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被嫌弃的莱戈拉斯的一生•上 第四章:故友之孙

莱戈拉斯最爱的深秋又随着落叶飘然而至。他坐在河边沉醉地欣赏着溪水中随流而下的金黄秋叶。树叶迤逦不断,好像溪中仙子穿了一条金色长裙。恍然间,却听见远处有踏水飞奔的声音。溪水溅起水花,落叶纷纷散开,十几双大脚踩着落叶飞驰而过,美丽的金色长裙就这样被毁了。莱戈拉斯皱皱眉头,抬头望去,只见十几个穿着古怪,粗鲁矮小的身影慌慌张张地向前逃去。几只半兽人紧追其后,巡逻小分队的精灵则跟在半兽人身后追赶。

“陶烈尔,追到前面去,拦住他们!”莱戈拉斯一边搭起弓箭向半兽人射去,一边对陶烈尔说。“是,殿下!” 陶烈尔矫健地跃了几下,已经跑到那些古怪矮人的前面,拉弓搭箭瞄准了为首的一个矮人。“站住!再逃别怪我不客气!”

莱戈拉斯和巡逻小分队的精灵已经围堵住半兽人战成一团。矮人们想要回去加入战团,却被陶烈尔喝住。突然,一个半兽人跳出战团,径直扑向一个年轻矮人。那年轻矮人手中只剩一张弓,箭已经用完,只能赤手空拳招架。可是他身量矮小,似乎并不是半兽人的对手。陶烈尔看着竟觉得有点好笑。她看了一会,觉得那矮人可能也没什么力气了,这才抬手一箭,射死了半兽人。那年轻矮人冲她感激地笑笑,陶烈尔假装不理,回过身去,脸居然莫名其妙的有些发烧。

这时莱戈拉斯他们已经收拾掉了后面的半兽人,向矮人们围拢过来。“ 陶烈尔,他们是什么啊?他们就是书上说的矮人吗?好矮哦....”莱戈拉斯好奇地打量着这些穿着破烂的小矮人。

陶烈尔答到,“殿下,是的。这些确实是矮人族的人,矮人族都是矮小粗鲁,长相丑陋的。”  那个年轻矮人突然接话道,“谁长相丑陋啦,我觉得我挺帅的啊!” 这一句话立刻遭到了众矮人和众精灵的白眼。

“闭嘴!你们闯入到密林来有什么企图?!说!” 陶烈尔厉声喝问。

“我们只是路经长河镇的老实商人,被半兽人袭击,不得已逃进了森林。请你放了我们吧。” 一个年老的矮人说道。莱戈拉斯却一眼看见他身边个颇有首领气质的矮人,身上配着一把寒气逼人的短剑。他走上前去,一把扯了下来,“这明明是诺多精灵铸造的宝剑,我在书上看到过!你从哪里得到的?”

“这是一个朋友送我的。” 那矮人首领回答。

“你这个骗子!小偷!诺多的宝剑早已失传已久,怎么会落到你这个丑陋矮人的手上!” 莱戈拉斯怒道。

“把他们抓起来,先关到地牢里,待国王审问过这个头目之后再做道理。” 陶烈尔吩咐道。

精灵士兵把矮人们依次关入单独牢房,只留下矮人首领押去大殿。此时,精灵王瑟兰迪尔正手持白玉镶银酒杯,徜徉在他那如巨大图书馆般宽阔宏伟,充箱盈架的私人书房里,翻阅着什么。一个精灵士兵得到许可后,近前来报:“王子殿下抓到了一队矮人,现有首领矮人一名,在大殿听候陛下审问。” 瑟兰迪尔小心地把一本十分老旧的羊皮手卷放回书架,“哦?王子抓来的?有趣。我正追思某位故人呢,故友之后就来了。也罢,既如此,就让我去打个招呼吧。”

瑟兰迪尔缓步走入大殿,环顾四周,似乎并未发现什么。“我那旧友的后代,现在何处?” 精灵士兵从大殿一侧把矮人首领押来,送至精灵王面前。“ 陛下,人犯在此。” 瑟兰迪尔低下头觑了一眼,又弯下腰,把脸靠近首领矮人,仔细打量起来,“哦~~你在这里啊~~索林·橡木盾,我的旧友之孙,你和你祖父真是一模一样。粗鲁、野蛮、贪得无厌。” 瑟兰迪尔直起身子,索林·橡木盾立刻被笼罩在一个长长的阴影之下。

“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了如指掌。”瑟兰迪尔轻蔑地说,“ 有些人以为,这将是一场神圣的征程。屠杀恶龙,夺回家园。我却怀疑,真正的动机并不那么高尚。你企图偷回那颗能赋予你统治权的珠宝---阿肯宝石。对你而言,它的价值无可估量。这我理解。为此,你利用了你那个天真的小伙伴,你知道只有他才能接近那头守护阿肯宝石的恶龙。哦,对了,你的小伙伴在哪里?我的卫兵似乎并没看到他,他背叛你了吗?”瑟兰迪尔挑挑眉毛问道。

