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被嫌弃的莱戈拉斯的一生•上 第十一章:萨鲁曼的野望

 @吃猫的鱼3213252814  @水宝 

真相揭秘中,各种祸端已埋下。又虐又甜的剧情作者已精分....

------------------------------------------------------------------------------

城门的缺口尚未完全修复,不时仍有半兽人突破防御冲进城来,但小规模的厮杀也仅限于外城,内城的百姓暂时性命无虞了。城外的敌军想尽办法攻城,无奈精灵们的防御工事做得无懈可击,半兽人一时半会儿还无法破城。城内和城外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城下的白点慢慢从孤山向河谷镇移动着。越来越近。“他似乎是想进来。这太蹊跷了,到底有何目的?” 瑟兰迪尔冷冷地盯着那个白点,既像自言自语,又像在问甘道夫。

甘道夫手里拿着烟斗,又抽了一口,“何不就让他上来,看看他意欲何为呢?” 瑟兰迪尔斜睨了他一眼,不置可否。这时,萨鲁曼已经来到城下,似乎正在和城门附近的士兵交涉着什么。甘道夫按灭了烟斗,挥舞着它对着城下喊到:“放我们的老朋友进来吧。老友许久未见,上来叙叙旧嘛。” 士兵闻声放行。

不一会,萨鲁曼一个人走了上来.....嗯?还有莱戈拉斯?!瑟兰迪尔看到一个穿着绿衣的小小身影,就偷偷地躲在萨鲁曼后面不远,躲在指挥塔门口下面几节楼梯的阴影里。他不禁暗暗叹了口气,该来的总会来,该知道的也总会知道,时也命也,果非吾辈之所能也。

“库路耐尔,好久不见啊。看样子最近你在多尔哥多过得不错。”甘道夫略带嘲讽地问候道。精灵王则一脸铁青地背着手站在一旁,一语不发。

“米斯兰达,我倒是想和你叙叙旧。但只怕陛下不肯放我走啊。”萨鲁曼一副不把精灵王放在眼里的轻慢表情。

“库路耐尔,你说得对,今天你进了城就休想再活着走出这个门。” 瑟兰迪尔咬着牙说道。

甘道夫递给瑟兰迪尔一个忍耐的眼色,对萨鲁曼问道:“我只问你一句,你为何要投靠索伦?” 

“投靠?哈哈哈,我还没有沦落到要投靠谁的地步。” 萨鲁曼冷笑了几声。“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对,这就是我今天要来见你的目的。米斯兰达,作为迈雅,你我不知已经活了多少个世纪。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我们看惯了沧海桑田,世事变迁。然而我们从来就不是傍观者,神划好了轨道,我们把齿轮一个个按在正确的位置,命运之轮才能千万年如一日地运转。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不过是神手中的棋子,也包括我们。几万万年过去了,为什么你还没有对这个工作厌倦?” 

他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倾听着的甘道夫,继续说道:“我看烦了命运之轮一圈圈如常的工作,我想看看命运脱轨的世界。是我选择了索伦,并非他选择了我。我们达成协议,他帮我实现我的目的,我让他得到整个世界。我们不需要神,因为我们就是新世界命运的创造者。”

他把头转向强压怒火的精灵王,带着一丝无所谓的表情说道,“瑟兰迪尔,你无需问我,我现在就回答你。你最心爱的王子也不过是一盘大棋上的棋子,至于是什么局,我无意告诉你。我有兴趣的只是如果我丢掉了所有的棋子,抑或砸碎了棋盘,这盘棋还能否走得下去。”萨鲁曼说道这里,突然提高了声音,“你的王妃之死的确是个意外,如果她不是为了保护王子,也不会死。不过看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如彗星般从既定的轨道上跌落下来,我就仿佛听到了命运之轮崩坍的第一声脆响,她死得其所啊!”

杀妻仇人就在眼前夸夸其谈,用一种淡漠的口气叙述着莉莉丝的死,好像他杀死的不过是一只蝼蚁。瑟兰迪尔心中的悲愤再也无法克制,手按长剑剑柄,就要拔剑相向。突然间,只见无数道白光从塔楼门口飞过来,绑住了萨鲁曼。那门口站着的,是刚从楼梯口走上来,一脸惊愕与泪水的小王子莱戈拉斯。

“小王子,你的力量和你母后还差得远呢,”萨鲁曼丝毫不以为意,周身一用力,一道彩光闪现,立刻震断了莱戈拉斯的魔法绳索,小王子一下子摔到精灵王脚边。

瑟兰迪尔赶紧把他拉起来,企图拔剑的手放下了剑柄,紧紧地搂住了小王子颤抖的肩。莱戈拉斯强作镇定,他抬头看着那个凶手,眼睛里盈满了泪水:“是你杀了我的母后?” 

