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瑟莱民国AU】乱世佳人 第二章

第二章来啦,边写边po又感觉有压力了,好在这次写得还算顺,真羡慕可以压着死线赶稿的太太们 @水宝 .....

此章有糖,甜到忧伤。就当提前给大家的七夕礼物了吧....虽然还有一个多月....第一章结尾处稍有修改,由于和后续剧情有关联,有兴趣的可以再回去翻一下 ^o^

-------------------------------------------------------------------

走出海关大楼的莱戈拉斯,拎着依然沉甸甸的皮包却不见丝毫沮丧,一脸轻松地坐进停在门口的福特汽车。他早就知道,金钱不过是小小的试探,这位深受西方正统思想影响又在海关这种国际性机关工作的瑟兰迪尔,绝不会像国民政府官员一样吃相那么难看。但是钱不收没关系,人收了就好。他抚摸着指尖,仿佛此时依然感受得到瑟兰迪尔残留下的温暖。

酒会之后,她把他交给了他。天知道为了博得他的好感他付出了多少努力。整整一个晚上,他试了无数次不同的口音、表情、动作,然而最终,他决定做回最初的自己。那个连自己也早已抛弃的,明亮、单纯、美好的自己。

日租界的夜晚十分安静,只偶尔会听到街道上巡逻宪兵队整齐的脚步声。莱戈拉斯穿着睡衣站在露台上,初夏的凉风让他微微感到一丝寒意。这个陌生的城市和此刻躺在床上的那个女人一样,早已倦极而眠。但被黑暗洗去一切繁华虚伪后所袒露出的丑恶的真实,让他无时无刻不想逃离。他抬头仰望深夜的天空,深邃幽蓝,像他的眼睛。从走进他办公室的那一刻起,他就在想,在一个陌生人面前,尤其是一个目标对象的面前,暴露封尘已久的真实是否值得。然而当两指相碰的瞬间,过电般的感觉从指尖蔓延到全身时,他终于想起了作出这个危险决定的初衷。不为别的,只为酒会上那越过众人的一眼对视。

与此同时,瑟兰迪尔也正坐在自家的露台上,温暖的皇家红茶驱散了初夏的微寒。红茶杯里淋了白兰地的方糖在还燃烧,蓝盈盈活泼跳跃着的火焰像极了他的眸子。瑟兰迪尔看着那块白色的方糖慢慢溶化不见,蓝色的火焰熄灭了,好像他闭上了眼睛。一口茶下去,甘醇的芳香在口中久久不散,他发现,现在,他是那么迫切地需要一个吻。

几天后的傍晚,洛基载着下班的瑟兰迪尔匀速行驶在维多利亚街。相对外面已经硝烟四起的世界,只有这里还暂时维持着相对的繁华与平静。洋行、商行、俱乐部、裁缝店、西餐馆、咖啡馆、照相馆.....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生机勃勃;路上匆匆走过的小职员、家庭妇女,满街的洋车车夫、小手艺人.....他们看起来也都那么努力地生活,带着好好过日子的心。而路边那些压低了礼帽躲在角落里的人、四处发传单的学生、鬼鬼祟祟的小混混、咖啡馆里拿着报纸一坐一整天的男人、荷枪实弹在路上巡逻的巡警,还是让瑟兰迪尔感到了风雨欲来的危险气息,英租界的大坝早已裂痕累累,恐怕坚持不了多少时日了。

瑟兰迪尔正看车窗外的街景沉思,突然,一个熟悉的人影映入眼帘。在山姆怀斯巧克力店的玻璃门后,他看到莱戈拉斯正站在柜台前向老板询问着什么。“停车,在这里等我。”他吩咐道。洛基在街边停好了车,瑟兰迪尔下了车,向巧克力店走去。

“你好,山姆。”瑟兰迪尔推开巧克力色的厚重木门,向老板打了个招呼。莱戈拉斯转头看向他,眼睛里闪着惊喜又有点尴尬的神色。

“您好,瑟兰迪尔先生。您来的真巧,这孩子正在向我打听您喜欢什么口味的巧克力呢。”满面红光胖得像颗巧克力球的老板热情地招呼过来。

孩子?瑟兰迪尔打量着莱戈拉斯。今天的他穿了一套藏青色立式翻领学生装,内衬白色衬衣,风纪扣扣得严严实实。金色的头发稍微扎高了些,露出了短短的衣领和一截白腻的颈项。这一身清爽朴素的装扮让他看起来十分年轻,顶多十七、八岁的样子。果然像个孩子,瑟兰迪尔暗暗微笑起来。“莱戈拉斯,好巧,你也在这里。”

