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三体同人】你到哪儿去了•2

《三体》原著扩展,腐向。维德x章北海。《黑镜》第二季伴侣型AI智能机器人梗。

一个本来应该一发完的短篇,果然还是被我拖成了上中下。

维德和章北海的日常生活正式开始,然而始终还是无法摆脱某些现实的阴影。PS:我又非常不厚道地卡肉了,你们来打我啊!啦啦啦啦啦

---------------------------------------------

有了章北海,维德死水般的生活终于起了微澜。因为他,他勉强接受了这个软糯甜腻的社会,毕竟是这个时代的科技把他带了回来。维德认命似的提前当起了一个退休的老人,他拾起青少年时代的种种爱好,漫不经心地填到大把的时间里去。

在威慑纪元,传统的手枪早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瞄准精度更高也更易使用的激光手枪。一盒真正的手枪子弹,现在比金子还金贵,除了军事博物馆,其他地方已经很难见到。维德掂了掂手上这把射击场提供的,玩具一样的激光手枪,不屑地把它丢进章北海手里。

“什么玩意儿,这也能叫枪?”维德坐在休息区的椅子上,不满地发着牢骚。

“这种小型激光枪的杀伤力可以你那个时代的传统手枪大多了。”章北海坐到维德身边,把枪交还到他的手上,“用激光枪打固定标靶当然没什么意思,我们去打移动标靶吧。”章北海扬扬自己手上的枪提议道。

轻飘的手感,安静的射击环境,让维德毫无真实感。他习惯了沉甸甸的枪身,子弹打出时微微震手的后座力和击中靶标时那一声清脆的枪响。而现在这感觉,简直连公元世纪的体感游戏设备“V装具”都不如。尽管维德很快便适应了手感,然而由于不顺手的前几枪仍让他以微小差距输给了满分成绩的章北海。

维德阴沉着脸,把枪甩进回收箱。“这不公平。”

“我调用的是章北海的射击习惯及相关数据,并没有智能优化过。”章北海微微一笑。

“你一个相当于随军牧师的政工干部,练得哪门子的枪法啊......” 维德揶揄道。

“我们中国军人无论在什么职位上,首先都必须是一个战士。这个光荣传统从抗日时期就存在了。” 章北海正色。

维德回想起危急纪元初期那场太空暗杀,不禁摇摇头,“真可怕。” 

伴侣型智能机器人使用说明书:

4. 在缺乏数据支持的情况下,本产品将根据当时环境和主人的需求自行判断处理。主人如不满意该次的处理结果,可进一步提供相关数据,修正机器人的行为模式。

经过几次惨痛的经验,维德发现和章北海较量体育项目简直毫无胜算。无论是射击、击剑还是网球、篮球,章北海的表现完美得就像一个机器人。哦,对,他本来就是一个机器人。尽管它每次都强调自己调用的是章北海的数据,但是维德强烈怀疑它一定是用智能优化作了弊。

维德当然清楚眼前这个黑发的亚洲男人只是一个机器人,他从不欺骗自己,也从不指望它会真的成为章北海,形似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他不会像一个软弱的女人一样去纠结像不像、是不是的问题,他需要一个容器,承载他的孤寂与怀念,仅此而已。

然而几个月的共同生活似乎慢慢丰满了它,这具纤维体做成的躯体日益鲜活起来。根据产品说明书的说法是因为智能AI具有自主学习功能,它会通过日常生活的互动进行行为修正,以达到更精准的模拟效果。但这在维德看来,却更像是某种黑魔法。他以想念为引,回忆作药,用时间熬煮,用言语下咒,于是它渐渐有了血有了肉,有了魂有了魄,只差最后的献祭便可涅槃重生。这祭品,叫做爱情。已经成型的魂魄在人造的身体里蠢蠢欲动,维德惊诧地发现它虽烙着北海的印记,却开始肆意地了成长。

此刻,他正坐在客厅的沙发里,透过半透明的信息屏幕看着他,那个正在开放式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此情此境像极了多年前那短短一个月的同居时光,只是那时候的章北海是从来不下厨的。他随手一挥,信息屏便直接全屏投影在客厅墙面上,正在播报的新闻恰到好处地自动调低了音量。维德闻着香味走进饭厅,卖相精致的中式四菜一汤已经热气腾腾摆在了桌上。

