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三体同人】你到哪儿去了•1

《三体》原著扩展,腐向。维德x章北海。《黑镜》第二季伴侣型AI智能机器人梗。

本来只想写个一发完的短篇,但是,话唠如我,生生还是给拖成了上下篇(也有可能是上中下…..)

霸道总裁维德和他的白傻甜AI政委的伪日常。机器人政委顺从有余而城府不足,但作为一个威慑纪元AI智能,我觉得这不算OOC吧…

有肉丁,请自行寻找邪恶UNDERLINE

————————————————————

维德抱着一个干纤维状的人形物体走进浴室,他向浴缸的温水里滴了几滴药剂,把人形物轻轻泡进水里。说明书上说需要浸泡四个小时才能永久定型,维德倚坐在浴缸边,百无聊赖地研究着说明书,心里有一点点紧张。"只不过是带他回家而已,有什么可紧张的。"维德轻笑了一声,突兀的笑声在空旷的浴室中回荡了良久。

现在是威慑纪元60年。维德已从冬眠中醒来五年了。冬眠时他35岁,和他同岁。跨越了二百多年的光阴,如今他也才40岁,而他却已经不在了。

维德苏醒后,查阅了危机纪元至今所有与他相关的史料。对于他的死,维德丝毫没有悲伤,反而相当自豪。在末日之战中带着人类最初的希望走出死亡,黑暗战役却输在了那最后的几秒。但没关系,都一样。他一定会这样想。

浴缸里的纤维坯体开始迅速膨胀,维德怀疑地看了一眼那团软软白白的东西,走出了浴室。他轻轻合上门,有点虚脱似的倚着门坐在了地上。

伴侣型智能机器人使用说明书:

1. 本公司将根据您提供的外貌体征资料定制您的专属伴侣。请先将5毫升定型液滴入800升温水中均匀混合,然后将纤维坯体置入水中浸泡4小时,直至机器人外形永久定型。

面对现在这个轻飘飘软绵绵的世界,维德从苏醒之初轻微地无所适从,已经转为了不屑的鄙视和恨铁不成钢的失望。

他现在住在一个远离市区的居民区里,这是一个公元世纪起就存在的旧式小区,一桩桩灰色的水泥火柴盒矗立在一片绿地的边上。室内也刻意布置成了他公元世纪的家,唯一不同的是书房里时常闪烁着几个不得不存在的信息窗口,但比起外面那个泛滥着信息屏幕的世界,这里已显得十分克制。他一直穿着冬眠管理局还给他的旧衣服,那是真正的布料。这个家,这身衣服,还有他费劲心机搞到手的一把货真价实可以发射子弹的手枪,就是他真正拥有的一切了。当然,以他冬眠前的收入完全可以在市区最豪华的巨树建筑上买一片最豪华的叶子,但似乎只有这里,才能代表他和他想要保护的东西。

他常常面无表情地反复观看这些年来的历史记录,从大低谷到第二次文艺复兴;从面壁计划的几次失败到罗辑登上神坛;从第一次发现三体舰队的航迹到惨烈的末日之战;从自然选择号的逃亡到宇宙深处的黑暗战役再到对青铜时代号的审判。现在,罗辑执剑人的身份再次受到质询,人权组织正在大肆鼓吹要以世界灭绝罪审问罗辑。面对这个软弱、幼稚、同情心泛滥、反复无常的社会,维德只是报以微笑,冷水般的微笑。

阶梯计划的失败没有使他颓丧,眼前这个世界却让他几乎对人类绝望。唯一觉得还不错的就是科技的大幅发展,有些本来无法想象的事情,现在都不再遥不可及。

有人说,维德就是一台工作机器,工作之外就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关机了。这个自以为是的人现在还在冬眠,而不再需要工作的维德却并没有关机。他的生活,他的情感,不需要每个人都理解,茫茫宇宙,有一个人就够了。而此刻,维德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孤独与想念。计时的闹钟终于响起,四个小时的等待结束了,维德站起身,拉开了浴室的门。

躺在浴缸里的人,的确是他。但浸在水中的象牙色皮肤和湿漉漉的黑色头发让他看起来更年轻些,顶多三十出头。他闭着眼睛,还处于关机状态,沾着水珠的睫毛微微颤抖,仿佛随时会睁开眼睛。维德将他从浴缸中扶起,用一条巨大的浴巾裹住怀中温暖的躯体,横抱进了书房。

他为他擦干身体,吹干头发,穿上为他准备好的衬衫和长裤。他故意没有扣上衬衫领口的扣子,他喜欢看他微微露出的锁骨。

维德打开一个信息窗口,调至信息传输模式,然后,他面对他,伸出手去郑重地握紧他的手,十秒。突然,他的眼睛睁开了,用熟悉的声音说道:“指纹、掌纹、虹膜识别数据已录入,请输入声纹识别数据。”

