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被嫌弃的莱戈拉斯的一生•上 第十章:父与子

大王的跪舔模式持续开启中...._(:3」∠)_ ....瑟爹的情史也曝光了....小叶子神马的,您就收了房算了......

------------------------------------------------------------------------------------

当索林和众矮人从伊鲁伯的城堡里冲出来时,丹恩已经和围上来的一群强兽人士兵杀在一起了。索林一马当先,挥舞着长剑杀进包围圈来。丹恩看到他终于出现,高兴得几乎要从坐骑上跳下来。

他顿时又来了劲头,一边招架敌人的攻击,一边兴奋地向索林喊道:“你怎么才下来啊?看见新品种强兽人腿吓软啦?” 索林也一边砍杀一边大声回应他:“你兄弟我有这么没出息吗?我在上面收拾家伙呢,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嘛。”

 丹恩笑骂道:“你别找借口啦!你再不下来,我可是要撑不住啦!” 索林指了指乌丘的山头说:“那你可能还得再撑一会儿,我得去把那个指挥的先干掉!” 丹恩一愣,随即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可是和那个尖耳朵的老妖精想到一起去了。他还要我告诉你,等你下来就派你去杀掉阿索格呢。” 索林不屑地一撇嘴,“还轮不到他调遣我,我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

河谷镇城下,精灵王和他的亲兵卫队还在和半兽人激战。一个巨人攻城兽一步一摇地走上前来,几名精灵士兵冲上去想要阻住他前进,可是那巨人轻易地就把他们拨到一边。它走到城门前,突然一头撞在门上,河谷镇的城门再结实也禁不住一个巨人的头槌,顿时破了一个大洞。而用力过猛的巨人把自己也撞晕在地。半兽人士兵趁虚而入,踩着巨人的身体涌进了城门。瑟兰迪尔一阵懊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半兽人居然想出这样的攻城方法。他紧了紧搂住莱戈拉斯的左臂,这次不必嘱咐,小王子已经知道父王要干什么了,他默契地又抓紧了父亲的胳膊。

当精灵王骑着大角麋鹿冲开战圈,狂奔至城门的破洞时,麋鹿的角上甚至挂着几个半死不活的敌兵。但他已经无暇处理了,急切地直接朝破洞冲进去。可是由于破洞比较狭小,英明的精灵王显然忽略了挂在鹿角上的那几个半兽人士兵的问题,冲进去的时候仅几寸的误差,却居然就被那几个敌兵卡在了洞口,进退不得。他心里又是一阵懊恼,看在维拉的份儿上,我怎么会犯这种错误!他催动大角麋鹿勉力一冲,半兽人士兵被挤死了,但是坐骑也是一个趔趄,翻倒在地上,却再也没站起来,恐怕这一下摔断了腿。

瑟兰迪尔看到坐骑受伤虽然十分心痛,但是丝毫没有影响他敏捷的身手。在即将摔下来的最后一刻,他牢牢地把莱戈拉斯抱在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小王子,然后才滚下鹿来。当他轻轻把小王子放到地上,刚要站起身时,已经看到十几个落井下石的敌兵向他们父子俩围拢过来了。

“儿子,你不是一直想帮我吗?机会来了。” 精灵王看着小王子的眼睛,给了他一个信任的眼神。莱戈拉斯感觉父王的眼睛好像在对他说:你要对父王的性命负责了。这是一个多么重大的使命,一个多么诚恳的信任!小王子立刻觉得自己终于长大了,他认真地向父王点点头,父子俩同时直起身,背靠背站在了一起。

可是问题又来了,莱戈拉斯仅剩一把匕首和两把短刀还在身上,这些只有近身肉搏才用得上的武器,现在根本派不上用场。他心里焦急起来,这要我怎么帮得上父王呢?

包围圈越缩越小,小王子越着急却越想不出办法。而精灵王已经开始挥舞长剑,准备和敌人战斗了。莱戈拉斯绝望地把两手毫无目的地伸向一个正向他走来的半兽人,突然只觉得两股气涌向手掌,千万条白光从自己的指尖涌出来,把那个半兽人绑了个结实。瑟兰迪尔和敌人都被这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景象惊到了,莱戈拉斯也被自己突然爆发的魔法惊呆了。被绑的敌兵似乎正在承受着某种痛苦,表情狰狞恐怖。瑟兰迪尔趁机一刀砍掉了那个半兽人的脑袋,惊喜地对儿子说:“维拉在上!莱戈拉斯,你居然继承了你母后的攻击魔法!”