“这时代的科技发展是唯一能让我感到欣慰的地方。”维德边摆餐具边说:“当年在开放式厨房里做中国菜简直是灾难,一屋子的油烟能让烟雾感应器吵个不停。” 

章北海把厨具全部丢进水槽里,解下围裙坐到桌前。“你做过?你来中国开会时住的房子不是开放式厨房啊,也没有烟雾感应器。”

维德盛汤的手顿了一下,没有回答。碗里的莼菜碧绿,火腿艳红,“你又糊弄我,一个平常在部队吃食堂回家有老婆做饭的人能做出这么专业的汤?” 维德喝了一口,不由得赞道。

“这算是夸奖吗?”章北海吃掉一只虾仁,点点头,似乎对自己的厨艺颇为满意,“没办法啊,你提供的资料里没有任何烹饪技能的数据,唯一相关的只有野外生存训练记录。我只能自己发挥了。” 黑发青年看着正吃得开心的维德,说道:“兴趣爱好的资料也少得可怜,体能方面的参考资料还是部队官方的数据。私生活除了性,其他信息近乎于零。大量数据来自于官方史料和你们共事期间的回忆,这样让我精确模拟他的行为特征实在有些困难啊。”

“你说得对,除了性与工作,我对他的私生活了解甚少。他有他的生活,我无意涉足。” 维德毫不避讳,“你不必刻意模仿,现在这样就挺好。”金发男人放下筷子,用近乎怜惜的眼神看着对面一脸认真和无辜的黑发青年。他仿佛一颗种子,从浸着章北海灵魂的土壤中破土而出,正欣然疯长成一棵小树。维德打定主意不去修剪放任他的恣意,他的朝气与直率给冬日里深沉肃杀的北海带来了一抹暖阳,碎浪翻滚的海面上闪烁着粼粼波光。他还是他,却是个不一样的他。

维德转头看了眼客厅墙壁,荧幕上正在播放更换执剑人及竞选人报名的新闻。而更让他感兴趣的是下方一个新闻滚动条。“我们去看艺术双年展吧。”

伴侣型智能机器人使用说明书:

5. 机器人必须服从主人的命令。如出现任何违逆主人命令,甚至伤害主人的不当行为,请立即拨打本厂售后服务热线,本厂维修人员将协助您远程切断电源,并上门检查维修。

市区里到处充斥着五光十色的信息窗口,在街道两旁挤挤挨挨地攒动着,像条奔涌的信息河流。维德不耐烦地踢掉几个紧跟在他身旁的窗口,附近几个不辨男女的威慑纪元人都转过头来向他投来诧异和鄙视的眼神。维德毫不掩饰地对身旁的章北海说道:“看看,就这么一个浮躁脆弱的时代,就这样一群不男不女的人,威慑?呵呵呵。”

章北海一脸平静,“你这可算是歧视言论了啊。” 他环顾四周,发现那几个威慑纪元人也在看着他,带着些许欣赏和惋惜的表情。“他们还是孩子呢,”章北海轻声说道,“未成年的孩子看起来总是性别模糊的。”

“你居然比我更损,哈哈。” 维德忍不住轻笑一声,和他一同走入双年展场馆。

这个巨型综合艺术展会,展示了来自地球人和三体人的大量艺术作品。有传统媒介的作品,如绘画、电影、音乐,也有以现代科技打造的全息装置艺术、互动影像作品等。展馆多得让人目不暇给,然而从导览图册上看,所有作品的风格和气质却相当统一,优美,温和,带着对生活与生命的诚挚热爱。

维德和章北海漫步在空旷典雅的绘画艺术展厅,恍惚间竟感觉回到了公元世纪美术馆的十七到十九世纪展厅。每一幅画作都优雅平和,细腻的笔触,柔和的色调,无不散发着对自然和人性之美的由衷赞美和崇拜。他们好似徜徉在一片温柔的大海,细碎的海浪轻拍着他们的皮肤,和缓的涌动安抚着他们的情绪。这软绵绵的气氛和展厅内播放的轻柔音乐融合在一起,让维德想起一句诗:“宁愿醉死温柔乡,不慕武帝白云乡。” 在这些画作面前,新古典主义都显得过于激进 ,巴洛克和洛可可则更显出庸俗造作。

“你觉得这些画作如何?” 维德问章北海。

“真挚美好。充满了对田园生活的向往和对自然的崇拜,有点像十九世纪的巴比松画派,然而又似乎并不是简单的回归古典。” 章北海回答道。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我们看画来猜作者是三体人还是地球人,看谁的准确度比较高。” 维德挑挑眉,嘴角又露出了冰水般的微笑。

结果令人震惊,维德以98%的正确率完胜。

二人走出展厅,维德低声说道:“我敢打赌,只要罗辑这老家伙一死,三体人立刻就会进攻。”

“何以见得?”

