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瑟莱民国AU】乱世佳人 第七章

更新来啦。由于下周楼主要回家十天,所以下周应该不会更新,请大家谅解。此章涉及海关史料较多,略烧脑,很多关节楼主也是仔细阅读资料好几遍才明白大概是怎么回事,如有谬误还请大家指正。

---------------------------------------------------------------------------------------------

七七事变的炮火终于轰开了北平的大门,日军撕掉了最后一丝伪装,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天津也迅速陷入战火之中。英勇的守军抵抗了一个多月,天津最终还是沦陷了。英法租界已是最后的堡垒,租界之外的世界早已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转眼已经九月,瑟兰迪尔望着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眉间的竖纹皱得更深了。这些文件大部分是天津海关和秦皇岛海关的相关税务报告。日本人对于华北地区最重要的两大海关早有觊觎之心,如今日本领事更是蛮横无理地要求他执行日本提出的津秦海关税款解决方案,并威胁他,如不照办将由日方全面接收海关。

办公桌上一号专线电话的铃声在安静的办公室里突兀的响起,急促的铃声里带着焦虑与惊惶。瑟兰迪尔迅速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了上海总税务司萨鲁曼低沉的声音:“瑟兰迪尔,日方已经多次向总税务司和南京方面施压,如果十月十日前还未将津秦两关的税款存入日本正金银行,他们将单方采取措施,全面接管津秦海关。现在北方只有津秦两关标志着南京的主权,我认为应当尽一切努力不使脱离。唯今之计只有立即接受日方要求,一切以保存中央政府在津秦一带的主权为优先,其他牺牲,未尝不可让步①。”

“典型的英国作风,绥靖政策!”瑟兰迪尔暗骂了一声。他调整了一下情绪,沉声问道:“日方关于税款方面的处理要求是,第一,海关税收除应摊付外债部分可照常汇解外,其余税款在全部问题尚未解决以前,应存于日方认可之银行,暂为保管;第二,除关税应摊付的内债部分,除与外籍人民或团体有关系的内债外,暂不能给予考虑②。您明白这对于中国政府和人民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我们在用自己的钱去供养日本军队和汉奸来侵略我们自己的国家!对不起,出于民族情感,我无法接受,无法照办。我相信中央政府也绝不会在这种至关重要的原则问题上做出让步。”

“瑟兰迪尔,” 萨鲁曼的克制的声音里流露出了明显的不满,“作为现在职位最高的华籍海关官员,你应该清楚你是怎么坐到这个位置的。如果你不是我最亲爱的欧瑞菲娜的孩子,纵然再优秀,也不可能坐到任何重要职位。英国政府首先关心的是英国对中国海关的控制权和中国的外债赔付,华北海关主权的沦丧将对中国信贷产生灾难性后果。作为半个英国人的你,应该站在什么立场,请仔细考虑清楚。如果你放不下所谓的民族情结,没关系,你在津海关的任期马上就要结束了。十月一号调令就会下来,你尽可能拖住日方即可,烂摊子留给你的继任来处理吧。”

从未有过的无力和悲哀弥漫在瑟兰迪尔心间,他沉默了良久,终于开口说道:“ 我明白了,舅父。但可否向日方提出我的折衷方案?战争期间海关全部收入由政府自动令中央银行委托第三国银行暂存,时效到战争结束。津秦两关税款可允许第三国银行转存于其他银行③。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将尽最大努力为中英双方争取利益。”

“唉......” 萨鲁曼的一声长叹,“好吧,我会向日方提出的,但不乐观的说,被接受可能性很小。你现在只要维持现状,等待交接就好。我会尽力安排你调任后方,乱世之中,安全第一,我不能对不起你已去世的母亲。” 电话里传来一阵盲音,萨鲁曼挂断了电话。

下班之后,瑟兰迪尔没有坐车回家,而是一个人走向了英租界之外的天津市区。到处是断壁残垣,到处是日军的太阳旗,到处是嚣张跋扈的日本宪兵和狐假虎威的汉奸。萧索的秋风吹起了一张张白色的宣传单,“东亚共荣”、“王道乐土”等字样纷纷映入眼帘。他从地上拾起一张,传单上印着的日本军官和中国百姓相拥而笑的图画与这沉重凄凉的现实形成了强烈的反差。瑟兰迪尔皱起眉头,把传单揉成一团,捏在手里,心里终于打定了主意。

