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被嫌弃的莱戈拉斯的一生•上 第十八章:父之爱

我是标题党,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吃猫的鱼3213252814  @水宝 

-----------------------------------------------------------------------

莱戈拉斯把下巴抵在父亲的肩上,被父亲抓住的那只手里,还紧紧攥着戒指。对于这戒指,他又爱又恨。即使明知道是一个魔物,却不知怎的,就是不想把它拱手送人。他犹豫着,踌躇着,久久不肯松手,掌心里已经出了一层冷汗。这时一股温暖从父亲的手上传来,仿佛在鼓励他该放下了,这沉重的负担,你一个人是无法承受的,交给我吧,天大的事也有父亲给你依靠。

他终于艰难地下定了决心,缓缓张开手掌握住了那只大手,把戒指暗暗交到了父亲手上。瑟兰迪尔摊开掌心,打量着这枚微微闪光的戒指,问道:“这是什么?” 

莱戈拉斯在父亲的肩膀上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不过我想这大概就是咕噜说的那个‘宝贝’。” 他放开手臂,走到瑟兰迪尔身旁,“它可以使人隐身。但更令人恐惧的是,它好像有一种魔力,可以通过梦境或幻境来控制持有者的意识和思想。而持有者则会对它产生一种强烈的占有欲。” 莱戈拉斯单膝跪下,“它混乱了我的心,让我产生了许多错误的想法,也做了很多荒唐的事。我觉得我无法再对您隐瞒下去了,对不起,我对您说了谎,也让您担心了。请您保管它,妥善地处理这个魔物吧。”

儿子诚恳的态度让瑟兰迪尔有气也消了大半。他低头看着儿子的眼睛问道:“之前的事,尤恩已经向我报告了。我既往不咎。不过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出走吗?”

瞬间莱戈拉斯的脸红了起来,他低垂下眼帘,不敢直视父亲的眼睛。“那天的前一个晚上我喝了很多酒,醉到都不知道是谁把我送回了寝宫。早上起来我的脑袋混乱极了,很多荒谬的念头让我觉得似乎只有离开才能解开您与我彼此的心结。幸好我再次回来,见到了您才知自己错得离谱。您怎样惩罚我都罪有应得,可是尤恩并没有错,他只是按照我的命令办事而已,能恳请您放他出狱,酌情处理吗?” 

看看脸红羞愧又认真求情的儿子,瑟兰迪尔不禁觉得这孩子可爱极了,忍不住想要欺负他一下报仇。他故作为难地考虑了好久,“尤恩啊.......” 突然语气一变:“我不过是对外宣称把他关起来了。其实我是他派到密林外办事去了。不过你的提议不错,以后当值的士兵必须禁酒了。”

莱戈拉斯抬起头,迷惑地看着父亲,忍不住问道:“啊?您为什么要对外宣称关他关起来啊?” “为了你啊,”瑟兰迪尔微微一笑:“ 如果你藏在密林或者仍在密林附近,这消息早晚会传到你耳朵里的,我不信你会对你的'朋友'见死不救。

小闯祸精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又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您打算怎样处罚我呢?” 瑟兰迪尔表情凝重, 他用十分严肃的语气说道:“我罚你帮我打扫房间,注意,不许用魔法。还要再编一个花冠,现在的这个我已经戴腻了。”

趁着儿子欢欣鼓舞地开始打扫房间时,瑟兰迪尔悄悄收好书桌上的信件,回到内室换上了正装长袍。他并没有去花园里喝茶,而是来到了书房。站在书房的窗台前,他再一次把那个戒指放在掌心。这小小的一枚戒指,却似乎有着一种摄人魂魄的力量深深攫住了自己的心。无怪乎莱戈拉斯被他迷惑,此时竟连自己也心神荡漾,甚至甘愿把自己的灵魂交出来供它驱使,只为永远地把它留住身边。瑟兰迪尔稳了稳心神,不,身为一国之君,我岂能匍匐在区区一枚戒指之下。既然我拥有了它,那我就应该是它的主人。只是这戒指看着实在眼熟,不知到底是何来历。看样子,只有等那个人来才能有定论了。

他很想把戒指放到一个稳妥的地方秘密收藏起来,可是莫名地还是觉得放在身上才能安心。瑟兰迪尔努力地说服自己,这并非戒指的诱惑而是自己的决定,最后还是像莱戈拉斯一样用金链穿起来戴在了脖子上。

他从袖口中拿出那封写给莉莉丝的信,两指一碰,便有一簇蓝色的火苗点燃了它。信慢慢燃烧起来。莉莉丝啊,虽然莱戈拉斯的回归让我倍感欣喜,但为何不祥的预感仍挥之不去呢?已在彼岸的你可看到了什么?为何如此狠心,连梦里都不肯见我一面?

