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瑟莱民国AU】乱世佳人 第九章

现在百度贴吧也不靠谱了(╯‵□′)╯︵┻━┻,我刚在贴吧更完结果就被吞,实在搞不懂是什么原因。本章既没有肉也没有敏感内容,抗战70周年我写个三观正确的抗日谍战文也会被吞?好无语......希望LO娘高抬贵手....

本章开始,正式开启谍战模式。一脸正气的领主大人终于正式登场,洛基的戏份也开始慢慢增多了。重申重点,我这里没有“兰博基尼”,洛基只是一个小配角,不适应乱入的童鞋请把名字置换成任何你觉得可以兼容的名字-_-

------------------------------------------------------

隔天傍晚,洛基照例载着下班的瑟兰迪尔行驶在维多利亚街上。即使是英租界的街道也已经是一片萧索的景象。各类商店还照常开着,然而已经是门庭冷落早已不复当年的热闹繁华,路上的行人缩着肩膀深秋的寒风中匆匆走过,仿佛在逃避着空气弥漫着的无所不在的危险气息。

“等下我要去山姆怀斯买东西,你在那里放下我就可以下班了,我会自己走回去。”瑟兰迪尔看着车子的后视镜对洛基说道。

“是。”他回望后视镜中的瑟兰迪尔,眼神里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司长,听说您的调令十月就会下来了?”

“是的,在津海关三年,和你工作很愉快,也多谢你的关照了。”瑟兰迪尔由衷地说道。

“长官客气了,我也多蒙您的关照。司长您真的不能带我一起调任吗?现在兵荒马乱的,一旦津海关沦陷,与其要我在日本人手下做事,我更愿意跟随您调任别处,不管是后方还是沦陷区。”

“洛基,你知道,海关的机要秘书从来没有随长官调任的先例。”瑟兰迪尔沉吟半晌,开口说道,“不过一旦津海关沦陷,总税务司署方面会对外籍海关人员的去留做出相应安排。我这次回上海述职会帮你活动一下,尽量把你调去大后方。再说你毕竟是英国国籍,想来日本人也不会太过为难你,他们真要接管,你正常配合也就是了。”

“是。”洛基的脸上闪过一抹失落随即便恢复了平静,“那就祝司长您一路平安,步步高升了。”

“谢谢。”瑟兰迪尔点点头,“停车吧,到了。”

瑟兰迪尔缓步下车走进巧克力店,洛基往前又开了一段,在一处隐蔽拐角停了下来。

片刻之后,一个束着黑色马尾的男人走进了巧克力店。那人走向坐在店堂深处的瑟兰迪尔,直走到他的对面坐了下来。整个店堂空荡荡的,只有柜台里的老山姆在摆弄着咖啡机。瑟兰迪尔与黑发男人握了一下手,低声说道:“瑞文兄(艾隆的字),我们终于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艾隆一脸平静:“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具体计划是什么,几时实施?”
即使店堂里空无一人,瑟兰迪尔还是压低了声音:“我已经提出请求允许津秦两关税款由第三国银行转存于其他银行的折衷方案,但不管日方同不同意我都决定这么干了。” 他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文件袋推了过去,“我需要你尽快在瑞士汇丰银行以中国海关总税务司署的名义开一个户头,这是相关文件。” 这时老山姆端着两杯咖啡远远走来,艾隆将文件收起,又掏出钱包抽出一英镑放在桌上。

老山姆知趣地收了钱放下咖啡,默默走回柜台。瑟兰迪尔接着说道:“我的调令十月一日就会下来,我不能等到交接了。上午我会将津秦两关税款全部从中央银行划拨到你处,你收到后立刻将这笔钱转存进瑞士汇丰银行并冻结,冻结期限为二十年 。此笔款项注明将由该时的中国政府提取。之后你立即离开,我在楼下安排了可靠的人护送你去火车站,接头信物和暗号照旧。” 说着,他又拿出一个小信封推给爱隆,“这是你的新身份证件及火车票,上了火车后自会有我们的同志接应,并将你安全送往延安。” 艾隆收好信封,点点头。“你呢?”

“当日我就会飞回上海。中央银行那边我已经安排了,日方的眼线应该不会那么快察觉这笔转账。等我到了上海,总税务司和南京政府自然会替我掩饰的。”瑟兰迪尔苦笑一声,“我打赌,面子和钱之间,英政府还是更务实些的。老头子看在我母亲的面子上,想来也不会把我丢给日方处置吧?”

