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被嫌弃的莱戈拉斯的一生•上 第十二章:索林之死

大舅对比尔博孤独的告白。幕已落,人不知。

 @吃猫的鱼3213252814   @水宝 

--------------------------------------------------------------------

灰袍巫师不再看瑟兰迪尔,他明白,睿智的精灵王无论如何还是不得不接受的。几千年的人生经历,不算太长,但也足够他学会接受命运了。

甘道夫抬头望向北方的天空,天边黑压压的一大片乌云向这边袭来。近了,更近些了,原来是成千上万双巨大的翅膀遮住了天边的太阳,是巨鹰!是变形兽和巨鹰的部队来了!“瑟兰迪尔,我们的礼物提前到了!” 

精灵王抬起头,看到这及时赶到的援军,顿时心里有了底,向外城的士兵发出了反攻的命令。巨鹰的部队一赶到就立刻投入了战斗,丹恩那里本已即将崩溃的形势立刻大为扭转。安谷镇城下的士兵也士气大振。

为首的一只巨鹰,径直向指挥塔楼飞来,爪子上好像还抓了什么东西。直到飞到塔楼上方它才慢慢降落,放下了两个衣衫褴褛,满头满脸是血,奄奄一息的人。甘道夫走上前去,发现居然是奇力和菲力。菲力受伤十分严重,昏迷不醒,气息已经极其微弱。奇力虽然也是一身血迹,浑身是伤,但看起来还十分清醒,没有生命危险。

奇力被巨鹰放下来,环顾四周,似乎还有些搞不清状况。但当他看到灰袍巫师和精灵王时,立刻就明白自己身在何处了。“瑟兰迪尔陛下,甘道夫!我的天啊,遇到巨鹰的帮助我真是幸运极了!快救救菲力,他受了重伤,快要死了!” 甘道夫走上前去,探了探鼻息,眼睛里不易察觉地露出了一丝惋惜的神情。他挥挥手,两个精灵士兵上来,把菲力抬了下去。

“奇力,不用担心,我们把他送去内城医治,应该还有希望。现在来告诉我们索林的事吧。”甘道夫冷静地说。奇力沉默了一下,说道,“索林派我回来只是要我告诉你们,阿索格就交给他了,让你们趁敌方群龙无首,马上反攻。”

“我们已经这么做了。”瑟兰迪尔说道。“那么索林呢?他现在情况如何?”

“索林他.....我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活着。”奇力突然哽咽了,“我们登上乌丘之后,顺利得有些反常。一路上除了有几个杂兵,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我们早该想到,这是阿索格的诱敌之计!”奇力回忆着,仍是一脸的惊恐不定。“阿索格把我们诱至乌丘的一个冰湖上,突然发动了袭击。菲力替索林挡下阿索格的偷袭才伤成这样,我上前要和阿索格拼命,反而被他制住,差一点就要被扔下悬崖。是索林救了我的性命,他拖住了阿索格,让我带着菲力回来报信。我爬到半山腰时,就被巨鹰救了起来。”奇力说着,直懊恼得顿足捶胸,“我真是傻瓜!混蛋!阿索格那么强悍,谁知道索林能不能对付得了他!早知道你们已经反攻,我应该留下来的!大家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现在索林生死不明,菲力也气息奄奄,我一个人苟活有什么意思!我真是个懦夫,怎么能把索林孤单单一个人丢在那里!“

“奇力,你做得很好,不必自责。你带来的消息给了我们必胜的信心。你回来,菲力还有希望,你要留在那里,他岂不是必死无疑?” 甘道夫安慰道。

“你无需担心索林,我已经派陶烈尔过去乌丘支援了。想必她现在应该已经到了。” 瑟兰迪尔说道。

“陶烈尔?!” 奇力瞪大了眼睛,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一个人去乌丘岂不是非常危险?”奇力低下头,自言自语地琢磨着。“怎么,你认识她?”瑟兰迪尔故作诧异地问道。甘道夫看了他一眼,低头兀自偷笑了一下。

