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被嫌弃的莱戈拉斯的一生•上 第十九章:父之殇

百粉撒花!小莱献上初吻一枚,谢谢各位看官捧场,以后也请多多施舍小红心哦!@水宝 亲爱哒,肉文我明天补给你吧,本来从 @不爱吃鱼 拿了一个梗想说写肉文的,写了一半有些写不进了,哈哈哈哈,不过我一定会写完的,请放心,哇咔咔。 @吃猫的鱼3213252814  更文了更文了,快来爱我!

------------------------------------------------------------------------------------

甘道夫和瑟兰迪尔并肩前行,莱戈拉斯随侍在侧,一路来到了书房。精灵王看了看想要一起进来的儿子说道:“你先回避一下。” 王子向甘道夫投去了求助的目光。老巫师立刻会意,问道:“有必要回避吗?” 精灵王的脸沉了下来:“有。” 莱戈拉斯自知再无商量的余地,只得答应着退了下去。

瑟兰迪尔目送着儿子走远,这才推上了大门。一回身,甘道夫已经把一杯酒递了上来:“说说吧,到底所为何事?” 他接过了酒,随即喝上一口,说道:“想必莱戈拉斯都告诉你了吧?还用我说吗?”

“你还是这么敏锐。” 甘道夫笑道:“从来不出宫迎接别人的你,刚才居然降阶相迎,你我相交多年,这可是头一遭,我还真是与有荣焉啊。” 瑟兰迪尔轻笑一声:“呵呵,别得意,我并非单纯为了叙旧才找你来的,而是......” 他从领口中扯出那条金链,把戒指解下来放在桌上。

“我得到了这个。”

即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这小小的黄金戒指出现在甘道夫面前时,他仍然感觉到了那巨大的震撼,这戒指与此刻正放在他贴身口袋里的火之戒纳雅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这种相互吸引,彼此感应的共鸣来自于一个古老而黑暗的咒语,甘道夫几乎立刻就明白了这到底是什么。他从桌面上拿起这枚戒指,走向壁炉:“那么就让我来告诉你,这到底是什么。”正说话间,他冷不防就把戒指丢进了正在燃烧的壁炉里。

“你要干什么?” 精灵王完全没有意料到甘道夫会有如此举动,不禁失声叫道。

“别急,等一等。” 甘道夫抬手制止。他看着戒指在火焰中炙烤,过了一会儿,拿起手边的一把火钳把它夹了出来。“伸出你的手,瑟兰迪尔。” 精灵王疑惑地伸出手,甘道夫把戒指放到他的手上。一丝熟悉的凉意从手掌传来,瑟兰迪尔惊讶地发现这戒指在烈焰中如此长的时间居然毫发无伤,冰冷如常。

“你看到了什么?”甘道夫紧张地问道。瑟兰迪尔翻来覆去的打量着这枚戒指:“并没有什么.....”话未说完,只见两行金灿灿的镌刻文字逐渐显现在戒指的内外两边,他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出现了两行谈格瓦语系文字,但是我却看不懂。” 

“这是用古谈格瓦文字写下的两句黑暗语(black speech),如果翻译成现代精灵语,相信这两句咒语你应该也听说过。” 甘道夫一脸凝重,用精灵语念了出来:“至尊戒,御众戒;至尊戒,寻众戒;魔戒至尊引众戒,禁锢众戒黑暗中。”

“这.....这是....” 瑟兰迪尔简直不能相信自己居然能亲眼看到这两句传说已久的咒语。

“没错,这就是黑暗魔君索伦在末日火山的烈焰中铸成的戒指,至尊魔戒。” 甘道夫用沉重的口气说道:“如今索伦的灵体已经在魔多逐渐修成。魔君索伦与魔戒本为一体,索伦一直在寻找魔戒。一旦灵体修成,魔戒就会同时被唤醒。它会听从主人的召唤,操纵一切可操纵的力量回到魔君索伦的身边。到那时,黑暗就会再次笼罩大地。所以,你必须舍弃对它的欲念,把它藏在一个稳妥的地方,万万不能被索伦找到。” 说着,他拿出一个信封,递向瑟兰迪尔。

精灵王托着这枚戒指,慢慢伸向信封,突然他握紧了拳头,把戒指紧紧攥在手里。“不,我不能。”

