说。

“你怎么这么会吃啊?你不是美国人吗?”章北海一边开玩笑地抱怨着一边开始穿衣服,“摊位远不说,就算现在赶去排队也要排半个小时啊......”

“谁叫你当年带我去天津吃的......”维德坐在床上,双手环抱,“再说1.8公里而已,不远。等你回来正好赶上早餐时间。” 

“你不去?” 章北海问道。

“我懒。” 维德耸耸肩。

“别怪我没告诉过你,那东西冷了可就不好吃了啊。”章北海站起身来,揉了揉维德的金发。

维德拉下他的手,在手中紧握了一下,“我相信你有办法保持它的温度。”
章北海笑笑,抽出手来走出卧室。

片刻,维德听到玄关处传来轻轻的关门声。他欠起身,从床下的隐藏式抽屉里拿出一个未经信息管理局注册的伪装专用视频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清晨五点一刻,程心的视频电话铃声响起,AA的头像显示在屏幕上。刚起床的程心一边奇怪平常的懒丫头怎么今天这么早起,一边接通了电话。“程心,快去楼顶,车在那里等着你,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电话那头的声音如银铃般欢快。

“去哪里?”程心问道。

“一个惊喜!”AA兴高采烈地大声回答,随即挂断了电话。

程心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梳洗完毕走上楼顶。

半个小时后飞行车降落在一片像是公元世纪的居住区。每座楼房的下半部分都长满了密密的藤蔓植物。看着这被新纪元的绿色所覆盖的过去,程心多少找回了一些现实感。

“你好!”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二楼的一个阳台上传来。

程心闻声转过头去。托马斯·维德!她仿佛又回到梦中,但这次是她公元世纪噩梦的延续。他穿着与过去一样的黑皮夹克,只是看上去老了些。但程心的目光立刻集中在维德的右手上,那只戴着黑色皮手套的手握着一把手枪,公元世纪的手枪,枪口对着程心。

“这枪里的子弹是为水下射击特制的,据说能保存很长时间,但已经二百七十多年了,不知还能不能用。”维德说,脸上露出程心熟悉的冰水般的微笑,那种笑容是他在欣赏别人绝望时特有的。

子弹能用。一声爆响中,程心看到枪口的火光,自己左肩像被猛击一拳,冲击力把她推靠到后面的一堵残壁上。枪声被密集的藤蔓植物吸收,传不了多远,外面的鸟鸣声还在继续。

“不能用现在的枪,它们每次射击都会自动在公共安全数据库中登记。”维德说。语气与三个世纪前同程心谈日常工作时一样平淡。

“为什么?!”程心说出了三个世纪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她没感到疼,左肩只有一种绵软的麻痹感。

“为了执剑人。我想成为执剑人,你会同我竞争,而你会成功。我对你本人没有一点儿恶意,不管你信不信,我此时很难过。”

“瓦季姆是你杀的?” 程心问,血从她的嘴角流出。

“是,阶梯计划需要他。而现在,我的新计划却不需要你。你们都很出色,但挡道的棋子都应清除。我只能前进,不择手段地前进!”

维德说完又开了一枪,子弹穿透程心的左腹部,仍然没有痛感。但全身在麻痹中失去支撑,她靠着墙慢慢滑下,在身后的藤蔓叶子上留下鲜红的血迹。维德再次扣动扳机,这次,近三个世纪的岁月终于显出了作用,枪没响。维德拉动枪栓退出臭弹,再次把枪口对准程心。就在这时,他抓枪的右臂好像自己爆炸了,一团白烟升起后,维德的右小臂消失了,被烧焦的骨肉碎片飞溅到周围的绿叶中,手枪却完好无损地掉到楼下。维德没动,仿佛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已经消失的右小臂,然后抬头仰望,在他看的方向一辆飞行车正冲下来,还没有接触地面,就有几名带枪的警察跳到下面在气流中翻腾的深草里,他们看上去也是身材苗条的女孩,但动作敏捷。