奇力看着精灵王冰冷地好似要杀人的脸,犹豫了良久,最后还是鼓足了勇气,下定了决心,“是的,陛下,我认识她。我有个不情之请,战斗结束后,我可否再见她一面?” 瑟兰迪尔盯着这个强作镇定的矮人小伙子,心想这小子在矮人里也算相貌堂堂了。他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说道,“你们的情况,我倒也略有耳闻。你先下去吧,这件事容后再议。”

奇力对精灵王这模棱两可的回答实在摸不着头脑。他回头看看甘道夫,甘道夫朝他微微点了点头,“跟我来吧。” 

此时的索林,他平躺在乌丘冰湖的浮冰上,鲜血好像沸腾了一样,汩汩地从胸前的伤口里涌出来。热血融化了身下的浮冰,染红了身旁阿索格苍白的尸体。
就在刚才,当已经受伤甚重的他被阿索格掀翻在地,锋利的尖刀随之刺下时,他迅速抬手,举起那柄精灵打造的宝剑架了上去。在刀剑相较的几秒钟空隙里,索林已经明显感到自己虚弱得毫无招架之力了。他那并不擅长计谋的脑袋意识到,同归于尽也许是最后的胜算。况且还有秘银宝甲在身,说不定还有一丝侥幸。一瞬间,却突然想到,那穿了大半生的秘银宝甲已经不在这里了,它被穿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于是他看着阿索格充满杀气的眼睛,笑笑,手上慢慢放松了格挡的力度。

索林睁大眼睛看着尖刀一点点刺向自己的胸膛,一点也不后悔。不知道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呢?是不是在安全的地方?

尖刀刺进来了,是因为乌丘上太冷吗?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疼痛。他会不会冷,会不会受伤?他这种温和如小动物般的男人,是怎么也无法上战场的啊。希望秘银宝甲可以保护他吧。

尖刀已经刺得够深了,阿索格即使要拔出来也要颇费一番力气吧。那么,就是现在!索林突然举起了宝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它刺进了阿索格的心脏!然后猛一翻身,把敌人压在身下,用尽全身力量压着宝剑越刺越深,直到听到“咔”的一声,宝剑穿透了浮冰,把阿索格钉在了冰面上。

阿索格的脸定格在了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的眼睛里最后映着的是索林必胜的笑容。他的身体迅速在寒冷的空气里变得苍白,血顺着宝剑流进乌丘的冰湖。那黑色的血在水中四散开来,仿佛在书写着失败的序章。

索林确认阿索格已经死了之后,浑身的力量突然完全消失了。他翻倒在尸体旁边,再也无法爬起来。

他平躺在那里,天空开始飘起了细碎的雪花。已经感觉不到寒冷,也感觉不到疼痛。血已经没有流得那么凶猛了,似乎是快要结冰了吧?亦或是快要流干了吧?从刚才,就看到一队队的巨鹰从阿索格的头顶飞过。是援军来了啊,他们应该很快就可以胜利了吧?他呢?甘道夫一定可以好好地保护他,应该可以放心的。唯一的遗憾是,那句对不起,我无法亲口对他说了啊....

他平躺在那里,眼前一幕幕闪过一路来的情景。有欢笑与友爱,也有失望与背叛。伙伴们的脸在他的脑海中一一浮现。菲力,希望你能活下去;奇力,我知道你喜欢那个女精灵;巴林和其他的伙伴们,相信丹恩会很好地照顾你们.... 原来现在我的下场,就是对我贪婪的惩罚啊。一个人孤独地死去,死在这已然空无一人的雪峰之巅,死在这块惨白如月的浮冰上。是啊,没有了生死与共的伙伴们,即使有一整山的金子又有什么用,即使得到了阿肯宝石,也不过是一个可怜的孤家寡人。伙伴们,这是我唯一能为你们做的事了,希望我的忏悔能随风而去,让雪花送到你们的耳边吧。

