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被嫌弃的莱戈拉斯的一生•上 第五章:孤山

大王偶尔丢颗糖,小叶子就开心地要飞起了,唉,可怜,可怜....

-----------------------------------------------------------------------------------

密林外的坏消息越来越频繁地传来。前几天被报之索林·橡木盾等众矮人已经进入孤山伊鲁伯遗址时,瑟兰迪尔尚能不闻不问,悠然自若。然而今天,居然又有线报说,恶龙史矛革被矮人逼出伊鲁伯,大发狂性烧毁了长河镇,他有些无法再无动于衷了。

史矛革虽被镇里的巴德射杀,但是长河镇人民家园已毁,损失惨重。长湖镇是与幽暗密林贸易往来最频繁的城镇,现在镇子毁了,与其日后难民涌进密林寻求援助,不如现在就为他们做点什么......瑟兰迪尔坐在书房中端着酒杯沉思良久。他啜了一口手上的红酒,陈年好酒的余香绵长浓郁,在口中久久不散...... 正思索中,突然听到殿外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飞奔而来。凭窗望去,原来是灰袍巫师甘道夫,骑着马一路闯进了宫殿,一边闯一边喊道,“让开,让开!你们的王在哪?!我要见他!”

瑟兰迪尔皱皱眉头,打开书房门,抬高声音说道:“米斯拉达,倘若这里是罗斯洛立安,你也这样无礼吗?”

甘道夫听见,立刻翻身下马,急步走上前来,“瑟兰迪尔,原谅我的无礼,我有紧急军情要与你商议。” 精灵王把他让进书房,关上门这才仔细打量起他来。甘道夫浑身是伤,长袍破烂,仿佛刚经历了什么激烈的战斗。

瑟兰迪尔抬手指指座椅,又倒了一杯酒递给他,问道,“米斯兰达,如此风尘仆仆赶来,所为何事?说吧。”

甘道夫一饮而尽,坐下说道:“相信你已经听说了长湖镇被毁,索林入驻伊鲁伯的事了。刚达巴的半兽人已经集结完毕向孤山进发,准备一举攻占伊鲁伯。战争即将到来,是时候放下你和矮人的恩怨了。这次你必须出兵,帮助索林和长湖镇抵御外敌。”

瑟兰迪尔微微动了动睫毛,转身又倒了一杯酒给甘道夫之后,表情却变得颇不以为然:“你们巫师总是这样,听风是雨,你的消息从何而来?”

甘道夫指指自己的伤说道,“我在刚达巴打探消息时,被半兽人抓去囚禁了很久,我目睹了一切。多亏女王殿下和爱隆王解救,我才能在这里和你说话。刚达巴的半兽人和座狼,不日就将到达孤山。它们垂涎矮人的财宝,更觊觎孤山的战略位置。矮人和人类一旦战败,孤山被半兽人占领,刚达巴-孤山-多尔哥多将连成一线,密林腹背受敌,处境之危险不言而喻。倘若那时......”

瑟兰迪尔挥挥手,“不必说了,我明白。要我出兵援助索林,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甘道夫听到他终于有意出兵,不禁松了一口气,“你的条件也不必说了,我明白。这好办,我们可以和索林谈判。他们已经进入孤山,我估计阿肯宝石该也到手了......”

瑟兰迪尔不屑地冷笑了一声:“哼,跟矮人又什么好谈。他们只认两样东西,武力或者金钱。也罢,谈判就交给你们这些巧言令色的巫师了。” 甘道夫这才彻底放了心,掏出长烟斗来,狡猾地笑了......

当晚,精灵王叫来了陶烈尔和莱戈拉斯,说道:“外面局势动荡,极可能殃及密林。我现在要领军出征,在长湖镇人民避难的河谷镇安营扎寨,随时准备一战。陶烈尔,你和王子留守在密林,另有一部分留守士兵供你调度。你要严密监视多尔哥多的动向,一有异动,立刻派人报于我知。外面不管发生什么状况王子都不可参与,明白了吗?”

“是,属下明白!” 陶烈尔答道。莱戈拉斯却有点不开心,“Ada,带我一起去好吗?我现在的箭法已经跟陶烈尔一样厉害了,说不定我可以帮上忙呢。” 

瑟兰迪尔脸色一沉,“莱戈拉斯,你在密林里要做的事会很多,战争不是儿戏,你不要太放肆了。”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小王子失望地看着父王的背影,小声地说:“Ada总把我当小孩子,他什么时候才能信任我呢?”

陶烈尔揉了揉王子的头,“殿下,陛下已经非常信任你了呢,他把密林整个后方都交给了你,你知道,这其实是比在前方打仗更重要的任务啊。”

“真的吗?”莱戈拉斯抬头看看陶烈尔,“父王其实是怕我笨手笨脚的拖累他吧?”