萨鲁曼竟似乎带着一丝惋惜与同情说道:“她本不该死,她是为救你而死的。” 

莱戈拉斯向后一个趔趄,精灵王手上暗暗用劲,才扶住了他。他不再说话,抱着父亲的腰,身体抖成一团。瑟兰迪尔顺势搂住他,那只大手温暖而有力,安慰着小王子那颗错愕又悲伤的心。他死死地盯着萨鲁曼,眼神如刀,在心里已经把他杀了一千遍一万遍。

甘道夫再也看不下去了,怒道:“库路耐尔,人各有命,你有什么资格玩弄别人的命运?!”

“玩弄?我没兴趣玩弄。你才是摆弄别人命运的人,神的帮凶。” 萨鲁曼冷笑道,“我只是想跳出自己的轨道,顺便报复一下神而已。若你仍是一个布局者,那我就还是那个搅局人。” 甘道夫愤怒地举起魔杖,还未等施法攻击,眼前又是一道彩光闪过,白袍巫师消失了。

塔楼上静下来,只偶尔听见小王子低低抽泣的声音。瑟兰迪尔心痛到无以复加。万没想到他守护了这么多年的真相,居然以这种最残酷的方式揭露了出来。他半跪下来,把小王子抱在怀里,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安慰着他。小王子把头抵在父王的肩膀上,用微微发颤的声音轻声问道:“Ada, 是我害死了Nana,是吗?”

“不,不是的。” 瑟兰迪尔的手颤抖了,“萨鲁曼本来要杀你,你母后是为了保护你,不幸被误伤而死。这不是你的错。” 

“怎么不是我的错呢?”莱戈拉斯带着哭腔,小声地说。他的脸靠在了父亲的脸颊上,那可怜的小脸,潮湿,冰凉,仿佛已经没有了生命。“如果Nana没有保护我,她就不会死啊。父王你这些年也不会这么难过了。我知道的,父王,我知道。”

父子连心,这些年,这孩子......瑟兰迪尔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伤痛,他狠命地抱住儿子,把头也抵在莱戈拉斯那小小的肩膀上,有点哽咽地说道:”我的王子,听我说。不要听信萨鲁曼的胡言乱语。如果他杀死了你,他就是杀你的凶手。可是他杀死了你的母后,那他就是杀你母后的凶手。你的母亲为了保护你而死,是希望你能好好地活下去,连她的份一起,努力地活下去。你并没有辜负她的期望,你继承了她的头发,她的眼睛,她的笑容,她的纯真,她的勇敢还有她的魔法。她没有死啊,她与你同在的,是不是?就在你的身体里。” 

瑟兰迪尔松开怀抱,拉起小王子的手。用最最温柔和坚定的眼神看着哭红了眼睛的莱戈拉斯,“我的王子,你以后的路将会怎样,我无法预知。但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保护你,直到你有能力保护自己和所爱的人那一天。如果有一天你走向远方,不再回来,也不要忘记,你的身边有你的母后与你同行,世界的某处有你的父王永远爱你。”

莱戈拉斯停止了哭泣。父亲的安慰虽让他感到如释重负,可是隐隐地在内心深处,萨鲁曼那似乎异常真实的惋惜口气却仍让他无法释怀。但无论如何,我决不能再让父王担心了。他握紧了父亲的手,用最最郑重其事的神情说道:“Ada,不管以后怎样,我都会努力地活下去。因为只要我活着,Nana就没有死,不是吗?”  这句软言慰语犹如儿子用温柔的手指,直直点在瑟兰迪尔的心坎上,安抚着他的悲伤。他一把把儿子揽回怀里,带着欣慰与安心。

父子俩互相慰藉着,心情渐渐平静下来。站起来环顾四周,却不见了甘道夫。塔楼的楼梯上响起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不一会,甘道夫带着比尔博出现在门口。“瑟兰迪尔,把王子交给比尔博,让他们去内城休息吧。我相信霍比特人的温暖微笑会治愈小王子的伤心。”

“陛下,有什么能为您和王子殿下效劳的,在下尽当竭力。”

“那就麻烦你带王子去内城,给他讲讲你和火龙的故事吧。” 精灵王看看这个浑身散发着温暖气息的小矮人,似乎非常同意甘道夫的意见。他拍拍儿子的头,温柔地说:“去吧,父王这里还要指挥战斗。等事情完了,我再去内城找你。” 小王子乖乖地点点头,跟着比尔博一步三回头地走下了塔楼。

瑟兰迪尔面对甘道夫,脸色沉了下来,“米斯兰达,你能否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萨鲁曼说的那个局到底是什么?那年出现在水镜里的那个人是谁?又和我的王子有什么关系?!” 甘道夫镇静地说:“老朋友,对不起。萨鲁曼说得对,我只是那个在正确的时间把正确的人放在正确轨道上的人。我不过是维拉的一个助手,无法看到全局。只是,不要妄想脱离轨道,没有人可以做到。萨鲁曼只是自以为做到了而已。哪怕这世界正朝着最糟糕的方向行进,那也是神的旨意,维拉自有深意。这一切都是命运。”

“不要再和我谈什么命运!我不想听!”瑟兰迪尔抬高声音,捏紧了拳头。停了片刻,他垂下眼帘,双手无力地松开了,喃喃地仿佛自语,“这太悲哀了。”


评论(6)
热度(12)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