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弃莱生番外】他·她·他的初遇

今天是领主大人的生日,那么就发一个关于领主的番外吧....

不过为毛随手画出来的却是莉莉丝呢(而且跟文里的设定一点也不一样-_-)



 @吃猫的鱼3213252814  @水宝 

-------------------------------------------------------------------

最后的同盟战争已经进行了七年。而事实上,精灵、人类与魔君索伦的纷争已经持续了几千年。对于这旷日持久的战争我实在是已经厌倦了。

但也许是乱世成就了我。自小命运多舛,年少便失去父母颠沛流离。我深知自己和哥哥虽然也算是王子,但没有了父母的照拂,也只是两个寄人篱下的半精灵孩子罢了。走到现在这个位置,拥有了自己的领地,做到诺多军队的先锋,这其中的艰难只有我自己知道。

当一个人躺在星光下,仰望着夜空中璀璨的银河,我常常问自己,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现在在哪里?还住在这颗已经结了厚茧的心里吗?想着身下的这片土地也许昨天就有精灵士兵倒在这里,心中的迷茫与彷徨都在起身的那一刻深埋心底。走出去,又是一个沉稳干练的领主。

他的到来,让我的心起了一丝波澜。当这个俊朗青年同他父亲一起来到吉尔加拉德的同盟部队时,我的眼睛就再也无法从他身上移开。年轻的他还是一个刚刚成年不久的精灵,一头浅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蓝宝石般的眼睛透着倨傲的神气。他是欧瑞费尔之子,大绿林的王子,瑟兰迪尔。

即使在最耀眼的梵雅部队里,他也是最特别的存在。他的桀骜不驯、我行我素已经到了让其他精灵侧目,连他父王也无奈叹息的程度。整个同盟,只有他的营帐里可以喝得到美酒,也只有他的部队还保持着每月朔日观星歌唱的习惯。战争在他眼里似乎并没有多么沉重,而更像是一场游戏。

对于别人的微词他毫不在意,因为他有实力无视那些平庸的精灵。在战场上,他和他的士兵是最勇敢最有战斗力的战士,每次看着他手持双刀,身披银甲,策马冲锋的身影,都仿佛是在看他表演一场刀尖上的舞蹈。他不对士兵的生命负责,更不对自己的生命负责,每一次豁出性命般的厮杀,他都能毫发无伤地带着赫赫战功凯旋。

这样一个好像被宠坏了的天之骄子,本和沉闷无趣的我没有交集。然而就在他来的第一天,他无视了那一群簇拥在他身边,为他和他父亲接风的高级精灵将领,径直向我走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走到我的面前,对我行礼问候道:“爱隆,久仰大名。我是欧瑞费尔之子,瑟兰迪尔。” 我刚刚抬手还了一个礼,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却早已飘然走回他的队伍,骑上了马,绝尘而去。不过我还是看清了,在他上马的一瞬间,对我眨了眨眼睛。从此,我便成了他营帐里的常客。

从此以后,朔日夜晚,他的营帐外多了一个和他一起仰望天空的我。有时候我们彼此不语,只是静静地躺在山坡上,共同呼吸着微带血腥味的空气。有时候我们却会一起举杯痛饮,直到醉倒在也许即将成为沙场的土地。

有一次,我趁着醉意问他,为何那天只选中了我?他借着酒劲突然搂住我的肩膀说道:“爱隆,在这个父传子、子传孙的精灵世界,我也许一辈子都只能是个无所事事的王子。而你居然可以凭借一己之力,仅用了几百年时间就走到现在的位置。我真羡慕你,你的人生比我这个白活了一千多年的所谓王子精彩太多。我敬你!”他高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正震惊于他这番大逆不道的言论,他居然又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额头,“当然啦,最主要还是因为你的脑门实在太亮眼了....” 我自哭笑不得,他却拎着酒壶走到空旷的战场上高歌去了。

“我这颗蒙尘之心哪里还值得你羡慕呢,我付出的代价正是你现在拥有的啊。”从那一刻起,我暗暗下定决心,哪怕舍下性命也要保护好这个恣意率性的精灵王子,不仅为了他,也为了那个已经找不回的自己。

日子一天天过去,漫长的战争仿佛永远不会停止。而我却莫名地很享受这胶着的状态,和他每天出去打打半兽人似乎也成了一种乐趣。直到有一天,她出现在他的世界。

我们的国家在常年的战争中已经名存实亡了。父王带着最后一支队伍加入了同盟军共伐魔君索伦。而我,作为阿瓦瑞皇族最后的公主,只能和仅存的几百名族人一起守护着这片已被邪恶之火肆虐过的焦土。

当父王阵亡的消息从远方传来,我知道,最后的时刻终于到了。我带着族人们跋山涉水来到这浸透了鲜血的战场,父王的尸首却早已下葬。精灵没有墓志,只有他的好友欧瑞费尔陛下,交给了我一缕父亲的金发。“是我亲手埋葬了你的父亲,他只留给你一句遗言,‘活下去。’ ”

见惯生死的我,此刻已无泪可流。为了阿瓦瑞族最后的尊严,要么战,要么死,又岂能寄人篱下,苟活于世。我收好父亲的遗物,拥抱了这个和父亲一样金发碧眼的国王,转身走出营帐,翻身上马。我策马奔向前方杀声震天的疆场,就像义无返顾地撞进死神的怀抱。