“难说。”艾隆似笑非笑地看了瑟兰迪尔一眼,“英国人可能还讲点情分,南京政府可不见得。尤其日本人现在这么嚣张。如果日方施压,我相信南京政府为了平息此事,会毫不犹豫地把你交出去。说到底你不过是个华籍员工,长得再像外国人拿的也不是英国护照。”

“哈哈,那到时候我就一问三不知,推到你身上就完了。”瑟兰迪尔轻松一笑,“反正那时你已经在延安逍遥,想抓你也抓不到。小日本拿不出确凿证据,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艾隆看着眼前这个谈笑自若的男人,深知他其实早已做好了永别的打算。他握住他的手,郑重地说道:“保重。”

十月一日汇丰银行楼下的咖啡店里,莱戈拉斯故作闲适地喝着咖啡,心里却十分焦躁。手上的大公报已经翻过好几遍,咖啡也已续了两轮。时间已近中午,店里的客人逐渐多了起来,莱戈拉斯掏出怀表看了一眼,又扫了眼窗外,仍不见艾隆的踪影。招呼来侍者结了账,他卷好报纸,抓起桌上事先准备好的香烟信步走出咖啡店。

莱戈拉斯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慢慢向车子走去,这时,只见艾隆从银行快步走了出来。莱戈拉斯立刻迎上前去,低声问道:“先生,有火儿吗?借个火儿。” 艾隆瞟了眼他手上的双刀烟盒,掏出盒亚光牌火柴,“火儿有,能借根烟吗?” 二人同时松了一口气,迅速上车,扬长而去。

川岛芳子的车牌成了他们最好的掩护,一路上几乎畅通无阻,偶尔碰到几次盘查也被莱戈拉斯三言两语便搪塞了过去。车子驶进火车站,莱戈拉斯赫然发现站外岗哨的宪兵似乎比往常多了一倍,他对着后视镜向艾隆使了个眼色,稳稳向岗哨驶去。

一个当值的宪兵显然看到了车牌,然而他还是走过去,拦下车来。“检查。”他敲了敲车窗,莱戈拉斯摇下车窗伸出头来。

“田中队长,你就算不认识我,川岛小姐的车牌你一星期也要见个几次吧?有必要拦我的车吗?” 莱戈拉斯喝问。

“格林里弗先生,您好。”宪兵队长语气客气却一脸公事公办,“我们接到线报,有重要嫌犯企图外逃,请您务必配合。” 

莱戈拉斯脸听言,脸上依然平静如常,心里却不由得一惊,“难道瑟兰迪尔那里出事了?”

“什么事?” 沉着的日语从后座传来,莱戈拉斯抬眼看了看后视镜,艾隆似乎微微对他点了点头。

“山家先生,火车站这边出了点小问题,田中队长执意请您出示身份证件。”莱戈拉斯以日语恭敬答道。

“哦,无妨。战争时期,谨慎点也是应该的。”艾隆将证件递给莱戈拉斯,又特意略微探出头来,用车外刚好听得到的音量对他吩咐道:“请你拜托田中队长,烦请他稍微快一点,恐怕要误了时刻了。”

莱戈拉斯把证件拍在田中手上,抬高声音说:“这位是满洲映画的常务,山家亨先生。请你快一点,不要误了山家先生的火车。”

听到山家亨三个字,田中已经有些诚惶诚恐了。这位川岛芳子小姐传说中的初恋,虽挂名在满洲映画,但实际上却与日本军部有着很深的关系。此人身份神秘,来去无踪,此刻竟被自己撞见,心中不免惴惴。他匆匆检查过后并未发现问题,忙将证件双手还给莱戈拉斯,“十分抱歉,耽误您的时间了。” 

田中向远处招招手,一辆军车应召而来。“你们在前方开道,迅速护送山家先生进站。” 说完转身向车内的金发青年行了一个军礼,目送莱戈拉斯跟在军车后面,有恃无恐地开了进去。

进站后,由于军车的护送,没有人再敢盘查,然而莱戈拉斯还是亲自将艾隆送进了头等车厢的包厢。眼见终于安全了,艾隆这才摘下礼帽向他致谢:“有惊无险,多亏你沉着应对。一路上辛苦你了。多谢。”
 

“哪里.......” 金发青年突然惊诧地看到了艾隆的一头短发,“哎?瑟兰迪尔说你是长发来着?”

“上周剪了。”艾隆笑笑,“没事,早晚也是要剪的。现在剪了反倒安全,之前的长发也太招摇了些。”

莱戈拉斯点点头,伸出手去:“保重,一路平安。” 

“你也是。麻烦你转告瑟兰迪尔,请他也多多保重。”艾隆紧紧握住了金发青年的手。

火车拉响了汽笛,拖着白烟缓缓驶出车站。莱戈拉斯转身上车,飞一般驶向天津机场。车子刚开至机场附近,便远远听到一阵飞机起飞的轰鸣声。金发青年走下车来,一架印着青天白日标志的小型专机正呼啸着飞进湛蓝无云的午后天空。他目送着飞机渐渐远去,直至没入无边天际,连航迹也消散得无影无踪。


“瑟兰,我们还会再见的。” 莱戈拉斯如释重负,在心中默默祈祷。


TBC.

评论(4)
热度(21)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