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被嫌弃的莱戈拉斯的一生•上 第二十章:预言

鉴于上一章的瑟爹民怨极大,所以这章给叶砸报仇,大家有怨的报怨,有仇的报仇 。 @吃猫的鱼3213252814  @水宝 

--------------------------------------------------------------------------------

密林的春天才刚刚到来,莱戈拉斯的春天却在这一片春色明媚中,结束了。学会甘于寂寞与享受孤独,对于密林的王室来说几乎是必修的课程。莱戈拉斯本以为在这将近一千年被父亲刻意回避和忽略的生活中,早已心如止水。可是此刻,第一次,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心痛。

母亲去世时他只是个刚刚学会说话的孩子,根本不懂得发生了什么。之后父亲对他的冷淡与疏离,尚在幼年的他也只是闹了一下别扭便慢慢习以为常。在他的童年里,父亲偶尔的疼爱,对他来说是一种额外的奢侈,现实告诉他不要抱着每天都会过节的期待。萨鲁曼和魔戒用残酷的往事教会了他愤怒、悲伤、负疚、纠结、郁闷、叛逆,但是也教会了他对爱的渴求。他从曾经甜蜜的梦境中看到了父爱,从出走时父亲的焦虑里看到了父爱,他从来没有如此地渴望过,而父亲又如此适时地用一个冬天给了他整个天堂。然而,就在父亲与母亲两个人的秘密花园里,父亲用一个吻结束了他自欺欺人的幻想。对不起,你再像也不是她,你甚至不配做一个替代品。

心痛,心痛就是一瞬间被从天堂推进了地狱,粉身碎骨,只有心还在流着血跳动,只有心还感觉得到疼痛。四周都是魔鬼的嚎叫与嘲笑,你的心为什么没有死掉?为什么还在无谓地挣扎?为什么啊,为什么,因为我还要用它的血粘合破碎的躯体,踉跄着爬起来,继续爱的旅途。对不起,我不是您的爱人,但我是您的儿子。我不是您的唯一,但您是我的全部。

从此以后,瑟兰迪尔再没有给莱戈拉斯见面的机会,直到他成年的前一个月。他们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从长河随流而下,乘船赶到了黄金森林罗斯洛立安。一路上,父亲沉默地坐在船里,仿佛一座雕像。莱戈拉斯的船跟在后面,遥望着前方那个已经多年未曾谋面,形槁心灰的父亲,心里没有怨恨,只有怜惜。

在成年日的前一晚,莱戈拉斯一个人走进幽谷花园。他还记得八百年前的今天,他在这里遇到了一个灰眼黑发的女孩。“不知亚文现在如何,一直没有收到来自瑞文戴尔的邀请,她应该早已忘记我了吧?”莱戈拉斯自嘲地笑笑,小孩子的承诺又怎能当真?

他沿着旧路向当初他们相识的石阶走去,远远地,他就看到一个人站在台阶顶端,那是父亲。父亲的背影再次和记忆里观星塔楼上的背影重合了,如此孤独、脆弱、不设防。

莱戈拉斯悄悄地走上去,从背后给了父亲一个大大的拥抱,他的唇贴在父亲的耳旁悄声说道:“Ada, 您瘦了。” 

瑟兰迪尔的身体微微僵直了一下,随即放松下来,轻轻握住了莱戈拉斯的手:“是你长大了。” 

彼此的温度在手心中传递,这五十年的隔阂,烟消云散。

第二天一早,精灵族最伟大的三位王,精灵女王凯兰崔尔、瑞文戴尔领主爱隆王、密林国王瑟兰迪尔以及神的代言人灰袍巫师甘道夫,齐聚在黄金森林主殿大厅。女王和爱隆王看到当年那个英武强壮的瑟兰迪尔如今虽风姿不减,精神尚健,身体却如此消瘦单薄,心里暗暗吃惊。他们与甘道夫彼此交换了个眼神,默然不语。