陶烈尔弯下腰来,双手捧住他还有些稚气的脸,“殿下,看着我的眼睛,我骗过你吗?” 小王子挣脱开她的手,生气地说道,“你也把我当小孩子!看你的眼睛有什么用啊,要看父王的眼睛才知道啊!” 说罢,一溜烟跑出去了。陶烈尔看着王子倔强地背影,摇摇头笑了起来。

第二天清晨,莱戈拉斯被外面嘈杂的声音吵醒。他飞奔出来,看见父王已经穿上了银色战甲和披风,换上了战斗用的银色王冠,背上了诺多精灵铸造的长剑,骑在威风凛凛的大角麋鹿上,旁边是随队一起出发的灰袍巫师甘道夫,后面跟着一队队身穿金黄色重甲的士兵和一车车辎重及救援物资,整装待发了。

“莱戈拉斯殿下,你又长高很多了。”甘道夫笑道。

“米斯兰达,好久不见。“莱戈拉斯礼貌地站在原地回答。

瑟兰迪尔在坐骑上向他招招手,小王子快步跑上前来。

精灵王弯腰一拦,竟一把抱起他,把他放到了大角麋鹿的背上。莱戈拉斯被这许久不见的亲昵弄懵了,”Ada……” 瑟兰迪尔扳正他的脸,用一种非常郑重的眼神看着他的眼睛。

“我的王子,看着我的眼睛,你看到了什么?” 瑟兰迪尔问道。

 “信任!” 莱戈拉斯大声回答。

“对,信任。别辜负我。” 瑟兰迪尔亲亲小王子的额头,又把他抱了下去

“我会很快回来的。”精灵王向小王子挥挥手,出发了。

此时,长湖镇的难民已经在屠龙者巴德的带领下,在河谷镇废墟暂时安下家来。但如何在这里重建家园并让人民长期生存下去,巴德十分犯难。索林曽承诺一旦夺回孤山,便会拿出一部分财宝来报答长湖镇人民对他曾经的帮助。想来想去只有去求助索林了。不过,他真的会兑现承诺吗?

不管怎样,还是要去试试看的。他拿起武器,走出改作休息室的神殿,正要去牵马,却觉得今天的阳光似乎格外刺眼。他抬头远望,发现原来刺眼的不是阳光,而是一万名列队整齐的精灵士兵。他们身着黄金重甲,灿然生辉。精灵王瑟兰迪尔身穿银甲和灰袍巫师甘道夫在坐骑上远远地望着他。更远处居然还有长长的救援物资车队。

巴德感激地有点语无伦次了,“瑟兰迪尔,我的王!对于您的慷慨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激才好,您救了我们所有人的命!”

瑟兰迪尔微微颔首,算是接受了他的谢意,“你不要感谢得太早,我和甘道夫同来是有原因的。你也知道,巫师从来就不会带来什么好消息。” 瑟兰迪尔转头看向甘道夫。甘道夫丝毫不以为意,他笑着冲巴德招招手,“屠龙勇士岂会被一个老巫师吓到,我们进帐再议。”

三人进了瑟兰迪尔的大帐后,甘道夫的脸色严肃起来,“巴德,我来这里是要告诉你,刚达巴的半兽人兵团已经向孤山进发了。” 

“您说什么?!” 巴德吃惊地看着甘道夫。“具体情况我已经和瑟兰迪尔讨论过了。这情报是千真万确的,我们现在不仅需要你,还需要伊鲁伯里的索林。”  

“那我可以做些什么?” 巴德问道。“你和我要去伊鲁伯跟索林谈判。”甘道夫回答。

“为了长湖镇的人民我也得去!” 巴德坚定地说。“米斯兰达,记住我的条件。” 瑟兰迪尔不再看他们,走到后面倒酒去了。

巴德和甘道夫一路策马来到孤山脚下,却发现伊鲁伯的入口被巨石垒起的高墙严实地封了起来。索林·橡木盾和众矮人还有一个比矮人还矮的人一起站在高墙后的城墙之上。

“索林·橡木盾,你这是要把自己囚禁起来吗?” 甘道夫仰头问道。顺便对那个小小矮人一笑,“半身人比尔博,好久不见了。”

比尔博对甘道夫招手示意,然而索林却毫无表示。索林冷冷地说,“因为我怕被抢啊,别以为我看不见对面镇上那些金光闪闪的精灵士兵。”

甘道夫毫不在意,继续说道:“我们并非强盗。这次来是要告诉你,半兽人的大军已经向孤山进发,他们不仅想要孤山的财宝,更想要孤山的战略位置。以你们十几个矮人,恐怕不是对手吧?只要你交出精灵的星光宝石项链和许诺给长湖镇人民的财宝,瑟兰迪尔就会出兵援助你。放下矮人和精灵的恩怨,同人类一起共同作战吧。”

索林此时早已经被阿肯宝石迷失了心智,满眼只有孤山的财宝,哪里还听得进去。他高声骂道:“一派胡言!我没有看到半个半兽人,却看到一万个严阵以待的精灵士兵。你让我如何相信你?”

巴德走上前去喊道,“索林陛下,你在长湖镇落难时,我们的镇民对您帮助良多。您曾经许诺我们,如果有朝一日能够夺回孤山,必定重金酬谢。现在我们长湖镇的人民流离失所,衣食无继,您应该兑现自己的承诺了吧?”

索林厌恶地看着巴德,“如果我们当年没有许诺重金,你们会帮忙吗?我们用自己的祖传珠宝换来的只是难以入口的粗糙食物和薄毯子,这能说是公平交易吗?你们这是趁火打劫!”

“但是您给了我们承诺。一个国王的承诺难道没有任何意义吗?” 巴德问道。

索林垂下了眼睛。他回过头去看看站在他身后的矮人们,他们似乎都很惊讶于索林的背信弃义。索林一阵心冷,觉得似乎所有的人都背叛了他。他背对着巴德大喊道,“滚!再不走我的箭是不长眼睛的!”

巴德恨恨作罢,同甘道夫失望而归。重新走回河谷镇的金顶大帐,瑟兰迪尔问道,“如何?” 巴德摇摇头。

“我说过,跟矮人没什么道理可讲。米斯兰达,我们的另一招棋怎么样了?” 

甘道夫神秘地笑笑,“最迟明天。”

评论
热度(16)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