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被嫌弃的莱戈拉斯的一生•上 第二十章:最后的抉择(终章)

小伙伴们,我们终于迎来了上半部的终章。各位磨刀霍霍的都把刀收起来,我怕.........(逃走) @吃猫的鱼3213252814  @水宝  @naoshekaka 

--------------------------------------------------------------------------------

瑟兰迪尔醒来了,一睁眼便看到了满天繁星的天花板。在这魔法造就的星空下,他无比轻松,好像自己终于放下一切长长地睡了一觉,心里一片澄明,头脑从未如此清楚过。躺在床上环顾四周,只见四边墙壁亮着一盏盏夜光宝石壁灯,发出柔和宁静的光芒。左手边的矮桌上放着水瓶、各式药品以及水盆和毛巾。一个穿着家常便服的人坐在矮桌旁,一只手轻轻握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斜支在矮桌上抵着脸颊,睡着了。

那个守在他身边的人,是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看着他憔悴的睡脸,松散蓬乱的发辫,微微干裂的嘴唇,心里一阵感动。他躺在那里,身体不敢稍动,生怕吵醒了儿子。莱戈拉斯并未睡实,朦胧中似乎感觉到有一双关切的眼睛正在看着自己,他慢慢睁开双眼,一抬头,正和父亲的目光对在一起。

“Ada! 你醒了!天啊,您知道您昏迷了多久吗?” 莱戈拉斯惊喜交加:“Ada,您别动,我这就去叫医官和爱隆大人来。” 他刚要起身,瑟兰迪尔却轻轻动了动手指,示意他不要走。

“现在还是晚上吧,不必去打扰他们了。” 瑟兰迪尔说道。由于太久没有开口说话,声音有些嘶哑。莱戈拉斯立刻从矮桌上倒了一杯水,然后走到床边,一边把父亲半扶起来,垫高背后的枕头,一边担心地问道:“会疼吗?” 他的身体倚在儿子的手臂上,突然发现这孩子的存在对于此时脆弱的自己是如此的重要。他想起了白雾中莉莉丝的话,终于坦然接受了上天赐予他的这个礼物。他向儿子摇摇头表示无碍,莱戈拉斯这才把水杯递到他的嘴边,他用未受伤的右手接住杯子喝了几口。

瑟兰迪尔看着满眼血丝的儿子问道:“我睡了多久?” “整整一个月了,爱隆大人说您外伤虽未完全愈合,但已无性命之忧,只是好像不愿醒来。我真的很怕......” 莱戈拉斯的眼睛里泛了泪光。看着儿子这一脸疲惫又关切备至的样子,可见是这一个月一直守在这里,亲自照顾自己了。他的心好像一块上了浆的新布浸了水,瞬间柔软了。

“你过来。” 他拍了拍右边床上空出来的位置。莱戈拉斯起身走过来,斜身偏坐在床沿上。瑟兰迪尔笑笑:“你再过来一点。” 莱戈拉斯又往里坐了坐。他突然伸出右臂,勾住儿子的腰,一把把他拽倒在床上,拽躺在自己怀里。莱戈拉斯从小到大也没和父亲有过如此亲密的举动,瞬间红了脸,身体僵在那里动也不敢动。瑟兰迪尔也为自己的鲁莽付出了代价,这一动牵连了左肩的伤口,疼得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莱戈拉斯吓得刚要起身,父亲搂在他腰上的右手按住了他,于是他又顺从地躺下了。

“Ada…..” 莱戈拉斯生怕压疼了父亲,他调整好自己的姿势,又把父亲的手臂重新放进被子。他仰望着魔法星空,问道:“您不愿醒来,是不愿见到我吗?” 

瑟兰迪尔也望着星空。“不,是我想要一个人思考一些事情。” 他的右手摸了摸胸口,只摸到绷带却不见了魔戒。“魔戒呢?” 

莱戈拉斯有点紧张地回答道:“对不起,为了处理您的伤口,我未经您的允许取下了它,现在它暂时被保管在凯兰崔尔女王的宝库里。”

“没关系,我已经不需要它了。”他依然望着星空,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只是  …...那个预言......你打算怎么做?” 

“我.....我决定亲手把它送至末日火山销毁。这是我闯的祸,我必须要承担这个责任,哪怕同归于尽。”

这个回答虽在他的意料之中,但还是长叹一声:“唉.....此去千难万险暂且不提,我只怕你再次受到魔戒的影响和控制....”

“Ada, 我会磨练自己,让内心更加强大起来。况且我和爱隆大人他们已经基本议定,米斯兰达也会和我同行。有他的时刻监护,我应该可以抵御魔戒的影响。” 莱戈拉斯坚定地答道。

“呵呵,你果然长大了,自己就和那帮老狐狸议定了。”瑟兰迪尔把脸转向儿子说道:“去寻找一个荒野中的游侠。他是一个人类君王的儿子,其父阿拉松是一个好人,我相信他会青出于蓝。找到他,他将会在这次的旅程中助你良多。”

“他叫什么名字?” 莱戈拉斯问道。

“你要自己去寻找。”瑟兰迪尔转回头,继续看着穹顶的星空。星星在夜空中四处散落,像一盘逐渐成型的棋局。“选名那年,我为你去看了水镜的预言。我看到了那人的身影,却不知道他是谁。直到这些年才开始听到他的一些事迹。他,也许会成为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当第二天清晨爱隆王和甘道夫走进房间探查病情时,看到这父子俩居然同榻而眠,睡得正香。二人不禁相视一笑,又退了出去,关上了寝宫的大门。

