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瑟莱民国AU】乱世佳人 第一章

开新坑啦!这次是民国背景,小白间谍和爱国海关大员的故事。预计二十章内完结,所以不会拖很久的,哈哈。也是第一篇有肉的中篇。前三章叶子的身份会有点尴尬,各位爱国人士还请包涵......

P.S. Loki乱入,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小角色,不喜欢的话就自动脑补成林迪尔好了,哈哈

资料取材:民国相关历史资料,海关税务司相关资料,川岛芳子相关资料

---------------------------------------------------------------------

瑟兰迪尔坐在办公桌后,推开那些让他劳心费神的工作卷宗,放松地靠坐在椅子里。今天的他有些心不在焉,从早上开始就没有工作的心情,满脑子想的全是昨天的那个人。“可惜了......” 他回想着昨天的画面,喃喃自语。

昨日,位于日租界的东兴楼上各界名流荟萃,均是受邀前来参加川岛芳子生日酒会的宾客。身为天津海关一把手的津海关税务司长瑟兰迪尔自然也在被邀之列。甫一踏入门厅,他便感受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瞩目,尤其是那些盛装女士们的火热目光。说实话,他早已习惯了。

前清遗老、满洲官员、日本军人、中国记者....在这群鱼龙混杂的宾客中,身着正统英式礼服,一头飘逸金发,年逾不惑却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的瑟兰迪尔实在是鹤立鸡群。一半来自中国的血统让他英气逼人的脸上更添一抹温文清爽的柔和,幽蓝的眼睛散发着成熟的魅力。这位家世显赫的混血权贵,相传是为了留学时失踪的德国女友才一直多年未娶。坚守爱情的痴情形象更让他成了平津地区未嫁名媛们的争夺目标。

川岛芳子在秘书的引领下走了过来,瑟兰迪尔忙迎上前去寒暄致意。他打量着眼前这个身着中式男装礼服,却涂了脂粉强撑场面的憔悴女人,心中不禁暗暗感叹,“男装丽人也终有凋零的一天啊。” 正说话间,一种莫名的感觉吸引着他不自觉地向这女人身后扫了一眼。就在她不远处,一位同样金发碧眼的白西装青年正望向这边,一瞬间,四目相对,那青年略向他点了点头便移开了目光。川岛芳子见状心下早已了然,微笑着致歉走去招呼别人了。

瑟兰迪尔并没有立刻去寻找那个青年,他端着酒杯徜徉在宾客之间,时而微笑倾听着宾客们的高谈阔论,时而也敷衍地插上几句。他知道这种场合更像是一个交换情报的派对,虚虚实实的只字片语里总能找到一点有用的蛛丝马迹。

”砰!”一声枪响打破了表面上和谐美好的气氛,一个服务生装扮的人突然向川岛芳子开枪发难。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一人飞身上前把她扑倒在地,子弹擦着他的头发堪堪飞了过去。那人一甩扎在脑后的金色马尾,支起上身抬手便是两枪,服务生双腿中弹应声而倒,立刻有外面布防的宪兵冲进来把他拖了下去。在四散奔逃的混乱人群中,瑟兰迪尔还是看清了,救了川岛芳子的正是那个礼貌腼腆的金发青年。一场刺杀不到十分钟便被消弭于无形,此人反应之敏捷,枪法之精准让他叹为观止。他轻轻摇了摇头,“可惜了......” 也不知是为了那个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抗日志士哀叹,还是为了眼前这位明珠暗投的优秀青年惋惜......

“铃铃铃......”桌上突然响起的电话打断了瑟兰迪尔的思绪。

“喂.....”

“司长,一位未经预约的先生求见。他自称姓格林里弗,是金壁辉小姐的秘书,特来登门致歉。”

“莫非是他?”瑟兰迪尔心中一动,“请他进来。顺便请茶房准备下午茶。”

片刻之后,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司长,格林里弗先生到了。”

“请进。” 瑟兰迪尔应道。镶着毛玻璃的实木门被悄无声息地推开,“您请。”秘书洛基礼貌地让进一位俊朗青年,又接过身后茶房的茶点,在里间会客室细心布置好一切。格林里弗点头向他致谢,洛基还礼后便默默退了出去,顺手带上了厚重的门。在缓缓闭合的门缝里,他抓紧最后机会又看了他的上司一眼。然而今天,那双永远静如湖面的眼睛里似乎起了一丝波澜。

“瑟峦先生,幸会,我们昨天见过面了。敝姓格林里弗,是川岛芳子小姐的秘书。”这个眼睛像蓝宝石一样的青年今天穿了深褐色细纹三件套西装,手里拎着同色皮包,金色的头发整齐地拢在脑后,用一根墨绿色缎带系住。一口略带德国口音的英文让年少留德多年的瑟兰迪尔倍感亲切。

