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瑟莱民国AU】乱世佳人 第八章

回家浪了一周啥也没写,更新速度终于和写文速度同步,再没存货了-_- 以后只能尽力周更,大家见谅吧....

发现部分童鞋手机版点不开汤不热的链接,于是改用图片,你懂的。发现图链接的话还是渣浪比较靠谱,度娘的图手机版居然不给外链,晕倒。上文!有肉丁,请自寻邪恶的underline

------------------------------------------------------------------------

门外响起了礼貌的敲门声,二人迅速分开,莱戈拉斯走到房间尽头坐到卧榻上,昏暗的光线使他几乎隐没在了黑暗中。瑟兰迪尔走过去开了门,看见加里安端着两杯热饮正站在门口。他伸手连同托盘一起接过,加里安一语不发地退了下去。

瑟兰迪尔端着热饮坐到莱戈拉斯身边,递给了他一杯,“来,加里安特调Vin Chaud(柠檬热红酒)暖暖你的心。”

金发的青年接过杯子,终于露出一丝微笑,“红茶要加白兰地,热饮也是红酒加柠檬,你家有不加酒精的饮品吗?”

瑟兰迪尔看见他弯起嘴角,总算放下心来,笑着说:“有啊,只怕此刻给你你也不肯。”

莱戈拉斯腾地红了脸,大大喝了一口下去,温暖酸甜的红酒熨贴了他的心。他稳了稳心神,认真地说:“说正经的。我来是要告诉你,现在的治安维持会只是过渡机构,日方有意扶植汉奸成立临时政府,而且我估计年底之前必有动作。那时日方势必要安插大量特务进入海关,津海关的沦陷只是时间问题,英国政府根本不可能继续拥有中国海关的实际控制权。英政府不会天真到真的以为税款只是日方暂时保管吧?钱只要进了日方口袋,不要说内债,到时候连外债也不可能支付的。与其关、税两空,为什么不要趁日方还没有全面干涉海关行政,尽快把现有税款转移出去呢?”

“唉 ……” 瑟兰迪尔长叹一声,“总税务司为了保证所谓的海关主权完整,一直在劝说中央政府接受日本的要求。如果不是我这边硬扛着,津秦两关的税款恐怕早划进日金银行了。但是......我的任期已到,十月一号调令就会下来。”

“那......就是说结局已定了?”

“我已经向日方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案,无论是否接受,我都决定要背水一战了。哪怕无法挽救津海关主权沦陷的命运,也至少要把财政损失降到最低。所以.......” 瑟兰迪尔对视着莱戈拉斯的眼睛, 目光灼灼,在黑暗中发出炽热的火焰,“十月一日,请你帮我救一个人。”

“谁?”莱戈拉斯问道。

“他叫艾隆,是天津汇丰银行的高级职员。我会为他伪造另一份身份证件,以备检查。当日你在汇丰银行对面的咖啡馆等着,一旦看到一个头戴黑礼帽,手持当日大公报和一朵白玫瑰的男人出来,你就接他上车,送往火车站。接头暗号改日我知会你。请你务必确保他安全上车并顺利离开,拜托了。”

“好吧,我会照办的。那你呢?”

“我恐怕无法等到继任来交接了。当日我会带着加里安坐专机直飞上海述职。”

"我们还会再见的,是吗?" 莱戈拉斯喝完最后一口红酒,杯底的残酒已经有些冷了。

"嗯,希望还可以再见。" 黑暗中的传来的回答语气平静如常,然而莱戈拉斯分明看清了瑟兰迪尔脸上诀别的凄然。

“一定会再见的。”莱戈拉斯贴上男人的脸,沾着红酒香气的嘴唇轻舔过他的耳边,“中国再大,也不过是几小时飞机,几天客船的事,你别想吃干抹净就溜之大吉。” 细碎的亲吻熨贴地抚慰着忧心忡忡的男人,颈项上动脉的搏动挑逗着莱戈拉斯的欲望,他解开他的衬衫领子,在他的脖颈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吻痕。

“唔......”瑟兰迪尔揉了揉被莱戈拉斯狠狠盖了章的颈项,一把把他拽进怀里。“看看你做的好事,这印子几天都消不了了。”

金发青年轻弯嘴角,坏笑着说,“只想标明所属权而已。再说你哪天不是西装革履裹得严严实实,哪里就看得到了?让你那个秘书看到其实也好,我总觉得他看你的眼神也太专注了些。”

“吃醋了?”瑟兰迪尔不想拂了莱戈拉斯的苦心,暂时放下沉重,享受着金发青年难得一见的醋意,“他想看到就得先替我解了领带,脱了衬衣。你想要这样?”

莱戈拉斯闻言,一跃而起,跳出他的怀抱

......

----------------------------------------TBC.

评论(13)
热度(17)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