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瑟莱民国AU】乱世佳人 第六章

一个星期没更文,大家还记得上章的剧情吗?本章算是个比较重要的过渡章,各种为后文埋梗。烧脑模式即将开启,这篇所谓谍战文终于算是开始上正轨了(咦?不是言情吗Σ(°Д°;)大家周日愉快,我要出去浪啦,呼哈哈哈.....

------------------------------------------------------------------------------------------

当莱戈拉斯醒来时,他已经躺在了三楼卧室的大床上,头枕在男人的臂窝,身上盖着一层薄毯。瑟兰迪尔看着这个蜷缩在自己怀中的青年微睁开眼睛,有点懵懂地望向他,不禁心里微微一痛,“他不过还是个孩子,上帝为什么要把他丢进这血火交织的乱世之中......” 

他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像在安慰一只受惊的小猫,“你醒啦?饿了吗?加里安准备了芝麻糊......” 

莱戈拉斯摇摇头,脑袋下意识地在男人的胸膛上蹭来蹭去,金色的头发扫过瑟兰迪尔的乳尖,弄得他一阵心痒。“我已经还了你的人情,请让我回去。” 

“已经午夜了。而且我撕坏了你的衬衣,加里安还没补好,你回不去了。” 瑟兰迪尔笑着搂紧了金发青年赤裸的肩膀,莱戈拉斯的耳朵紧紧贴在男人胸前,心脏剧烈跳动的隆隆声,宛如深情的鼓点,砸在他萌动的心上。瑟兰迪尔的声音透过胸腔传来,带着嗡嗡的声响:“我说过,你是我的人了。离开那个女人吧,你的报答已经足够,是时候了。” 

莱戈拉斯猛地仰起头,湛蓝的眼睛里带着些许惊疑。“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我想知道的都知道了。”瑟兰迪尔平静地回答。

莱戈拉斯蓦地红了脸,不再说话。他贴在温热的胸口上,男人有力的心跳如此可靠,安慰着他无所依托的灵魂。“你这是想拯救我吗?” 良久,青年终于犹豫着开了口,带着不知是讥讽还是质疑抑或是希冀的口气。

“不。”

冷静的拒绝毫无防备地掷来,击碎了金发青年自知渺茫的妄想,他的心倏地一沉。而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眼前一亮,忘记了心痛。

“但我可以拯救你的同胞。”瑟兰迪尔的这句话在莱戈拉斯听来无异于天使的圣音。

“东兴楼的运输线因为这次的事件是彻底断了,我也恐怕不会在天津呆很久了。你打算怎么办?”

“关系不大,恢复运输通道不过是我一句话的事,甚至默许你们涉税走私也无不可。再说满津航线并不会断,只要你在满洲那边疏通好关节,把人送上船,其他的不用你管,我这边自会安排。”瑟兰迪尔又紧了紧搂在莱戈拉斯肩膀上的手。

莱戈拉斯暗暗舒了一口气,庆幸自己不管怎样终于还是押对了人。他轻轻推开他的手,支起半边身体,抬起头来表情严肃地望向瑟兰迪尔,“什么条件?”

神情笃定的男人此刻沉默了。

他凝视着这双清澈而坚定的眼睛,心又狠狠地紧抽了一下。他其实非常清楚这个本应纯净无暇的孩子的渴望,然而却不得不狠下心去再推他一把,亲眼看他跌入更黑更暗的深渊。

他很想对他说,“让我来拯救你,一切有我。”可是他真的没有信心。唯一能做的只是悄悄为不知情的他系上一根细若游丝的保险绳,但若真的命悬一线,这最后的保障是否真能护他无虞?他也毫无把握。更何况他并非这条绳子尽头的主宰,在动荡不安的大时代里,像他这样的人不过是被裹挟着在刀尖上舞蹈的冒险者。

时间在二人静默的对视中响亮地徘徊,壁钟走过每一秒的“咔嗒”声都显得无比漫长。终于男人下定决心启齿,沉声问道:“自我牺牲,你愿意吗?”

