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瑟莱民国AU】乱世佳人 第四章

150715更改。

作为一个必须每章字数基本相同的强迫症,一直为怎么分章节烦心。为了不再卡肉,我决定这次按剧情时间来分好了。所以这章的肉渣被我直接挪到下一章去了。一章三改请大家原谅......

---------------------------------------------------------------------------------------------

我擦!你们合伙抢货的架势我真是醉了!我放全篇好了....你们想吃就来吧! @吃猫的鱼3213252814  @naoshekaka  @ddgogogo  @水宝 

大王腹黑属性日渐明显,叶子的悲惨往事也也开始要被翻出来了,下两章基本都是虐的节奏,先放个前奏大家有个心理准备 (逃走)

---------------------------------------------------------------------------------

瑟兰迪尔站在窗前,翻看着这个月缉私局的内部报告。本月上旬,日满两条运输航线多次发现东兴楼的少量涉税走私货物,皆依令过关放行。中旬某日,依据线报,截获满洲货客船,查获东兴楼名下涉税走私货物一百多公斤,无国籍偷渡人员五名,三箱分拆好的部分乙型一式侦察机零件。

他从窗口看向那个正在他故意空着的停车位上来回踱步不肯离去的金发青年,嘴角又忍不住翘了起来,“呵呵,金司令果然还是不肯死心啊?”

莱戈拉斯已经预约了几次,他却让洛基以公事为由,全部拒绝了。瑟兰迪尔不是不急,只是私心里想着他焦急的样子便觉得分外开心。此刻在楼下徘徊的莱戈拉斯像一只委屈又气愤的小猫,而那被风吹乱的长发就像炸起的猫尾,简直可爱极了。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天津便已进入盛夏,闷热无风的夜晚,尤其让人难以入睡。今天她并不在身边,莱戈拉斯终于有了一点静默思考的时间。他很清楚今夜她在为了什么而奔波,曾经被军部誉为“可抵一个精锐装甲师团”的川岛芳子,如今却在兜售着自己最后的自尊。想到这里,莱戈拉斯也不禁慨然长叹。

早在刚接触瑟兰迪尔之后莱戈拉斯就提醒了她,在瑟兰迪尔的态度还尚未明朗之前,满洲运货一定要谨慎小心。且不说津海关尚在英美政府的掌控之下,日本宪兵队也要礼让三分,就算是下面缉私局的华籍工作人员,扣押货物揩油也是家常便饭。然而已经被军部抛弃的她为了再次展现自己的利用价值,居然如此心急地利用客货船为华北驻屯军偷运军工零件。若只是涉税走私尚有转圜余地,涉及到军事阴谋那可真是万难回天了。莱戈拉斯在黑暗中默默摇了摇头,一着不慎,全盘皆输,芳子小姐这次再想翻身恐怕是难上加难了。

八年前的冬天,流浪在旅顺街头的莱戈拉斯被川岛芳子捡回了家。一个漂亮的孩子,聪明伶俐又极具语言天赋。“实在是一个值得培养的好坯子。”当时的川岛不过是这样想的吧。但在十二岁的莱戈拉斯眼里,这位刚和蒙古王子成了婚的前清格格,是王妃一般的高贵存在。他敬仰她,感激她,信任她,发誓用生命来报答她。然而是从何时起她开始利用他从事间谍活动?是从何时起她开始占有他的肉体?他不记得了,只记得当一切的罪恶开始明了的时候,他已经走上了不归之路。

那些依附在她身边的男人们,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便迅速被抛弃、解决,犹如一件件便宜的消耗品。只有他,被她像宠物一样珍爱着,从不派他去执行过于危险的任务。可是再宠爱,也不过是一只狗吧......