他紧了紧风衣继续向前走去,却清晰地听见身后响起了不紧不慢的脚步声,有人正踩着一地落叶向他走来。他回头看去,是莱戈拉斯!金发的青年刚从街角转出来,他双手斜插在藏蓝色的风衣口袋里,没有束起的金色长发随风扬起,对瑟兰迪尔露出了一个明亮的笑容。这微笑像一缕阳光穿透了灰暗的雾霾照在瑟兰迪尔的身上,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终于从地狱又回到了人间。

莱戈拉斯快走几步跟了上来,“你怎么在这里?怎么不坐车出来?市区很危险的。” 瑟兰迪尔轻蔑地笑笑,瞥了眼街上正在巡逻的宪兵,随手把皱成一团的传单扔在地上。“就算我想去宪兵队参观参观,他们也未必有胆子请我进去。在祖国的土地上却要靠英政府的余威保护自己,真可悲。” 莱戈拉斯从未见过瑟兰迪尔如此颓丧悲哀的神色,心痛之余却莫名地感到一点安慰,这个不曾在他面前表现过一丝脆弱的坚强男人,此时终于毫无防范地将心敞开了一道缝隙,展露出淋漓的血痕。“我只是想走出来看看这个被摧残的国家,提醒自己要为同胞尽到最后一份责任和义务。”瑟兰迪尔迅速收起了悲观情绪,打起精神说道。

听了这话,莱戈拉斯不禁心里一震。他看看四周,轻声问道:“天冷,去你家喝杯茶?” 瑟兰迪尔会意,“好啊,山姆怀斯的巧克力店还开着,路过时顺便买盒茶点吧。”

回到瑟兰迪尔的宅邸时,天色已近黄昏,如血残阳斜挂在天边,将坠未坠,余晖把二楼的书房也染成了一片血红。瑟兰迪尔眯起眼睛,残酷的颜色刺痛了他的心,他一把拉上窗帘,房间顿时陷入黑暗。一只手为他拉亮了台灯,莱戈拉斯走到他的背后,抱住了阴沉着脸坐在书桌前的男人。“瑟兰,你烦心的原因我非常清楚。芳子小姐为此事已经南下了,而且这次她的攻坚目标正是你的舅父,总税务司萨鲁曼。” 瑟兰迪听罢此话心里一惊,他低声吼道:“不要叫她芳子小姐!认贼作父,卖国求荣,一个汉奸而已,真是辱没了前清格格的名头!” 莱戈拉斯从未见过如此失态的瑟兰迪尔,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他第一次如此激烈地表达了愤怒。

“好,对不起。”莱戈拉斯紧紧抱住男人的肩膀,“你知道我今天来找你的目的吗?”

“川岛派你来游说我妥协?”瑟兰迪尔猛地回过头来,直视莱戈拉斯的眼睛。

“是。”莱戈拉斯点点头。

“哈哈哈哈!”瑟兰迪尔苦笑几声,突然反手扳住莱戈拉斯的颈项,吻了上去。他粗暴地用舌头侵略他的口腔,扫过他的唇齿,探向他的喉咙。莱戈拉斯的舌尖用力推开男人的舌头,却被瑟兰迪尔反咬了一下。吃痛的青年想刚掰开紧箍在他脖颈上的手,男人却狠狠咬破了他的嘴唇,然后猛然推开了他。“滚!我不会妥协,更不会屈服!”

莱戈拉斯一脸错愕地看着眼前这个愤怒的男人,“你只是在发泄怒气,还是真的这么看我?”他沉下脸来问道。

瑟兰迪尔第一次见识到动了真气的莱戈拉斯,凛冽的寒气罩住了他俊秀的脸,温暖的气息瞬间消散无踪。瑟兰迪尔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不可原谅的错误,他站起来搂住他,轻轻为他舔去唇边的血迹,“对不起,原谅我......” 耳鬓厮磨中,他感觉到莱戈拉斯冰冷的脸正在渐渐回暖,苍白的脸颊上也渐渐了有了血色。“不要再怀疑我,你只要记得,为了你,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青年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说道。


TBC.

--------------------------------------

注:①②③相关资料取材均来自《抗战期间日本攫夺中国沦陷区海关问题研究》作者:姜伟 文章来源:《人大国际评论》2005年第1期

评论(4)
热度(11)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