燃烧的火焰越来越大,瑟兰迪尔恍惚间竟看到那团火焰之中隐隐是莉莉丝微笑的脸。“我的王....我的灵魂将与你合为一体,永世不朽.....” 飘渺的声音隐约从四面八方传来。“ 莉莉丝!”他轻声唤道。然而火焰已经熄灭,黑色的灰烬从指间飘落,散了一地。瑟兰迪尔回过神来,一时间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这是戒指的幻象还是真的莉莉丝芳魂有感?不管是什么,他的心里却依然感到了一丝安慰。

自从瑟兰迪尔得到了魔戒,莱戈拉斯觉得自己的春天好像不合时宜地在这个已然开始飘雪的冬季提前到来了。整个冬天,他曾经向往的那些梦中情节,全都成了真。一向冷淡的父亲好像要着意补偿他似的,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宠爱。

他们在温暖的壁炉前读书,在漫天的飞雪中徜徉,在寒冷的冰湖上钓鱼,在银装素裹的密林里策马驰骋。甚至有一次,父亲还带着他去到了后花园里一个他从未发现过的秘密所在,他们坐在一个古藤缠绕而成的秋千上看夕阳西落,晚霞满天。这爱来得太过突然,莱戈拉斯猝不及防地被爱包围,让他时常怀疑是不是掉入了另一个梦境。虽然这个冬天可能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回忆,但在这美得像梦的现实背后却好像隐隐透着一丝诡异。

敏锐的莱戈拉斯发现,一向精力充沛、精明强干的父亲最近却经常晃神儿。壁炉里的火焰,飞舞的雪花,湖上的冰窟窿,密林一处长着百合的空地,后花园的古藤秋千都是他常常发呆的对象。然而最常让父亲愣神的,是自己。父亲常常呆望着他好久好久,眼神里充满了深情与爱意。莱戈拉斯有时要呼唤很久,他才能回过神来,每当这时父亲总会满含遗憾地摸摸他的脸颊,长叹一声走开。

父子这几个月耳鬓厮磨的生活并未让瑟兰迪尔的身体恢复起来,反倒日渐消瘦、苍白了。莱戈拉斯似乎从未见过这么失魂落魄的父亲,那形销骨立的身体好像已然变成了一个一碰即碎的透明躯壳,而魂魄早已游离在驱壳之外了。他十分确定这显然是戒指的作用。他不知道父亲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但曾经深受其害的自己深知这种无法言说的痛苦。父亲的状况令人担忧,仿佛不知何时就会像初春的残雪一样,在乍暖的天气里轰然烊掉。他只能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父亲的身体与灵魂,却不敢贸然提出丢掉戒指的建议。因为他也知道,下定舍弃戒指的决心,实在需要比死更大的勇气。他时常后悔不该交出那个戒指,原以为冷静理智、意志坚定的父亲可以抵御戒指的诱惑,可是现在看来,竟是他害了他。莱戈拉斯的负疚之情不禁又油然而生。父亲对他越温情脉脉,他就越惭愧自责,在这快乐并痛苦的煎熬下,终于,那个人来了。

那是隔年初春的早晨,莱戈拉斯早早就出了宫,他一时心血来潮想采开春第一批沾着露水的迎春花给父王做花冠。他正站在丛中挑选最美的花枝,却突然看到两个人披着晨露,迎着朝霞远远地骑马而来。那两个人,居然是好久未见的尤恩和灰袍巫师甘道夫。看到这个和自己一起喝过酒的朋友,他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快步走过去,拦住了甘道夫和尤恩的去路。

“米斯兰达,好久不见了。”莱戈拉斯向甘道夫匆匆打了个招呼,便转头去问候尤恩:“你还好吗?父王那时候有没有处罚你?都是我连累了你,对不起。” 尤恩慌忙跳下马来,单膝跪倒:“王子殿下,好久不见。陛下并没有惩罚我,他把我派到密林外去请米斯兰达大人了。陛下一向可好?” 王子听到这句问候,停了片刻,随即答道:“他很好。”

“莱戈拉斯·绿叶,快点带我们进宫吧,我可是好久没有见到我的老朋友,你的父亲了呢。”甘道夫也翻身下马说道。

王子凑近甘道夫,悄声在他耳边说:“您是应该去看看我父王了,我现在十分担心他的状况呢。”

“发生什么事了吗?”甘道夫问道:“你父王约我前来并未提起具体原因。”

“这....之前的原由可能是因为我,现在已经牵扯到他了。” 莱戈拉斯转过头去对跟在后面的尤恩说道:“尤恩,你先去王宫向陛下报信吧,我和米斯兰达随后就到。”尤恩答应了一声,翻身上马,向王宫飞驰而去。

“米斯兰达,我不知道父亲找你来所为何事,我倒是有件事想向你请教一下。”莱戈拉斯看到尤恩已经走远了,他才开口说道。接着就把如何得到戒指、如何受到戒指的蛊惑离家出走以及父亲得到戒指后的种种异常表现都跟甘道夫仔细说了个清楚。

甘道夫听过之后,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不置可否。“我想到了一些事情,但是现在还无法确定。我需要见到你父王和那枚戒指,才能印证我的判断。” 莱戈拉斯点了点头,“是的,我相信你可以帮助我的父亲。请你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把那枚戒指从我父王身边带走,如需要任何协助,我在所不辞。”

正说着,两人已经走到了宫殿大门外。这时,大门无声地打开了,从不出宫迎客的精灵王瑟兰迪尔,居然穿着正装长袍站在门内:“米斯兰达,我的老朋友,你终于来了,快进来吧。” 说完瑟兰迪尔和他的一对亲兵转身向内殿走去。甘道夫回头看了看已经目瞪口呆的莱戈拉斯,故作轻松地笑道:“他不仅出来迎接我,还一本正经地叫我‘老朋友’,看样子是病得相当严重啊....” 莱戈拉斯苦笑着摊摊手,和甘道夫一起快步跟了上去。

评论(26)
热度(15)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