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被嫌弃的莱戈拉斯的一生•上 第六章:黄金牢笼

此篇索林、比尔博出没!

------------------------------------------------------------------------

伊鲁伯城堡。索林一个人坐在大殿的宝座上,四周堆满了黄金和珠宝。虽然整个大殿被这些黄白之物映照得无比辉煌,恍如白日,但冷清寂寥,空气里都透着沁骨的寒意。宝座如此冰冷,冷得像用万年冰山雕成的。索林恍惚觉得自己仿佛一个人坐在雪山之顶,终于走到了人生巅峰,环顾四周,身边却已无一人。

这些天,他的矮人伙伴们仔细搜寻了伊鲁伯城堡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挖地早已不知多少个三尺,却仍没有找到阿肯宝石。阿肯宝石,山之心,国王的珠宝。唯有找到它,他才能名正言顺地被赋予合法的王权,他才能真正拥有故国的城堡伊鲁伯,成为它新的主人。

可是他清楚地记得今天在城墙上,那些曾经和他同生共死的矮人伙伴们失望和惊讶的眼神。这些让人心寒的眼神,在索林的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闪过。为什么,难道我不是为了保护属于矮人的财宝?我不是为了捍卫矮人的尊严?!这些道貌岸然的人里,一定有人偷了阿肯宝石!偷了属于我的宝石还要虚伪地扮成无辜正义的好人!

索林越想越觉得可疑,每一个人的眼神都变成了嘲笑和愚弄。这些伙伴,这些都是出生入死的伙伴啊。来到了这个受诅咒的城堡,每个人都变成了金钱的奴隶。为了阿肯宝石,为了这些黄金,他们背叛了我。他们也许随时想杀掉我,再把宝石和黄金占为己有。不!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我一个子儿也不会给别人!只有它们是最忠诚的存在,永远地簇拥着它们的主人。当主人死去之时,它们会用温暖的,辉煌的,沉重的黄金掩埋他,拥抱他,直到天荒地老。

他走下宝座,躺在金山上,感觉到如此安心,舒适......他仰望着高高的穹顶,那里破了一个大洞,是史矛革飞出去时撞出来的洞。月光,穿过破洞洒下来,洒在黄金和他的身上。月光虽皎洁明亮,与黄金之光相比,却显得如此暗淡无光。索林循着月光看去,看到了洞中的那一轮孤月。苍穹无垠,群星无踪,孤月无依。那月亮,被圈禁在这个洞中,仿佛死了。

心沉到谷底,手却仍紧紧抓住唯一可以给他安慰的金子。这时,只见一颗小小的星星从月亮的旁边显现了出来。虽然光线很弱,忽隐忽现,却让索林想到了一个笑容。那是今天在城墙上唯一的笑容,在那个众叛亲离的时刻,显得那么可贵。

他走出大殿,走过那些仍在为他寻找宝石的矮人,走上巨石垒成的坚固城墙,走到那洒满月光的城墙上。他果然坐在那里,低头正看着手里把玩的一个东西。索林脸色一变,顿时心灰了大半...... 他快步走过去,“你手里拿了什么?!”索林厉声问道。

比尔博转过身站起来,快速把手藏到背后,“没什么。” 索林更加疑心,“拿出来给我看!” 比尔博十分不好意思地伸出手,摊开手掌,原来是一颗橡果。

索林看到之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随即有点自责,我怎么会怀疑他这样一个拥有如此温暖微笑的人呢?“这是我在来的路上从变形兽比翁的花园里捡到的。”比尔博羞涩地笑道,“我想等一切都结束后,把它带回自己的花园,种下去。等它长大之后,那些橡果就会让我想起这段惊险、艰辛又美好的回忆。“ 这样一个手里拿着小小橡果,像孩子一样充满期待眼神的比尔博,瞬间融化了索林的心。那笑容温暖了他渐冷的血液,热血熨贴地淌过身上每一根血管。