“北海,回家了。” 维德不可置信地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里带了涩涩的暗哑。

“声纹识别数据已录入,拥有者身份识别档案已建立。现在请导入记忆信息。”

维德在信息窗口上按下上载键,进度条开始飞快地动起来。不到五秒钟,窗口显示信息上载完毕,一个意料之中的声音从傍边传来:“托马斯,我饿了。” 维德回过头去,他正对他微笑着,顺手扣上了衬衫领扣。

伴侣型智能机器人使用说明书:

2. 本产品采用无线充电技术,在任何无线电源区域内皆可正常使用。首次使用请打开电源开关,扫描输入您的指纹、虹膜、声纹,确认所有权,并导入伴侣生前的生活资料,如社交网络信息、聊天信息、公共资源信息、个人照片、日记等,建立个人记忆系统。也可以口述方式导入只属于情侣之间的回忆,并可以根据您的要求修改回忆。

看着正在餐桌前低头吃饭的他,这一幕简直就像当年初遇时的情景。太完美了,这真的只是一个人工智能吗?

维德边收拾着厨具边漫不经心地问道:“好吃吗?” 于是,他听见他放下了刀叉,走到他身后,替他解开围裙,"好吃,不过和你嫂子比还差点儿,你偶尔也该学着做做中国菜。" OMFG, 维德决定,就叫他章北海。

章北海走回餐桌,继续他的晚餐,刀叉轻微地碰撞声中,他低着头轻声问道:“可是她们都死了,是吗?”

“是。"维德洗干净了最后一只锅,把它拎起来,利落地挂到架子上。"你妻子死了,你女儿死了,吴岳死了,丁仪死了,连你自己也死过一次了,记得吗?”

“记得。"章北海稳稳切断一根芦笋放进嘴里。

"所以,这一次,你只需要为我而活。” 维德走过来,拉出一把椅子坐到章北海身边。"现在是威慑纪元60年,这个极端女性化的畸形社会,早已不再值得我们为之献身。就让罗辑那老家伙撑着去吧。"

“托马斯,没有了奋斗目标,你要怎么活下去?” 章北海吃掉最后一根芦笋,抬头看向维德,波澜不惊。

“与你苟且一世,也算是个目标吧。” 维德伸过头去,衔住了章北海的嘴唇。唇齿在满溢的芦笋清香中肆意纠缠,压抑了二百多年的激情让维德早已蠢蠢欲动。他再次解开了章北海的领扣,手指探进去搭在正剧烈勃动的颈动脉上。微微上升的体温,泛红的皮肤,他,分明也动了情。

“真是精妙的科技……"维德正感叹间,突然手腕一阵疼痛,章北海一个擒拿动作便把他反剪手腕压在了餐桌上,三下五除二就剥掉了他的上衣。

"你干什么?!” 猝不及防被压制的维德,赤裸着上半身趴在餐桌上,恼怒地挣扎。

“你说呢?” 章北海温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手上却毫不留情加了力气。

“妈的……好的不学……” 维德暗骂一声,"放手!你是下面那个!“

"咦……?根据……” 章北海微皱双眉,稍微松懈了力道,维德趁机脱身,顺势将章北海反扑在身下。"但是,根据录入的日常行为信息数据显示,你明明才应该是……"被压在身下的黑发青年一脸疑惑,懵懂的表情居然平添了几份稚气,像一个刚入伍的新兵。

“够了!” 维德直视着无辜的黑色眼睛,"从现在起,你只需要记住,你永远是下面的那个!“

"是。"军人的服从本能让章北海不再反驳。

二人的长裤......       戳不开的来戳这儿

微烫的水流在二人身上纵横流淌,维德一直记得章北海喜欢温度较高的洗澡水,然而他的皮肤受到热水的刺激后会瞬间泛红,他以前却从不知道。这是他第一次与他共浴。

“你刚才的提问,似乎是一个试探性问题,我不太确定该如何回答。” 章北海说道。水声掩盖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十分真切。

“正常回答。”

“那,根据当事人心理活动及思维模式数据分析,第一顺位应该是父亲;第二顺位是……”

“别管那些数据分析,说你真正心里想的。”

“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AI, 我的一切言行均参考录入的信息数据,并没有自己的……”

“说你认为正确的答案。"维德打断他。

"你。” 章北海答道。

这个显然应该是正确答案的答案似乎并没有让维德全然满意,但他还是微笑着揉了揉他黑色的湿发,这是一个常温的笑容,章北海没有感觉到丝毫冷意。

伴侣型智能机器人使用说明书:

3. 本产品具有自主学习功能。机器人将通过与主人日常生活的互动,结合伴侣的性格特征,进一步修正行为模式,以达到更精准的模拟效果。

—————————TBC.

评论(21)
热度(90)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