甘道夫看着这个向来高傲自负的精灵王,此时低垂的眼帘却无法掩藏内心的纠结与脆弱,他那颗向来冷静理智的心,被撼动了。他犹豫再三,最终还是说出了口:“瑟兰迪尔,我知道你为什么无法放弃。魔戒会利用持有者内心的最大弱点来制造梦境或幻象,进而全面操控和改变人心,这一点莱戈拉斯早就提醒过你了吧?你明知道现在一切关于她的所见所闻都是虚幻,为什么还要沉迷于其中呢?你把莱戈拉斯当做她的替代品,这对于你唯一的儿子公平吗?他想要得的是真正的父爱,不是这种虚幻而扭曲的感情。” 甘道夫轻按住瑟兰迪尔那只紧握着的拳,眼神里丝毫没有责难与失望,只有朋友间的安慰与同情。“逝者已逝,莱戈拉斯眼看都要成年了,你为何还无法放下呢?”

瑟兰迪尔那只握着魔戒的手颤抖了,整个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他轻轻推开甘道夫的手掌,转身踱向窗口。窗外清晨的阳光明媚而温暖,却丝毫也无法驱散压在他心头的乌云。“米斯兰达,你身为迈雅,早已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沧海桑田。我们精灵永恒的生命在你面前也不值一提。你曾经对我说过,神摆好了棋局,你就是那个在正确的时间把正确的人放在正确轨道上的人。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操纵者,可曾尝试理解我们这些渺小棋子的情感?在你经历过的几万万年里,可曾尝试寻找过一段让你心动的真情?”

瑟兰迪尔推开窗户,遥望着无际的蓝天。阳光像一把把金色的利剑,穿透了他那仿佛已经轻如烟尘的身体。“何其有幸,我遇到了那个能让我燃尽一生去爱的另一半。但又何其不幸,命运残忍地撕开了我的身体,夺走了她无辜的生命。这真的是命运吗?她本不该死的,不是吗?是脱轨的命运把她抛进了死亡的深渊。放下?我这仅余一半的残躯如果还有什么是可以放下的,那也就只有这破碎残缺的生命了吧。”

“哪怕不朽如我,历尽万世沧桑,也没有资格评断质疑一个人的真情。” 甘道夫走近那个绝望的背影,替他关上窗子,把阳光的利剑挡在了窗外。“但是作为一个也许将永恒存在的国王,一个孩子的父亲,你的生命从来就不仅仅是为了她一个人存在。她的精神难道不是与这密林永存?她的血脉难道不是流淌在莱戈拉斯的体内?她的灵魂难道不是与你同在?她的遗愿难道不是要你好好保护密林的子民和继承人?她与你的感情远远不止爱情那么简单。所以,别让名曰爱情的执念蒙住了你的双眼,虚幻终究是虚幻,珍惜和爱护眼前那些被你忽略的人,才能真正感受到她的灵魂与你合为一体,永世不朽。”

“我知道这些年来我愧对那孩子,” 瑟兰迪尔转过身来,依旧垂着双眼,无法直视甘道夫的眼睛。“再给我一点时间,莱戈拉斯成年之前,我一定会妥善处理好魔戒。那孩子和我在一起的时间还长,以后我会用尽余生去补偿他的。”

“好吧。” 甘道夫叹了口气:“不过世事白云苍狗,珍重当下,犹未晚矣。” 说罢,他推开门走了出去。

甘道夫走后的那天傍晚,瑟兰迪尔一个人来到了他的秘密花园,这里是一个平常没有命令任何人都不得靠近的地方,他只带莱戈拉斯来过一次。这个小小的秘密角落实际上是为了她存在的。

还记得那年刚从战场上继承了王位的他带着王妃莉莉丝回到密林,是一个秋日的傍晚。才刚成年不久,仍旧稚气可爱的莉莉丝,吵着要去后花园看她在密林王宫里的第一个落日,于是他们便一路信步来到了这里。

这片小小的空地似乎被园丁遗忘了似的,并没有被精心打理。四周的树上缠挂着藤蔓,夕阳被相互纠缠的树藤和枝叶切割得支离破碎,余晖就从这些空隙中撒进来,把长在四周的野百合染成了金粉色。她却一下子就爱上了这个有些荒芜的角落。