命运让我撞见的并非死神。当我身无长物,抱着必死的信念冲进半兽人的包围圈时,即使作为一个使用魔法战斗的种族也是非常不明智的。战斗魔法非常耗费体力,当我杀到第十只半兽人时就已经渐渐有些不支了。彼时,只见眼前刀光一闪,被我用魔法绑住的半兽人已经身首异处。我放掉敌人的尸体,抬眼望去,一个酷似欧瑞费尔陛下的青年金发精灵身骑白马,在逆光中凛然如同战神。他碧蓝的双眸毫不掩饰地直视着我的眼睛,那一眼便决定了我一生的归宿。我明白了父亲让我活下去的意义,即使邪恶与黑暗笼罩大地千年,但当爱情来临,象征新生的光芒会使死亡的乌云也烟消云散。我回他一个感激的微笑,从下一刻起我们就变成了最默契的战场伙伴。

伴着敌人痛苦绝望的呻吟,我们携手在残酷的战场上跳了一曲杀戮的舞蹈,在血光中翩然旋转,在剑影中悠然舒展。当最后一个敌人的哀嚎作为舞曲的尾声戛然而止,他情不自禁地抱我下马,我用一个吻完美结束了这场血腥之舞的表演。没有观众,我们就是自己的见证人。爱情之花灿然开放在这地狱般的战场,鲜血的浇灌使它格外坚韧不凡。

他横抱着我走回自己的营帐,一路上,我望着他的脸庞,不错一眼。在心里我默默地对父亲说,您送给我的礼物,我收到了。

在来同盟之前,我以为我一生都会呆在大绿林,做一个无所事事的王子。在这样一个战火四起的乱世,安逸的生活简直就是一种犯罪。虽然边境常有半兽人进犯,但是那种数量的小股军队,对于我来说不过是日常的游戏罢了,实在无聊得很。我渴望一个更大的舞台,更广阔的世界。

北方半精灵爱隆的传奇事迹一直激励着我,凭什么他可以做一只扶摇直上的雄鹰,我却只能做一只林中休憩的麋鹿?我心中暗暗把神交已久的他引为知己,希望有机会能和这个乱世英雄见上一见。

当父王决定领兵加入同盟共御索伦时,我兴奋极了,我想维拉一定听到了我的心愿。来到同盟那一天,我有点失望,满目望去都是平庸的精灵,包括那些来迎接我们的高级将领。我骑在马上举目远眺,总算看到一个脑门十分醒目的精灵远远地站在自己的营帐外。诺多的黑发和他不凡的气质让我认定了他。

我故作镇定地走到他面前,打了个招呼,没给他反应的时间便又走了回去。我相信我淡漠的表情没有出卖我内心的忐忑,我也相信我的判断,他一定会自己来找我。不久之后,他果然来了,我觉得维拉一定又听到了我的心愿。

从此我们不但成了共赴沙场,出生入死的战友,也成了朔日观星,醉酒高歌的知己。他作为一个年少成名的传奇英雄,性格却莫名地老成持重,甚至有一种温文尔雅的诗人气质。他似乎极力地想要隐藏自己的光芒,只有我看得到,那抹深埋在他心中的狂放光芒,和我内心的火焰交相辉映。在战场我从不吝惜自己的生命,自做主张地挥洒双份的激情,一份为他,一份为自己。

某一次酒后,我对他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其实我更想说的是:爱隆,我虽是独子,但我爱你如兄长。我知道你承担了太多,但也请珍视自己的本心。我也许一辈子也无法像你一样沉稳可靠,但我可以做你心中那个永远的叛逆少年。然而这未曾出口的告白恐怕要食言了,因为到我遇到了她。

战场初见,如邂女神。一直以来,我以为情爱只是男女追逐的幼稚游戏,但爱情从天而降,轰然砸开了我懵懂的心。真爱只需一眼,终身便已沦陷。

我对那个把她带上战场的人又爱又恨。因为他,我才有幸遇到值得付出一生的人;也是他,把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天使带进了残酷的死亡地狱。我小心地守护在她的身边,为她挡下所有的伤害。以至于直到战斗结束,她那白色的衣裙依然纯白如雪,连一抹血污都没有沾到。当她微笑着对我说: 我知道你,你是欧洛费尔之子瑟兰迪尔时,我发现我早已无法克制地把她从白马上抱下来,顺势横抱在自己怀里了。

我惊觉自己的改变,昨日还是连自己的生命都不以为意的人,何以今天居然关心起别人的生死?不经意间,我的余光瞥见身旁不远处,爱隆站在那里,嘴角带着微笑,注视着我。蓦然忆起原来每次我在战场中不遗余力地冲锋陷阵时,总有一个黑发精灵默默在我左右为我挡去冷箭暗算。我心中恍然,转头向他一笑,谢谢你的守护,现在我终于也明白了责任的意义。

我就这样抱着她一路走回营帐,在沿路士兵们的瞩目下,走上爱的祭坛。

当尘埃落定,你抱起她对我回眸一笑,在众人的注视中堂而皇之地离去,我也欣然独自走回营帐,并不伤怀。我心下了然,那一笑的意味,让我尽可安心放手了。


评论(6)
热度(9)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