如今穷途末路失去了军部财政支持的十四格格、金司令,已经沦落到要靠走私和敲诈富商来维持开销。而这次偷运行动的失败,恐怕已经完全让军方对她失去了兴趣。她再也不是“日本军人的武士刀”,现在的她,不过是一枚弃子。

“但也许......” 莱戈拉斯的眼前浮现出他的身影。

今天的瑟兰迪尔有点郁闷。他既没有看到莱戈拉斯在楼下徘徊,也有接到任何预约电话,无聊的他早早便吩咐洛基下班回家。然而当车子缓缓开进巷口,却看见那个想了一天的金发身影正站在巷尾。洛基显然也看到了莱戈拉斯,他转头看看瑟兰迪尔,只见他不易察觉地翘起了嘴角:“洛基,今天送到这里就可以了,你可以回去了。” 说完,便推门下车朝巷尾走去。洛基慢慢倒车退出巷子,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司长和那个格林里弗先生一起走进了家门。

瑟兰迪尔与莱戈拉斯一进门便直接上了二楼,加里安望着两个人迅速消失在楼梯尽头,又听到书房厚重的木门“咔哒”一声被锁住的声音,他无奈地摇摇头,看来今天的晚餐可能会改成宵夜了。


天色渐晚,没有开灯的书房里一片昏暗。在最后一丝黄昏的微光中,瑟兰迪尔在办公桌后逆光而立,即使只隔着一个书桌,莱戈拉斯也依然无法看清他那模糊在一团阴影中的莫测表情。


“今天你是以什么身份而来?”瑟兰迪尔问道,平静而疏离的声音,让莱戈拉斯觉得几星期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切都是一个梦。他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你说呢?”莱戈拉斯反问。


“如果是关于东兴楼利用客货船走私的事,我只能对你说抱歉了。我可以传达自己的意思下去,但具体操作还是由缉私局处理。你应该知道中国人向来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缉私局那边你们自己没有打点到位,这不能怪我。更何况居然还被查出偷运军工零件?这种敏感的事我帮你买通媒体按下不发已是仁至义尽了,其他的我也爱莫能助了。”


多么滴水不漏、合情合理的解释,莱戈拉斯立刻明白从一开始他便进了圈套。而瑟兰迪尔只是静静地等着,连鱼饵都不屑用。只需等着他把自己亲自送到他的嘴边,然后作出一副欣然笑纳的样子等着他们上钩。他甚至体贴地替缉私局的弟兄们都谋好了福利,反正揩汉奸的油心安理得。至于媒体?这种可能影响局势的军事情报怎么可能让媒体知道,只要密报南京绝对是首功一件。莱戈拉斯看着模糊在阴影里的脸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他实在不愿相信之前发生的一切真的只是一场互相利用和欺骗的把戏。然而想起那个包含着接受与宽恕的吻,他还是决定赌上一把。


“不,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你要保释的那个人,已经被我安排住进了驻屯军医院,你可以随时办理保释手续。”


“多谢。” 瑟兰迪尔的声音毫无停顿,似乎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小礼物丝毫不感意外。


“我还想告诉你,涉及军事运输的事,我毫不知情。如果我知道,我根本不会冒险把那五个人安排到船上。现在我只想问,那五个人怎么样了?” 莱戈拉斯有点焦躁地问道。


“你说那五个无国籍犹太人?他们从满洲偷渡到天津,按照正常处理方式,自然是遣返回满洲出境关口,由满洲政府处理。”


“已经遣返了?没有护照的流亡者在满洲几乎寸步难行,找不到正常工作,住在白俄犹太社区会遭到排挤,他们只能在街头流浪,做点见不得人的事情维持生计。而他们抱着重生的希望来到天津,你却再次把他们打回地狱?” 莱戈拉斯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他越来越激愤地说着,声音里带着一丝感同身受的悲凉。


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瑟兰迪尔走出办公桌,无声地来到莱戈拉斯面前。他用手指抬起他的下巴,一片黑暗中,他依然看清了他眼角似有若无的一点泪光。“你觉得我会把他们遣返吗?” 不等莱戈拉斯回答,他便用细密绵长的吻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答案。

TBC.

评论(13)
热度(24)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