“那些画。我记得以前有一个中国警官说过:邪乎到家必有鬼。” 维德对章北海笑笑,“除了你,我最欣赏的就是他。”

夕阳渐沉,无边的大海被怀抱里的半个太阳染成了一片金红。波浪滚着金边漾上白色柔软的沙滩,留下潮湿的印记,卷走干热的细沙。直到满天繁星换下了天边的红霞,渐冷的海浪带走了沙中最后一丝温暖,夜幕降临了。维德和章北海躺在帐篷外的沙滩上,满眼都是璀璨的星斗,涛声深沉而均匀地传入耳中,像是宇宙的呼吸。

维德端详着深蓝色夜幕中的星海,好像在寻找着什么。片刻之后,他突然抬起手,指向群星中不起眼的一颗暗红色小星,“DX3906。”

章北海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那湮没在星海中的星星仿佛要证明自己的存在似的,努力地闪动了一下。“DX3906, 不久前刚被证明它并非裸星。一位叫艾AA的博士生发现它带有两颗行星,其中一颗还极可能是类地行星。”章北海声音平稳,像是在复述新闻内容。

“DX3906是有主人的。这就是说,那个人要被唤醒了。”维德的声音掺杂在波涛声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地悸动。

“程心?”章北海专注地盯着那颗星,浩瀚的星海逐渐隐去,暗红色的小星成了夜空中的主角,像远方的一座灯塔。“她是个美人呢,你怀念她吗?”

“怀念?” 维德不屑地“哼”了一声,“如果她被唤醒,新执剑人的竞选结果将毫无悬念。目前产生的六位候选人均为男性公元人,他们和现任执剑人罗辑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而罗辑在这些幼稚天真,对未来充满美好幻想的现代人眼中,是独裁、集权、冷酷、刽子手般的象征,如果有得选择,他们绝不可能再选一个跟他一样的人出来。但现代人对执剑人的位置又望而却步,这些永远青春期的现代宝宝一边痛骂着憎恶着给他们带来安逸生活的罗辑,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一边却躲在这份父荫的庇佑里不敢走出来承担本该属于他们自己的责任。现在的情况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僵局。而程心的出现,给他们带来了新的选择。”维德也盯着那颗黯淡的小星,脑海中浮现出两百多年前第一次见到程心时的情景。

“她那不具侵略性的美丽,温柔善良又富有责任感的性格,还有她在PIA完美的工作经历,这一切都会让现代人感到既安全又放心。而作为唯一一个拥有整个星系的女人,这无疑又给她加上了一顶神圣的光环。在民众眼里,她就是带来光明与希望的天使,她就是守护地球与宇宙的圣母,她就是真善美的化身。即使她不想,民众也会把她推到执剑人的位子上去。人们挣脱了父亲的桎梏,又投入了母亲的怀抱,沐浴在母爱光辉下的人们都选择性地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圣母般的女人完全不具有威慑力。”维德转向章北海,发现那双黑色的眼睛也正看着他。

“然而这一切与你有关吗?” 章北海问道。一片黑暗之中,他恍惚看到维德那双湛蓝的眼睛里仿佛有一丝光芒一闪而逝。“你要去竞选执剑人吗?”

“不,这一切都与我不再有关。我说过,与你苟且一世才是我余生的目标。” 维德翻身覆到章北海身上,沾满细沙的手掌伸进了黑发青年微开的领口。

伴侣型智能机器人使用说明书:

6. 机器人无权质疑、反对、干涉主人做出的任何决定。如发现上述情况,甚至出现干扰、诱导人类思维等更严重的不当行为,说明该产品有可能已被病毒感染。请立即拨打本厂售后服务热线,本厂维修人员将协助您远程切断电源,并上门检查维修。

---------------------------TBC.

评论(10)
热度(55)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