“瑟兰迪尔先生......”不仅被当事人撞见,还被店老板当场揭发,饶是莱戈拉斯再机灵也不免一时舌头打结。

“老板,还是老样子,一盒巧克力,带走。这位小伙子付钱。再来两杯红茶。” 瑟兰迪尔一边说一边坐进了店里的咖啡座。他对莱戈拉斯招招手,“过来坐,一起喝杯茶。”

两个人面对面坐在咖啡座里,一时无语。他并不问他为什么来打探他的喜好,只是微笑着望着他。他也并不急于解释,只是微笑着回应着他的注视。
不一会,老板递给瑟兰迪尔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又端来了两杯红茶。“老样子。外加两杯伯爵茶,赠送的。”莱戈拉斯放下几个先令,老板收起托盘,俏皮地向他眨了眨眼睛,转身走开了。

“想知道我喜欢什么口味?”瑟兰迪尔轻轻拉开了巧克力盒子上墨绿色的缎带。“来。”一颗印着商店标志的椭圆形黑巧克力已经不由分说地到了嘴边。莱戈拉斯毫无防备,本能地张开嘴吃了进去,轻轻一咬,那巧克力便碎掉了,浓郁的白兰地酒香混合着砂糖内壳的甜蜜和黑巧克力的苦涩在嘴巴里弥散开来,莱戈拉斯这才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脸腾地红了起来。

“跟我来。” 

等莱戈拉斯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坐在瑟兰迪尔的车里了。洛基用一种无法言说的复杂眼神从后视镜看看他,又看看瑟兰迪尔, “司长,去哪里?” 

“回家。”

到达瑟兰迪尔的私宅时,天已经微微擦黑。一路上,莱戈拉斯的脑袋一直处于半空白状态。这情况似乎进展得有点出乎意料,顺利得有些过了头。他隐隐觉得自己好像落入了一个危险的陷阱,而剧烈的心跳已经让他无法思考,所有准备好的计划全部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瑟兰迪尔的私宅是一套小巧精致的三层英式花园洋房,以他的身份来说实在有点过于朴素了。然而走进客厅后,内部全套的中式风格布置却更让莱戈拉斯感到意外。

“老爷,今天您想吃什么?” 管家加里安一边布置好待客的茶点,一边躬身问道。

“来你拿手的。让客人尝尝你的手艺。” 瑟莱迪尔漫不经心地说道,加里安应声而去。

“让你笑话了,我单身惯了,身边只有加里安这个跟随我多年的管家,他什么都要管。”他对莱戈拉斯笑笑,“虽然是个英国人,不过厨艺还是很不错的。”

“英国厨子......好吧......”莱戈拉斯暗暗哀叹了一声。“瑟兰迪尔先生......我本来是想买了您喜欢的礼物才登门拜访的,没想到,今日如此匆忙......”

“把先生两个字去掉好吗?礼物不是被你吃进肚子里了吗?所以人来了就好。” 瑟兰迪尔饶有兴趣地看着莱戈拉斯的脸又渐渐红上来,“现在是私人时间,你只是莱戈拉斯,不是金司令的秘书。我也只是瑟兰迪尔,不是税务司的司长。加里安慢得很,我们先去书房找点消遣吧。”

整层二楼是一个巨大的图书馆式书房。四面通顶的书墙密密实实地塞满了各种语言的书籍。角落头巨大的书桌上十分整洁,只有一架绿色的台灯和一个墨水台,不见任何纸张文件。窗边立着一个高脚木台,上面放着一支装着酒的车料水晶酒瓶和两只酒杯。

莱戈拉斯从一排排的书前走过,发现在书籍排列上,瑟兰迪尔有着一种近乎专业图书管理员的偏执。他随手抽出一本拜伦诗集,轻声念出了其中一首的最后两句:“A mind at peace with all below, A heart whose love is innocent! (那心灵安详而含蓄蕴藉,那爱恋真挚而无辜纯洁! )

“ 拜伦?”瑟兰迪尔喝掉手中的半杯酒,无声无息地走到他的身后,“《She walks in beauty》,我很喜欢这首诗的中文译名:《她以绝美之姿行来》。” 

莱戈拉斯有点受到惊吓似的转过身来,向后退了一步。然而退无可退,身体“咚”地一声倚在了书墙上。

他睁大了小鹿般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瑟兰迪尔的心跳顿时又漏跳了一拍。他一只手扶在书墙上,微微低头俯视着他,另一只手轻轻揽住他的腰。高大身躯的阴影立刻包围了莱戈拉斯,犹如一张无法逃脱的网。

“She walks in beauty,而此刻,我觉得,应该把she换成he。”一个带着酒味的吻印上了他的嘴唇,莱戈拉斯轻轻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10)
热度(26)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