小王子听到这居然是来自母亲的传承,也激动起来。这些年,父王一直闭口不谈母后的事情,没想到自己竟继承了她的魔法,原来Nana一直与他同在。莱戈拉斯开始充满激情地试验自己的新能力,杀了几个敌兵之后就可以运用得相当熟练了。于是他和父王开始了十分默契地配合,他用魔法绑好一个半兽人,父王就一剑砍过去,杀敌容易得就像切水果。

瑟兰迪尔和儿子配合着一路杀向外城的指挥塔,他心里充满了喜悦和欣慰。这一切是那么熟悉,好像回到了两千年前在最后的同盟战役中与莉莉丝相遇的情景。那时候他和她都那么年轻,又无所畏惧。

当他看到一个衣袂飘飘,金发飞扬的蓝眼绝美女精灵,骑着白色的战马驰骋在战场上,用那同样美极了的魔法杀敌时,他毫不犹豫地爱上了她。那一眼,就注定了两千年沧海桑田里的长相厮守,那一眼,他就发下了贯彻一生的爱情誓言。他策马赶到她的身边,帮她杀掉那个被绑的敌人。她回他一个甜到融化的笑容,从下一刻起他们就变成了最默契的战场伙伴。

年轻的瑟兰迪尔对那个把她带上战场的人又爱又恨。因为他,他才有幸遇到了命运中的女神;也是他,把这位本不该出现在血腥战场的天使带进了这个残酷的死亡地狱。他小心地守护在她的身边,为她挡下所有的冷箭和偷袭。以至于直到战斗结束,她那白色的衣裙依然纯白如雪,连一抹血污都没有沾到。当她微笑着对他说:我知道你,你是欧洛费尔之子瑟兰迪尔时,他发现他早已无法克制地把她从白马上抱下来,顺势横抱在自己怀里了。

她并不恼他的无理,她用她纤细优雅的手臂挽着他的颈项,用她柔情似水的双眸望着他的眼睛,用她如花瓣娇艳的嘴唇给了他甜甜一吻。当天晚上,他们就在瑟兰迪尔父王的大帐里订了婚。那么顺理成章,那么理所当然。

瑟兰迪尔从回忆中缓过神来,发现他和儿子已经顺利杀到了指挥塔,四周已经没有任何敌人了。他破天荒抱起了其实已经长成翩翩少年的莱戈拉斯,细细地打量着他脸上身上所有的细节。

他眉毛如她长眉入鬓,却形状英挺,神采飞扬;眼眸如她清澈幽蓝,有一种神秘的吸引力;睫毛如她又密又长,半垂着带着一种安静的优雅;鼻子如她笔直高挺,有着雕塑般的立体感;嘴唇如她娇艳欲滴,仿佛是清晨带着露珠的玫瑰花瓣;皮肤如她柔嫩白皙,瓷器一般细腻;长发如她飘逸柔软,闪烁着黄金般耀眼的光泽;手指如她修长完美,天生就是用来使用魔法的......

莱戈拉斯被父王端详到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红着脸小声地说:“Ada,陶烈尔和米斯兰达都在这呢......” 瑟兰迪尔这才发现陶烈尔和甘道夫都站在不远处。甘道夫一边抽着烟斗一边微笑地看着这难得一见的一幕,陶烈尔低着头,看都不敢看一眼......

精灵王赶紧把小王子放下来,拍拍他的头,“你做的很好。” 然后假装镇定,走到甘道夫身边。莱戈拉斯则心满意足地跑到陶烈尔那里,陶烈尔给了他一个干得漂亮的手势。

“米斯拉达,战况如何了?” 精灵王问道。 “啧啧,何必急着来找我嘛,难得你和王子殿下......” 甘道夫揶揄道。

“别开玩笑了。” 瑟兰迪尔莫名地有点恼怒,好像被人看到了什么秘密,“快告诉我,孤山那边怎么样了?”

“丹恩顶着呢,应该没有问题。索林已经出发去乌丘了,好像是带着他那两个外甥一起去的。”说着甘道夫微微转头瞟了眼陶烈尔,然后递给了瑟兰迪尔一个微妙的眼神。

“陶烈尔,你现在立刻去乌丘支援索林等人,任务完成后把他们带到我这里。” 精灵王并不回头,直接下了命令。“是,陛下。” 陶烈尔答应着走了下去。 

“莱戈拉斯,你去找巴德,跟他去安置料理内城的百姓。记得让他给你应手的武器。” 精灵王还是没有回头。“是,ada!” 莱戈拉斯兴高采烈地走了下去。

“老朋友,你这是要当个好父亲了?”甘道夫微笑着问道。

“米斯拉达,他的未来,我相信你比我更清楚。如果你能告诉我......” 瑟兰迪尔欲言又止。

“不,我不能,维拉对每个人的命运都有了安排,我们只要顺其自然地走上轨道就好。” 甘道夫带着天机不可泄露的表情说道。

“命运......难道就从来没有脱轨的时候吗?” 精灵王的声音突然停顿了一下,好像在克制着某种情绪。他看着城下那一具具年轻的精灵士兵的尸体,心里万分悲痛,“如果没有这场战争,他们的命运就是永生。现在,他们的生命在这里戛然而止,为了一场和他们无关的战争。难道这不是命运的脱轨吗?精灵的血脉比任何宝藏都要更珍贵,我不能再这样无谓的牺牲下去了。”

“瑟兰迪尔,你自己清楚得很,这场战争真的和他们无关吗?孤山失守的后果也许将会导致整个精灵血脉的覆灭,不仅仅是密林。这场战争从来不是为了什么宝藏,而是为了精灵族,矮人族,乃至整个世界。他们的牺牲就是他们的命运。老朋友,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呢?” 甘道夫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

“是的,米斯兰达,我无法退出战争。” 精灵王又恢复了他冷漠的表情,指着一个正向河谷镇移动的白点说:“萨鲁曼来了。”

评论(32)
热度(17)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