“好不容易经历了一次冒险,只带这个回家不会觉得太寒酸了吗?” 索林笑起来,他有点神秘地对比尔博说,“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回来。” 然后快速走了出去。片刻,他背着双手走回来,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好像要给比尔博什么惊喜似的。

他走到他跟前,命令地说:“把外衣脱了!” “啊?”比尔博迷茫地看着他。“快脱啊!” “好吧,好吧。”比尔博无奈地脱掉了外衣。

索林伸出双手,从背后拿出一件银色的贴身内甲。“穿上它。” “啊?”比尔博又用迷茫的眼神看着他。“快穿啊!” “好吧,好吧。”比尔博又无奈地穿上了内甲。

“这是矮人皇室代代相传的秘银宝甲,柔软如缎却又坚实如金。穿上它,刀枪不入。这宝甲向来不传外人,我一直穿在身上。现在形势危急,随时可能开战,你应该会需要它。送给你。” 索林真诚地直视着比尔博的眼睛。

“不,不,这太珍贵了。我不能要.....我只是一个无用的霍比特人,不是一个战士。”比尔博有点惭愧地边说边要脱掉宝甲。

索林按住他的肩膀,阻止了他,“听我说,比尔博。请你收下它,这是一份礼物,是我们友谊的见证。” 说完,他偷眼看了看下面,压低声音说道:“现在我已经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了,除了你....你知道吗,这些天,我一直浑浑噩噩,不知自己心在何方。唯有看到你温暖的笑容,才能稍微清醒。外面的那些人,他们都已经被财宝迷惑。不惜背叛我,出卖他们的王。”

“你是说....你怀疑......”比尔博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的,那些人里肯定有人私藏了阿肯宝石,说不定,他们每个人都参与了!”索林说着说着,脸上的表情又狰狞起来,”这宝藏,这城堡,都是属于我的!我不会让给任何一个人!这是我收复的城堡,我夺回的宝藏,这是一个曾经故土难归的矮人国王最大的功绩,这是我一生最光辉的荣耀!” 索林的眼睛放出了贪婪的光芒,他慢慢地走下去,走回那黄金铸成的心灵之牢。

比尔博看着他走远了,转身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块光辉璀璨的宝石。他掂了掂手上的宝石,叹了口气。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这块邪恶的宝石让那么多人趋之若鹜,甘愿沉沦于它的诱惑。他把它揣进兜里,也走了下去。

在落满灰尘,早已空无一物的厨房里,他看见了那个最年老的矮人,巴林。“巴林......” 比尔博叫道。老人回过头来,比尔博发现他的眼睛里盈满了泪水。

“你怎么了?” 比尔博担心地问道。

“我在为索林担心。” 巴林终于忍不住痛哭失声,“你知道,那孩子......已经好几天不吃不喝不睡了。就盯着那些金子,满脑袋都想着宝石......你知道吗?这情景....我已经看过两次了。他的父亲就是这样,他的祖父也是这样......这是疯龙病,这是遗传的....那贪婪的眼神,狂躁的行为,对于金子不正常的渴望......”

比尔博想了想,缓缓地问道:“如果说......如果我们真的为他找到了阿肯宝石,这对他会有帮助吗?” 巴林深深地看了比尔博一眼,说道:“那宝石是至高王权的象征。它赋予拥有者无上的权力,却是以牺牲人性为代价的。他现在对于权力和财富的极端控制极端渴望,让他发狂,发疯,让已经他失去了理智,失去了拥戴......你认为他得到了宝石就会变回原来的索林吗?不,只会更糟。”

比尔博揣在口袋里的手,紧紧地攥着阿肯宝石。他看着巴林的泪眼,对他点点头,似乎确定了什么似的皱了皱鼻子,走了出去。当晚,比尔博偷偷从伊鲁伯城堡用绳索越墙跑了出来。他抬头看看这苍凉的夜色,一只渡鸦从城堡飞出,飞向北方。他下定决心,迈开大脚,向河谷镇的方向跑去。

评论(2)
热度(10)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