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被嫌弃的莱戈拉斯的一生•上 第七章:阿肯宝石

河谷镇的大帐里此时仍亮着灯,似乎在等着什么人。瑟兰迪尔、甘道夫和巴德三人正商量着,一个精灵士兵进来报告:”陛下,一个自称叫比尔博的霍比特人,要求见您和甘道夫大人。”  

甘道夫对瑟兰迪尔笑笑, “比我算的还早了半天。” 精灵王对卫兵点点头,做了个让他进来的手势。

比尔博走了进来,他看看甘道夫,又看看精灵王,有点不知所措。瑟兰迪尔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下,问道,“你就是那个在我眼皮底下偷了钥匙放走矮人的半身人吧?” 比尔博低下头思索了好久,终于尴尬地承认道,“是的,对此我表示抱歉。不过你怎么知道?”

瑟兰迪尔回答道:“我知道索林为什么找你,也知道你为什么要帮索林。是我们和米斯兰达在黄金森林的共同议事会议中选择了你。米斯兰达说只有像你这样纯真无私的人才能不受阿肯宝石的侵蚀。”比尔博吃惊地转头看向甘道夫,发现老巫师也正一边吸着长烟斗,一边笑眯眯地看着他。“更何况你先祖养龙驯龙的事迹非常有名”,瑟兰迪尔继续说,“在矮人和精灵的史书中都有记载呢。”

比尔博颇为自得地笑道,“哦,真意外,我以为只有巴金斯家的人知道这件事呢。” 

他垂下眼帘,似乎陷入了回忆中,“不过那其实也的确是个意外。我的曾曾曾曾祖父从外面买回了一个蛋,孵出来才发现是龙蛋。他真的养了好久呢,史矛革这个名字也是他取的。后来因为它越长越大,已经在夏尔藏不下了,才不得不把它送走。我曾曾曾曾祖父为史矛革记了很多本日记,我一直拿来当睡前故事书看呢。” 说到这里,比尔博的声音哽咽了,“它的故事一直陪伴着我成长,它就像一个活在书里的玩伴,我对它很有感情....对于我来说,它一直都是那条喜欢亮晶晶宝石的,脾气有点暴躁的可爱小龙。它认得巴金斯家族的人,所以绝对不会伤害我们。我家后院还有一个小小的史矛革雕像呢。”

听到这里时,瑟兰迪尔端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而巴德听了后倒有些歉疚,他对比尔博说:“我不知道这些事,真的非常.......”

“不,我并不怪你,” 比尔博打断了他,含泪继续说道,”是我偷了它的宝石。那些金子,那些宝石,它已经完全变了。我偷了阿肯宝石,是想让他恢复清醒,变回原来那条可爱的小火龙。” 巴德听到这里蹙了蹙眉,似乎对“可爱”这个词有些不以为然。瑟兰迪尔已经在喝第二杯了......

“哦,可怜的史矛革,即使他被黄金的光芒遮住了眼睛,但它还是知道我是巴金斯家的人。即使我偷了它的宝石,它仍旧不肯伤害我。对不起,巴德,它把怒气都发在了你和你的同胞身上......” 

“不,不,并这不是你的错....” 巴德慌忙说道,手忙脚乱地想找点什么给比尔博擦擦鼻涕......而瑟兰迪尔百无聊赖地开始打量酒壶上的宝石盖子了......

“所以,我来是为了给你们这个。”比尔博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布包,把它放在桌子上。

瑟兰迪尔、甘道夫和巴德一起围了上来,慢慢地打开它。霎时间,帐内光华大盛,一块流光溢彩的宝石,发出了令人目眩的光芒。“哦,山之心,国王的珠宝,阿肯宝石!” 瑟兰迪尔失声低呼道。

“你为什么要它给我们?” 巴德问道。

“我是为了索林。他为了这宝石已经完全迷失了自我。这块受了诅咒的宝石,让一个心怀国家的王者变得自私贪婪;让一个义气深重的勇者变得无情冷酷;让一个心胸坦荡的大丈夫,变得疑神疑鬼。它引诱人走进欲望的泥沼,走进人性的阴暗面。” 比尔博望向甘道夫和精灵王,”我也是为了那些固执、粗鲁、强硬,但又善良、勇敢、热情,傻傻地用生命去爱戴和保护索林的矮人们。” 比尔博把宝石包好交到甘道夫手上,“我把这宝石给你们,任由你们处置,但条件是你们要出兵援救索林。他是一个伟大的人,矮人是一个伟大的种族,我不想看到索林经历千难万险收复的故国城堡又一次落入别人之手。”

瑟兰迪尔和甘道夫对望一眼,不置可否。“我先带你去休息吧。” 甘道夫带着比尔博走出大帐,对他说:“今晚你就在这里休息,明天一早你就快点离开吧。这里就要变成战场了,对你来说非常危险。”

“这么说你们是答应去援救索林了?”比尔博问道。

“你说呢?” 