“几百年前,我同样警告过你祖父,他的贪欲将会带来什么后果。但他不肯听从。阿肯宝石,只有心地纯洁无私的人才能拥有它。贪婪的人,只会沦为它的奴隶,渐渐被他吞噬,毁灭。” 瑟兰迪尔说到这里,竟似乎有些痛惜。但只是一瞬,便又恢复了傲慢的脸,“我可以向你提供帮助,放你离开,但我有条件。孤山里也有我想要的宝物,那便是如星光般璀璨纯洁的星光宝石项链。这本是你们矮人从我们精灵手里骗去的,我只是要求物归原主。” 瑟兰迪尔忽然正色道:“我是以一个国王对另一个国王的名义向你作出承诺。”

索林仰头看着这个如神明般高大俊美的精灵王,本来他是打算求助于他的。可是此情此境,不禁让他怒火中烧,仿佛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我不相信你,瑟兰迪尔。伟大的国王会信守诺言,哪怕末日降临 。而你!毫无信用!我亲眼目睹你背叛盟友!曾经当我们忍饥挨饿,流离失所,寻求你的帮助时,你却转头离开!是你,弃我的族人于不顾,任他们被毁灭吞噬!愿你死于巨龙的烈焰!”

瑟兰迪尔的脸沉了下来,“你果然不愧是索恩之子索尔之孙。既然你和你的祖先一样冥顽不化,那你就待在这直到腐烂吧。对于精灵来说,一百年也不过一瞬。我有的是耐心。” 精灵王转身走上宝座,向后摆了摆手,不再说话。立刻就有精灵士兵上来把索林押了下去。

地牢里,陶烈尔正巡视着一间间牢房。每一间里都有一个丑陋肮脏的矮人在吵嚷抱怨,让她厌恶。她沿着楼梯走下去,最底下的一间却十分安静。关在那里的年轻矮人,正静静地把玩一块刻了文字的黑色石头,带着一种入迷的神情,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情。陶烈尔走到牢房门前,静静地端详着他,他果然还算是一个不难看的矮人。那年轻的矮人仿佛感觉到有人在看他,回过神儿来。他停止了把玩手中的石头,望向陶烈尔。

“那是什么?”陶烈尔望着那块石头问道。

“哦,这是一个符文石,上面有强大的咒语。矮人之外的人读了上面的如尼文字就会受到诅咒!”他对陶烈尔做出一个夸张的吓人表情,陶烈尔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她有点生气,转身正要走开,那矮人又突然开口说道,“我开玩笑的,它不过是块石头。我妈妈送我的护身符。她想用它提醒我记住自己的承诺。”

“什么承诺?”陶烈尔又转回来问道。

“早点回家。我妈妈觉得我是个冒失鬼,她很担心我。”那矮人答道。“对了,我叫奇力。”

“陶烈尔。”陶烈尔也报了名字。“那你是吗?是冒失鬼吗?”

“才不是,我机灵得很呢。”奇力得意的随手一抛手中的石头,却一不小心抛到牢外去了,陶烈尔手疾眼快,接住了石头。“呵呵呵,果然是机灵得很。”陶烈尔笑道。

“外面好像有很多人在唱歌呢。” 奇力自嘲的一笑,转移了话题。 “哦,那是星光盛会。今天是朔日,星光最盛。我们密林精灵最爱在璀璨的星光下歌唱。” 陶烈尔有些陶醉地答道,“我曾漫步于星光之下,越过森林,徜徉于星空之中。银河蜿蜒无垠,那是永存于宇宙中的世代回忆,珍贵、纯净,就像你的承诺。” 说着,她把石头递还给奇力。

奇力轻轻推了推陶烈尔的手指,示意她收回那石头。“送给你,感谢你今天的救命之恩,愿它也可以保佑你。” 奇力看着陶烈尔的红发,眼神迷离起来,“我一直觉得星光冰冷而遥远。但我见过一次红月,有一次我和同伴在登兰德的林间小道行进,迷雾山脉在它的左侧绵延。我们脚下的路无穷无尽,永远走不完似的。正当我们已经力竭之时,一轮巨大的月亮从小道边升起,它离我如此之近,仿佛我再向前踏一步就可以拥有它。金红色的月光洒满天空,洒在我的身上。想知道那如火的金红色有多么美吗?看看你的头发就知道了。”

“陶烈尔!”一声呼唤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小王子莱戈拉斯站在上层的楼梯上看着陶烈尔。陶烈尔赶紧把石头偷偷藏好,走了上去。

“上面在举行星光盛会呢,你不是最爱星光的吗?不去欣赏银河与歌声,居然跑到地牢来和一个又矮又丑的矮人聊天?”莱戈拉斯诧异地问道。

 “我没有聊天啦,总有人要来巡视一下嘛。再说他在矮人里还算满高的。” 陶烈尔不知怎么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她自觉失言,转身快步走出了地牢。

“他还没我高呢,更没我帅。” 小王子跟在后面不满地嘟囔着。

第二天早上,士兵却向瑟兰迪尔报告,昨天抓的矮人都逃跑了。似乎是昨晚的星光盛会太过尽兴,守卫精灵们把酒商刚送来给国王的陈年好酒偷喝了一些,结果酩酊大醉。被不知从哪里来的,一个比矮人还矮的小个子偷了钥匙,和长湖镇的酒商里应外合,把矮人都救走了。

瑟兰迪尔听了报告居然没有动怒,“罢了,出了密林就不由我操心了,生死由命吧。” 

评论(4)
热度(17)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