静默,再次静默。时间在这绝望的安静里焦躁地踱着步,莱戈拉斯非常清楚他要他做什么,他也知道其实根本没得选择。但他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他,看着瑟兰迪尔那双幽不见底的眼睛,企图看出一丝悸动,然而静如湖面,泰然无波。良久,失望的青年终于垂下眼帘,慢慢缩回薄毯,背对着男人,蜷在床边一角。

又是一阵长时间的安静,长到瑟兰迪尔以为他已经睡着。他摇摇头为他盖好毯子,熄灭了床头的台灯。在一团让人窒息的漆黑里,无力的叹息幽幽传来,“若堕无间地狱,千万亿劫,求出无期。我知道我罪业太深,只能如此赎罪了。”

他没有看到他眼睛里泛起痛惜的涟漪,也没有看到他皱起的眉心藏着难舍的爱意,只感觉到背后一阵温暖,他从背后贴上来,轻轻搂住了他的身体。他的心跳依然狂躁剧烈,但透过紧密贴合的肌肤传来的隆隆震动却沉着坚定,带着无可置疑的真实。

“对不起,”男人用最温柔低缓的声音说出了最残忍的决定,“你还要在她那里再忍耐几年。她已经日薄西山,而你则仍大有可为。利用她,爬上去,我需要你,你我的同胞也需要你。”

莱戈拉斯在黑暗中点点头,不再说话,沉沉睡去。

第二天下午,瑟兰迪尔站在二楼书房的窗前,看着莱戈拉斯的身影渐渐离开了他的视线。他转身走进书房的秘密隔间,打通了一个专线电话,寥寥几句暗语,便汇报完情况挂了电话。他坐在桌前凝视卷曲的电话线,好像在看着什么生死攸关的重要东西,这就是目前他唯一能为他做的。

莱戈拉斯孤独而决绝的背影恍惚仍在眼前,“我无力拯救你。但你若身陷绝境,我必舍命相搏,你若永堕地狱,我必舍命相陪。” 昨晚没有说出口的承诺,此时在心中再次响起。多年来一直踽踽独行的他,终于遇到了可以交付灵魂的战友,从此照亮前路的明灯不再只有遥远的理想,还有了温暖的爱情。

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莱戈拉斯展现出了出色的谍报才能。他利用各种机会网络情报资源,协助川岛芳子重新获得了日本军部的信任,自己则安全地隐藏在私人秘书这个角色后面。川岛的名头既是他的枪也是他的盾,他低调而便利地周旋在各方势力之间,为瑟兰迪尔提供了大量重要情报。瑟兰迪尔在他的帮助之下,缉获了多起日军银元走私大案,并多次替总税务司顶住压力,粉碎了日方企图通过安插日籍海关人员从而干涉控制津海关行政权的企图。南京政府对他愈加信任器重,更获得了代表英政府的总税务司萨鲁曼的赏识。

在之后为数不多的几次肌肤相亲之后,瑟兰迪尔总是喜欢静静看着这个蜷缩在自己怀中安然沉睡的青年。他知道,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毫无戒备地睡得如此安稳,也只有他才能看到他那双如小鹿般单纯明媚的双眼。在尔虞我诈的险恶世界里,他们只剩下彼此可以相互依靠相互信任。

清晨,他总是比贪睡的青年起得早一些,他喜欢在他未醒之前轻轻抚摸他的长发,亲吻他的睫毛,偷看他的睡颜。而这时,莱戈拉斯总是故意不要随遂他心愿似的睁开睡眼,回应他的吻,或是把手指放在他的眉间抚平那条深深的竖纹。这逐渐成为每次分别前的一个小小仪式,他们抚慰着彼此疲惫不堪的灵魂,相互给予爱与勇气,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在乱世之中携手杀出一条血路来。

然而信仰和爱情都并不能影响哪怕一点点大局的走向,最不想看到的悲剧,还是发生了。

TBC.

评论(4)
热度(17)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