这时,莱戈拉斯身穿着白色暗花的礼服长袍,出现在众人面前。当这金发灿然,白衣胜雪的人儿走出来时,瑟兰迪尔恍惚间竟以为莉莉丝转生再世了。直到一个侍者的轻声提醒才让他回过神来。“陛下到您为王子殿下祝福了。”一个手托王冠的侍者在他身边说道。他赫然惊觉原来别人的祝福仪式已经结束了。瑟兰迪尔自知失态,赶忙拿起王冠走到莱戈拉斯面前。

“吾儿莱戈拉斯,先父欧瑞费尔之孙,我瑟兰迪尔之子。自今日起,你将成为一个真正拥有自由灵魂的精灵,秉承密林祖先代代相传的高贵精神,开创属于自己的丰功伟业。在此,我承认你为密林唯一的继承人,并致以最诚挚的祝福。” 说完他把那顶只属于密林继承人的王冠轻轻戴在儿子的头上,然后手按心口,颔首致意,赐予祝福。王子也把右手放在胸前,低头还礼。其他三位见仪式已成,全部站起身来,簇拥着莱戈拉斯,向幽谷花园里走去。

一路上,莱戈拉斯的心情紧张里又掺杂着兴奋,而跟在后面的瑟兰迪尔则略显怅然若失。一行人来到花园里,围绕着水镜站成一圈。凯兰崔尔女王闭上眼睛开始念动咒语,预言水镜渐渐起了波澜....片刻之后,水面上开始显现出密林的景象来。只见镜中的密林战火纷飞,一队队精灵似乎正在和敌人战斗,莱戈拉斯骑在白马上的身影一闪而过。场景又逐渐转换到密林之外,外面的世界似乎也并不太平,到处都是战争之后的痕迹。莱戈拉斯的身影在沙尘中若隐若现,身后似乎还模模糊糊地跟着几个人。大家看着这惨不忍睹的场景,正暗自心惊,女王却如神灵附体一般突然睁开眼睛,用飘渺神秘的声音说出了一个更加不祥的预言:

邪恶随时苏醒,盛世即将结束。

黑暗的火焰吞噬一切,只余肆虐后的灰烬。   

暗之封印重现于世,始作俑者的抉择将决定世界的命运。   

邪火之力于尔身显现,暗王的诅咒祸及身边。   

放任家乡成为世界毁灭的开始,抑或带着厄运上路,甘为毁灭世界的罪人?   

坐视红莲火焰烧尽万物,抑或舍身成仁,把邪恶葬送在末日火山? 

预言原文:邪恶将醒,乱世将近。业火肆虐,只余灰烬。封印重现,汝定乾坤。身染诅咒,祸及周边。保全一己,献国为祭,或入厄途,甘为罪人?红莲燃尽,玉石俱焚,或则成仁,归恶本源?

预言的余音未落,只见水镜中突然红光大炽,一切影像都被一团烈烈燃烧的火焰吞没了。在张牙舞爪的血色魔焰中,猛然间睁开了一只巨眼!那巨眼散发着妖异的黄色光芒,黑色的瞳仁如同一个无底的深洞,通向无尽的虚无。众人看到这诡异的情形,在震惊中还未及反应,那巨眼却突然闪出一道耀眼的金光,直直向莱戈拉斯射去!

莱戈拉斯此时头脑中一片空白,整个人仿佛被黑色的瞳仁吸去了灵魂,呆呆地直视着金光扑面而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大手猛地把他推到一边,金光没有命中目标,却误伤到了那只大手的主人--瑟兰迪尔。只见精灵王肩膀挨了一记重击,远远摔倒在地上。

女王从预言状态中清醒过来,魔眼也从镜中消失了,预言水镜慢慢恢复了平静。莱戈拉斯也从茫然中恢复,他第一时间跑向摔倒在地的父亲,将他半扶起来,抱在怀里。瑟兰迪尔的左肩严重受创,鲜血从伤口中汩汩地涌出来。脸色惨白的他,动了动嘴唇,却似乎已经无力说话。他充满歉意却又满足地看了儿子一眼,慢慢闭上了眼睛。