比尔博笑笑,“我还是相信你的。” 老巫师眼里闪过一丝欣慰,随即也呵呵笑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瑟兰迪尔和巴德便带着精灵军队和部分有武器的人类镇民向伊鲁伯进发。而甘道夫则去找比尔博,想要把他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让他回家。

闪耀着金色光辉的精灵大军列阵站在伊鲁伯的城外,把城堡围的水泄不通,仿佛城堡外也堆满了金子。瑟兰迪尔和巴德坐在坐骑上,抬头望向城墙上的索林。

索林看着这兵临城下的情景,转身对矮人们说:“看到了吧?什么半兽人?谎言!谈判不成他们就要动用武力来抢了!我们是好惹的吗?!” 索林大声问道。

矮人们群情激奋,“让强盗尝尝我们的厉害!” 众矮人搭起弓摆出了攻击的姿势。索林“嗖”地一箭,射在大角麋鹿的脚边,“瑟兰迪尔,让你的军队退后!再敢近前一步,下一箭就射在你的眉心!”

精灵王瞟了一眼怒气勃发的索林,真是哭笑不得。他抽动了下嘴角,一抬手,一万名精灵士兵一同抬弓瞄准了城墙上的矮人。矮人们瞬间全体躲到城墙之后,只剩索林孤零零一个人还举着弓箭。索林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十分不自量力,不情不愿地放下了弓。精灵王又一挥手,士兵们也放下了弓箭。

瑟兰迪尔开口说道:“你大可放心,此番前来并非与你开战。而是决定援助你与半兽人作战。有人以别的方式替你兑现了承诺。” 

“别人?别的方式?”索林疑惑地看着城下。

巴德从怀里掏出阿肯宝石,对他说:“有人用这个替你还了。”

“阿肯宝石!”众矮人都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你这个小偷!你们是怎么得到宝石的!这宝石是属于我们国王的!”

巴德挑衅地把宝石在手上抛了一下,随即快速收到怀里, “你们国王当然可以拥有它,但是要用我们之前的条件来换。”

索林也十分震惊,以致于完全想不明白阿肯宝石是怎么到了他人手里的。他气急败坏地对众矮人喊道:”别听他们的!这是个圈套!那宝石是假的!” 这时,比尔博不知从那里钻了出来,有些愧疚地说道:“那宝石是真的,索林。是我给他们的。”

“你?” 比尔博的坦白似乎比阿肯宝石带给他的打击更大。他几步上前,揪住那半身人的衣服,想质问他却又说不出话来道:“你?....!”

“是我。第一次进来时我就从史矛革鼻子底下拿走了阿肯宝石。” 比尔博冷静地说,“有好几次,我都想把它给你,真的。可是当看到你开始对金钱与宝石表现出病态的狂热,对你的好伙伴们开始疑心重重,我觉得你变了。你不再是以前那个伟大的矮人王---索林·橡木盾。一个真正的王就不应该失信与人,与民离心。如果宝石能让你恢复成原来的索林,我愿意给你。但如果它会让你迷失得更深更远,那我情愿拱手他人。” 

“这宝石本来就不是你的,你有什么资格把它拱手他人?!” 索林一直紧紧扯住他的衣服,狂怒道。

“我用它抵了我百分之十四的分成。”比尔博强作镇定,“我答应帮你时,你许诺我事成之后给我百分之十四的分成,于是我就用它抵了。”

“百分之十四的分成.....这....这座城堡的东西都是我的!去你的百分之十四!你....你....!!!” 索林气极,对众矮人吼道,“你们!你们给我把他扔下城墙去!” 矮人们看着他,没有一个上前动手。索林又看到了和昨天一样的眼神---失望。“好,你们不扔,我自己来!”索林拽起比尔博就要动手。

“住手!” 城下一个声音喊道。甘道夫走到城下,“你如果不喜欢我给你选的人,可以还给我。但是请不要伤害他。”

“滚!” 索林松开了手,比尔博趁机抓住刚才从城下爬上来的绳索,又爬了下去。“巫师都是骗子!你们以后都给我滚得远远的!” 索林怒道。

瑟兰迪尔冷眼看着这个暴怒的矮人王,平静地问道:“那么现在,你是选择合作还是等死?”

索林似乎陷入了无法选择的困境。他抬头望向北方的山丘,忽然看见一只渡鸦远远地从那里飞了回来。他好像被重新注入了力量,自信起来,“我,选择和你们开战!”

评论
热度(7)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