当这对父子醒来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莱戈拉斯帮父亲梳洗完毕之后,自己也认真梳洗整理了一番,这才去找来了爱隆王和甘道夫。当这二人再次走进寝殿,见到那个半倚在床头的瑟兰迪尔时,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气息奄奄的病人,而是一个穿戴整齐,气色渐佳的国王了。

爱隆来到他的床前,照例为他检查伤口。竟发现一夜之间已愈合了大半,于是放下心来,愉快地对他说:“恭喜你,再有一两天便可行动如常了。你的精神也好了很多,莱戈拉斯这一个月的精心照料功不可没啊。”说着转头向甘道夫眨了眨眼睛。甘道夫一边掏出烟斗点上,一边微笑着说:“是啊,莱戈拉斯已经完全成长为一个认真可靠,勇于承担的男子汉了。”

瑟兰迪尔轻笑一声:“呵呵,你们不必拐着弯儿劝我,我已经放弃魔戒了。决定接受命运,踏上漫长的旅途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我无权干涉。你们何时动身?”

爱隆和甘道夫互相对视一眼,决定还是实话实说。“好吧,这一个月里我们已经派人到魔多进行了秘密调查。可以确定的是,那天攻击你们的是索伦之眼。我们认为,索伦已经完全苏醒。虽然灵体只是一只眼睛,但仅凭这只眼就可以通过水镜对你进行致命攻击,可见他的力量已经非常强大了。” 爱隆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他似乎在考虑接下来要怎么说瑟兰迪尔会比较容易接受。然而这时,他听到甘道夫接了下去:“也就是说,这次的任务十分紧迫又非常危险。莱戈拉斯即日就要启程,途中非常有可能遭到各种来自敌方势力的暗杀与袭击。”

“......” 瑟兰迪尔半响无语。他转头看看站在身边的儿子,这孩子脸上已经完全是一副坦然接受的样子。“莱戈拉斯,你去把尤恩找来。” “是。” 莱戈拉斯答应着走了出去。

目送着儿子出了寝殿大门之后,他这才转过头来向甘道夫问道:“米斯兰达,请你告诉我,为什么是我的妻子,我的儿子?” 

甘道夫似乎早就预料到他会这么问似的,平静地回答道:“我的朋友,并不是厄运一直跟随着你,而是因为莱戈拉斯是命中注定的天选之人(The one)。他做到了萨鲁曼一直想做的事。他影响了你和莉莉丝乃至世界的命运轨道。莱戈拉斯的未来之路是不可预测的,可以说完全掌握在他自己的手中。他每走一步都会左右中土世界的生死存亡。如果他为了保全自己而坐视索伦苏醒重获魔戒,那第一个被摧毁的就是密林,继而整个世界都会永远笼罩在邪恶的黑暗之中。”

“我知道那孩子已经选择了舍身成仁。”瑟兰迪尔叹了口气。“若是论一个父亲的私心,哪怕全世界都陷于地狱业火,我也希望他能留在我的身边。哪怕同赴黄泉,我也会保护他到最后一秒钟。”

“你应该相信那孩子的能力。”爱隆用一种同为人父的理解语气接道:“维拉选中他,必是因为他与众不同,只有他才能给世界带来一线生机。莱戈拉斯拥有着金子般可贵的品质,他一定会化险为夷的。”

瑟兰迪尔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听见了寝殿外的通报声。殿门打开,莱戈拉斯同尤恩一起走了进来。待尤恩依次见过礼后,精灵王开口说道:“尤恩,王子即将要踏上一次艰辛的旅程。我要你代替我,一直保护在王子身边,直到他顺利完成使命,平安归来。”

“是,属下必定尽心竭力,万死不辞。”尤恩回答道。

“不要说万死不辞,我希望你们两个都平安。保护好王子,也保护好你自己。”瑟兰迪尔看着这个忠心耿耿的战士,好像看到了当年的陶烈尔。“祝福你,活着才有希望。”

一个星期之后,瑟兰迪尔的伤势已经大致痊愈,莱戈拉斯、尤恩与随行的甘道夫也该启程了。又是一个深秋的清晨,众人簇拥着三人来到银光河岸。银光河上停着一只白色的大船,莱戈拉斯等人将乘船从长河顺流而下,开始未知的旅程。

瑟瑟的秋风从河上吹到岸边,带着河水的冷冽。岸边的梅隆树簌簌作响,金黄的树叶飘落在河水上。众人一一上前告别并赠与真挚的祝福。甘道夫和尤恩带着随身行囊一起上了船,把最后的时间留给精灵王和他的儿子。

父子二人站在岸边,相视已无言。这顺水飘零的黄金树叶,无依无傍的木船,萧瑟凄凉的秋风,都随波逐流地去向那个无法预知的远方。瑟兰迪尔拿出一枚精致的绿叶领花,亲手把它别在儿子的兜帽斗篷上,然后手按心口,微微鞠躬致意,郑重地对儿子行了祝福之礼。莱戈拉斯也郑重地还了礼,默默地踏上了白船。就在他解开了栓绳正要启程之时,瑟兰迪尔却突然上前一步,拉住了船绳。

“活着回来。”瑟兰迪尔说道。

“等我回来。” 莱戈拉斯分明看到了父王眼睛里的泪光。

瑟兰迪尔点点头,松开了船绳。一只孤独的白船,伴随着淙淙的流水声,驶向了前方那未散的晨雾之中。

上半部完。

评论(16)
热度(25)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