“Ada! 你醒醒,醒醒!” 莱戈拉斯的脑海里闪过母亲去世时的惨状,为什么,为什么同样的事情居然又发生在了自己父亲的身上。他慌乱地用长袍下摆胡乱地裹住流血的伤口,然而血迅速染红了他的长袍,根本无法止住。

爱隆王、甘道夫和凯兰崔尔女王也围拢过来,看到这种情形心里都不禁暗暗叹息。爱隆王走上前去,看了看瑟兰迪尔的伤势,又摸了摸他的脉搏,说道:“只是受伤较重,还好没有性命之忧。” 说着便把手轻按在瑟兰迪尔的左肩上,一团白光包裹住了伤口,片刻之后,流血止住了。他看看一旁神色焦急而忧虑的莱戈拉斯,安慰他说:“你放心,没有大碍。只是你父王最近身体比较虚弱,这次又受伤甚重,可能要卧床休息一段时间了。” 莱戈拉斯略微安心地点点头,横抱起昏迷不醒的父王,在女王的引领下,走回王宫内殿。

瑟兰迪尔感觉自己漂浮在一个漫无边际的虚无空间,目力所及之处都是白茫茫一片。感觉不到四肢的存在,也无法控制它们。他意识到也许自己的肉体并不存在,现在的他只是一个精神体。这就是死亡吗?他仿佛已经与这白色的虚无融为一体,不复存在又无处不在。

一个女人慢慢从这白色中浮现并渐渐清晰起来,果然,那是莉莉丝。“我知道,只有我死了才能真正与你相聚。我现在已经死了,对吗?” 瑟兰迪尔又发觉到自己似乎并没有说话,这些话,也许可以称之为思想本身,作为自己的也是白雾的一部分,以一种无法形容的方式向四面八方散去,也从四面八方涌来。莉莉丝站着悬浮在这虚空里,她是有形的。

“我的王,您没有死,但是我死了吗?这对您来说的确是个问题。”莉莉丝笑吟吟地说道。

“亲爱的,虽然我很不想那种不幸发生,但是你的确是死了,不是吗?就在我的眼前。” 瑟兰迪尔感觉到自己迷惑的情绪波动。

“人的存在与消亡有很多种形式。比如说我的死亡,那代表了我在人世间一种存在形式的终结。比如现在的我,”莉莉丝指指自己的身体,“您觉得我现在又是以何种形式存在的呢?”

“我想,这是你的灵魂?”

“灵魂?也许算是一种说法吧。”莉莉丝微笑着。“事实上,我一直存在于您的心里,不是吗?是您的思念,您的不舍,您对我不变的爱意,塑造了现在的这个我。当我尚在人世时,并不知道人死之后会不会有灵魂。现在我明白了,往生者的灵魂就是在世的人对死者永恒的怀念。我的确与您同在,我因您的眷恋而存在,因您的释怀而消亡。我因您的生而生,因您的死而死。”

“那我为何总是无法梦到你呢?我多么想再次抚摸你的秀发,多么想再次拥你入怀?”

“我的王,那是因为您太执着于我在尘世间肉体的死亡。悲伤蒙蔽了您的眼睛,也让您忽略了爱的真谛。您的执念,让您沉迷于魔戒制造的幻境中无法自拔。然而现在,当您抛开假象重新审视自己的内心,您看到了我,这比一切虚假的美好都更为真实,不是吗?继承了我的一切的莱戈拉斯,难道不是上天送给您的最真实美好的礼物吗?珍惜他吧。” 莉莉丝微笑着隐隐消散,声音却清晰地在白雾中回荡:“不要执迷于表象,正视自己的内心您才能看得到真正的我,真正的莱戈拉斯。” 

白雾渐渐褪去了,眼前的一切明亮而清晰起来,瑟兰迪尔睁开了眼睛。


评论(18)
热度(21)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