他平躺在那里,意识渐渐远去。在最后模糊的回忆里,定格了他的笑脸。还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可爱,带着一点懵懂和天真。如果世界上的人都能够像他一样,看重笑语和美食,轻贱黄金和白银,那么这个世界将会快乐多了。他说,我要把橡果带回去,种在自己的花园里;他说,我不能要,我是一个无用的霍比特人,不是一个战士;他说,一个真正的王不应该失信与人,与民离心。对不起,我失信了,我没办法把你平安地送回夏尔,看着你把橡果亲手种下。当很久很久以后,你坐在你那无比舒适的摇椅上,看着花园里结满果实的橡子树时,你会想起我吗?一个曾经误会过你,还没来得及跟你道歉就懦弱地死掉的矮人?对不起,说一千遍对不起,让这些雪花带给你。

他平躺在那里,雪花覆盖了身体。自己好像已经冻在了冰上,无法动弹。就这样吧,在寒冷的山顶,和敌人一起,化作一块冰。开春之后,冰消雪融,我们就沉入湖底,如同这场战争一样,永远被人遗忘。在心里他默默地最后对他说道: “不管这个世界未来会怎样,我都得离开了。永别了!” 随后闭上了眼睛,逐渐放空的大脑想拼命地留住那张笑脸,似乎也已经无济于事。死亡,像一张网,把他牢牢网住,向虚无里拖去....

奇力跟随着甘道夫来到内城,看到了自己的兄弟躺在一张简陋的床上。守在他身边的是比尔博和小王子莱戈拉斯。甘道夫走到菲力身边,伸手搭在他的手腕上摸摸了脉搏,微微皱了皱眉,对奇力说:“我再去找医生。”说完便走了出去。

比尔博目送甘道夫离开之后,立刻回头问奇力:“索林呢?你们怎么会伤成这样?索林他没事吧?”

奇力摇摇头,“索林现在还在乌丘和阿索格战斗,我也不太知道情况。对了,他让我带一句话给你。他说,对不起,是他误会了你,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 

“不,我不原谅!”比尔博固执地说,“我现在要去乌丘救他,我要听他亲口对我说。”说着他就站起身来,想往外走。小王子拉着他的衣服,赶忙阻止他,“比尔博,你会打仗吗?”

“瑟兰迪尔陛下已经派陶烈尔去救他了,不出意外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奇力坐到菲力身旁说道,“再说索林也不会希望你去。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就算他回来了也会伤心而死的。”

“好吧,我真是没用。”比尔博沮丧地坐了回来。

菲力艰难地睁开眼睛,在床上微弱地喊道,“索林回来了?”  奇力赶忙握住他的手。菲力的手软弱、冰冷、毫无生气,他暗暗吃了一惊,但还是稳了稳心神说道,“是我,索林就快回来了。” 菲力看着他的双生弟弟,吃力地笑了笑,“那就好。我亲爱的弟弟,到现在,我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只好请你帮我告诉索林,对他,一直以来,我只有爱戴。在他加冕的时候,我的灵魂也会跟着一起喜悦。” 奇力努力地安慰着哥哥也企图安慰自己,“菲力,不会的,甘道夫说你的伤没有大碍。你会好起来的。你会看到索林带上王冠的那一天。”

“不会了,我自己清楚。”菲力微微摇了摇头,“我感觉到生命像燃尽的蜡烛,就要熄灭了。握着我的手吧,把我仅剩的一点力量送给你,愿我最亲爱的弟弟长命百岁。” 菲力使劲握住了弟弟的手,仅仅过了几秒钟,那手便无力地松开了。奇力徒劳地抓住那只已经没有了温度的手,失声痛哭。这时,又有两只小手放在了他的手上,一只宽短粗糙,一只修长白皙。奇力抬起泪眼,看到了两双同样悲伤却带着安慰神情的眼睛。

甘道夫带着军医赶来,发现为时已晚。他远远地看着这三个人执手相看泪眼,自己也不禁无语凝噎。

评论(7)
热度(11)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