“这里真美,一种漫不经心的野生之美。”莉莉丝满心欢喜。“可惜却没有坐的地方呢,好想坐下来仔细欣赏夕阳美景....” 环顾四周,她有点遗憾地说。

“这很容易。” 他微笑着略抬了抬手,那些漫生漫长的藤蔓突然像有了生命似的开始动起来。它们相互盘结,不一会竟长成了一个吊在树枝上的木藤秋千,视野也随之开阔,露出了完整的夕阳、被晚霞染红的天空和远处波光粼粼的长湖。

“哇,你的魔法原来是用来做园艺的啊!”莉莉丝的眸子透着惊喜的闪光。“不仅园艺,” 他宠溺地对她笑笑 :“我的魔法是为了满足你所有的梦想而存在的。”他横抱起她那轻若羽毛的身体,把她稳稳放在秋千上。夕阳把他们接下来的那个长吻镀上了一层甜甜的蜜糖色。

此时的瑟兰迪尔,正坐在这个充满了回忆的秋千上,晚景如昔,那个美丽的天使却已经不在将近一千年了。

他从口袋中取出魔戒,在夕阳余晖中反复端详,这真的是千万年来多少代人流血厮杀想要得到的魔戒吗?也难怪,它的魔力没有谁能够抗拒。

正在这时,耳边轻轻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陛下.......”  

这声音.....是莉莉丝!

瑟兰迪尔带着不可置信的惊愕转过头去,魔戒的作用一向来只会让他恍惚把莱戈拉斯看成她,但那也只是一瞬间,从来未曾有过如此真实的幻觉,居然能够听到莉莉丝的声音。但是!果然!他看见了她!她就在他的背后,在如血残阳的光辉中,犹如一个重新降临在凡间的天使,周身散发着圣光。

“莉莉丝......” 瑟兰迪尔刚想站起来,一只柔若无骨的手伸过来,按在了他的肩头。“是我,我的王......” “这是仍然是幻觉吗?还是我的梦境?抑或这其实是莱戈拉斯?” 瑟兰迪尔喃喃问道,像在自语,又像在问她。可是这柔软手指微微按下的力度,这垂在脸边惹人心痒的金色卷发,这似有似无熟悉的百合清香,这的的确确都是莉莉丝独有的。

她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转过去走到了他的身前。他终于真切地看清了她那湛蓝如湖水的眼,依然那么清澈,不染凡尘的纯真。莉莉丝欠身坐在他的身边,胳膊勾住了他的脖颈,把唇轻轻地贴在他的脸上,给了他一个轻吻。“我的王,我看得到你的思念。”

瑟兰迪尔的头脑完全停止了转动,他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她坐在身旁的身体,分明如此真实,她呵在脸颊边的呼吸还带着体温,可是她......瑟兰迪尔的眼神渐渐迷离了,他已经无法思考,也不想思考,哪怕幻觉也好,他此刻只想再次拥有她,哪怕只有一秒。

他捧住她的脸颊,抚摸着她柔顺的秀发,嘴唇贴在了她那红润的唇上......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飘渺地传来,含混不清地呼唤着他:“Ada…..嗯....是我.....唔....您....?” 瑟兰迪尔不情愿地把自己拉回现实,却发现自己吻的是他的儿子莱戈拉斯,自己的手正捧着他通红的脸颊,而莱戈拉斯正挣扎着想要推开他。

“哦,维拉在上!” 瑟兰迪尔猛地从秋千上站起来。“你是怎么进来的?!没有我的允许你怎么可以进来!”

“对不起,ada, 只是晚餐的时间到了,我到处找不到您,想着也许您会在这里观赏落日....可是,刚才,您是把我当成.......” 莱戈拉斯的红潮未退,脸颊仍旧红得像远方天际尚未落下的夕阳。

“对......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 瑟兰迪尔觉得窘迫极了,平生第一次语无伦次起来,“我...我恐怕这段时间都不能再见你了,这....这....对你不公平。等我处理好自己的事,我们再来好好谈谈。” 手心里的魔戒传来一阵阵沁入骨髓的寒意,瑟兰迪尔心里一阵愧疚,他再没有看莱戈拉斯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莱戈拉斯站在夕阳的余晖中,看着渐行渐远的父亲的背影,轻声自语道:“我并不在乎您把我当成母亲的影子,但我不想是因为魔戒的操控。Ada, 我只想得到您一点点的爱....哪怕只是在您心里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  

评论(34)
热度(21)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