最后下来的是AA,她的泪眼在程心已经摸糊的视线中晃动着.也能听到她的哭诉声.大意是有人伪造她的电话等等。

章北海拎着一个袋子从远处走来,眼前混乱的情景让他瞬间明白了一切。纸袋从手中掉落,两套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滚落到地上。他飞跑到楼门口,一个擒拿动作便把其中一个警察撂翻在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的警察们犹豫了两秒才集体向他举起了激光枪,这时二楼阳台上传来了维德的声音:“北海,你让开,让他们上来。”

章北海茫然地向上看去,只见维德微笑着向他点了点头。于是他艰难地闪向一边,两个警察立刻冲了进去。章北海紧随在后跑上楼去,还没有走进家门,便看见维德被押了出来。他右边的半个袖子空荡荡的,散发着烧焦的气味。

“托马斯!你的胳膊!”他失声喊道,“你!你为什么不要听从我的建议?为什么要自己鲁莽的胡来?!”他扑上去,不顾一切。他想揪着他的衣领厉声质问,更想拉开他的外衣看看伤势,然而一个警察拦住了他,不由分说。

“为什么?”维德看着这个失去理智的章北海,在他和他所有的记忆里,他似乎从未见过他如此失态。维德的嘴角再一次浮现出冷水般的微笑,“因为你只是一个机器人。说明书里写得很清楚,机器人无权质疑、反对、干涉主人做出的任何决定,更禁止干扰、诱导人类思维。或许你该自检一下是否感染了病毒。”

“是!我是感染了病毒!那个病毒叫做爱情!”章北海大喊着,头脑一片空白。

维德愣住了,两个警察也面面相觑。爱情?在这个爱情已经消亡的时代,一个机器人?爱情?只是一瞬间,维德便恢复了常态,他转向其中一个警察问道:“我被捕后,我的私人物品将会如何处理?”

“呃......这个,”警察似乎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你的所有物品将被原地封存,直到判决执行后再由政府处理。”另一警察回答道。

“那么智能机器人呢?”维德问道。“这......似乎也应该属于私人物品。”警察犹豫了片刻后回答。

“会被销毁吗?”维德继续问。

“不会,应该是在判决后由你向生产商提交授权书,授权转让、寄养或放弃主人的权利由政府收容至机器人收容中心。“警察回答道。

维德点点头,他看向章北海,“北海,回到房间去。”

章北海盯住维德那双寒冰般冰冷的眼睛,“我只是个机器人,是吗?”

“是。”维德冷冷答道。章北海走上楼梯,缓步向屋门走去。维德被警察押着,一步步走下楼梯。黑发青年站在门口回身看去,维德的背影在楼梯拐角处消失了,没有回头。他转身飞跑进房间,穿过放钥匙的黑色玻璃盘,穿过还没来得及收拾的餐桌,穿过舒适宽敞却没有堆放任何靠垫的浅灰色沙发,穿过阳台上生机盎然的各类绿植,站定在阳台栏杆前,向下望去,正好碰上了维德回望的眼神。那个金发的男人,眼中的寒冰融化了,蔚蓝的眸色暖得像初夏的天空。他望着楼上那双黑色的眼睛,什么也没说,笑了一下,一个常温的笑容。

警车在空中迅速远去,不一会便消失了踪影。阳台上隐约还残留着火药的气味,几粒弹壳差点将转身回屋的章北海滑倒。黑发青年颓然坐进沙发,那沙发上似乎还残留着维德的气息。他迅速查阅了房间内部的资料库,试图找到任何备用计划或营救方案,但并没有发现任何信息。

“破釜沉舟么……愚蠢!”章北海一拳砸向还闪烁着的信息墙壁,内心第一次感受到了撕裂般的痛苦,虽然他并没有心脏。“愚蠢!”黑发青年紧紧捂住胸口无声地嘶喊着,“你以为你和她同归于尽就能为其他候选人铺平道路?!你以为你不在了我还可以平静地继续活下去?!我不是猫不是狗不要转让不要寄养!我是你的伴侣机器人,只有你才是我存在的意义 …….”

突然,一团耀眼的白色亮光从章北海的胸口处四射而出,伴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整栋居民楼瞬间灰飞烟灭。

“109号伴侣型机器人,你的完成得很好。”千里之外,一个身穿华美和服的娇小女人望着茶室外的蓝天浅浅一笑。
-----------------------------------------------------------End.

注:引用部分引自《三体3 死神永生》

评论(9)
热度(33)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