眼前这个玉树临风的青年,宛如一颗纯粹透明的钻石,怎么也无法把他和川岛芳子联系起来。瑟兰迪尔站起身从办公桌后走出来,向他伸出手去,用德语问道:“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我瑟兰迪尔。敢问?” 金发青年的蓝宝石眼睛闪过一丝欣喜的光芒,微笑着握住了瑟兰迪尔的手,也以德语答道:“莱戈拉斯。”

这一笑,仿佛午后阳光般照亮了整间办公室,瑟兰迪尔只觉得心跳漏了不止一拍。然而他的脸上依然平静如水,波澜不惊地向里面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可否赏光共进下午茶?” 莱戈拉斯垂下眼帘微微鞠躬致谢,“叨扰了。” 这个恭顺的动作,终于让他和川岛芳子有了关联。瑟莱迪尔微微摇头驱走了脑海中萦绕不去的那个灿烂笑容和小鹿般单纯明媚的眼睛,心里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洛基为客人准备了口味清淡的伯爵茶,瑟兰迪尔的则仍是白兰地红茶,点心却是日式的洋果子,烫金的骨瓷茶具在暖阳的照耀下闪着微光。莱戈拉斯赞赏地扫了一眼茶桌却未敢就座,他看着瑟兰迪尔坐下才轻声说道:“芳子小姐为昨天的事情向您致歉,我们保全上的疏忽连累您受惊了。” 说完又是一个深鞠躬。

瑟兰迪尔和颜悦色地问道:“无妨。你们金司令可好?”

莱戈拉斯站着答道:“并未受伤,只是受了些惊吓,可能需要休养几天。芳子小姐说,不能亲来致歉,还望您见谅。”

“客气了。你昨天的身手真是让我惊艳。金司令随便派个人来也就罢了,她身边怎么能少了你呢?” 瑟兰迪尔一边说,一边端起茶壶准备为莱戈拉斯倒茶,一双白皙修长怎么也不像拿过枪的手,伸过来轻轻按下了茶壶,“芳子小姐似乎觉得派我前来更为合适。”

瑟兰迪尔缓缓抬头,明明清澈明亮的眼神里,此刻却恍惚带了一丝挑逗。瑟兰迪尔暗暗有些迷惑,川岛身边向来只有千鹤子一位贴身秘书,那这位从未曝光过的俊秀青年到底是什么人?他顺势放下茶壶,问道:“莱戈拉斯,你是德国哪里人呢?”

“漂泊在外十数载,我也不确定自己是哪里人了.....” 莱戈拉斯轻声说道,像是在喃喃自语,明亮的笑容也似乎黯淡下来。然而这不经意的忧伤转瞬即逝,他迅速整理好笑容,用沉稳平静的声音再次将话题拉了回来,“芳子小姐初到天津,想先跟各界人士打个招呼。人地两生,一切还要仰仗各位多多帮忙。” 

“金司令叱咤风云,哪里需要我的帮忙呢?“瑟兰迪尔吃掉一块印着商标的黑巧克力,”我不去叨扰她,就已经是帮了天大的忙了。”

“您说笑了。芳子小姐现在只是东兴楼的老板娘而已。然而安国军的余部要安置,宪兵官兵也要接待,难得很呢。东兴楼往来于满洲和日本的两条物资运输通道,还请瑟兰迪尔先生多多关照了。” 说着,莱戈拉斯从皮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垂下眼帘推了过来,“给海关兄弟们的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金司令何必客气,这不过是我们份内的事。” 瑟兰迪尔不动声色地又将木盒推了回去。一推一让间,二人两指相碰,莱戈拉斯脸色微微一红,迅速抽回了手。瑟兰迪尔眼含笑意,心里有了谱。

这时,外间的电话又响了起来。瑟兰迪尔看了一眼外间,却并不忙着接电话。莱戈拉斯见状赶忙起身,“多谢您的款待,在下告辞了。” 说着他伸出手去。

瑟兰迪尔握住他的手,“金司令关照的事我们必当尽力。在下公务缠身,慢待了。你我一见如故,改日务请光临寒舍一叙。”

目送莱戈拉斯远去后,瑟兰迪尔回手关上门,接起电话:“洛基,干得不错。通知缉私局,以后密切注意东兴楼的货物,如有少量涉税走私,可先放行。兄弟们趁机揩点油没关系,不用上报。放长线钓大鱼,一旦发现严重情况立刻扣船严查。另外,详细调查一下这个莱戈拉斯·格林里弗的身世背景相关经历,尽快报告给我。”


挂上电话,他又放松地靠回椅子上,心里藏不住的笑意从嘴角满溢出来,“看来救人的事,也可以着落在他身上呢。”


TBC.

评论(10)
热度(23)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