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被嫌弃的莱戈拉斯的一生•上 第三章:密林外的阴谋

小王子日渐成长为一个活泼好动的小小少年,密林外的世界却好像更加动荡不安了。不过让他稍微开心的是,父王允许他在陶烈尔的保护下去密林里练箭,甚至偶尔可以瞒着父王跟陶烈尔去边境参与一下巡逻任务。在密林的边缘,他看到了更高的蓝天,更远的青山,更澎湃的河流,更密集的城镇,还有有趣的长湖镇酒商和丑陋凶恶常来偷袭的半兽人。

原来密林的边缘已经是另一番天地,那么更远的地方是什么样子的呢?比如传说中盘踞着恶龙的孤山?比如半兽人的基地多尔哥多?比如人类的王国和那个黑发灰眼的小女孩亚文居住的瑞文戴尔?莱戈拉斯越想越充满了激情,却又越想越觉得沮丧。父王怎么可能放他去那么遥远的地方?到现在他连长湖镇都不可以去呢。

莱戈拉斯牵着他的小白马在河边散步,一边满脑袋胡思乱想,一边假装自己正认真地进行巡逻工作。“陶烈尔,据说半兽人是堕落的精灵变成的,这是真的吗?” 他回头心不在焉地问道。这一回头,却发现陶烈尔不在身后,而自己已经笼罩在一个巨大的阴影之下!那是一个半兽人!他似乎知道眼前这个金发少年是高贵的王子,急切地扑了上来想要掳走莱戈拉斯!莱戈拉斯慌忙拉弓搭箭,想要射杀半兽人,但半兽人的爪子已经抓住了他的腰!电光火石之间,只听“嗖”的一声,一道白光闪过,半兽人腿部中箭应声而倒。陶烈尔跑了上来,后面跟着巡逻小分队。

“殿下,你有没有受伤?对不起,属下来迟了......” 陶烈尔关切地看着莱戈拉斯,头也不回地吩咐巡逻的精灵士兵,“把这个半兽人绑了! 带回去给国王亲自审问!” 

莱戈拉斯摇摇头说,“我没事,可是可以不要带去给父王审问吗?父王知道我偷跑到边境,一定会生气的......” 陶烈尔亲昵地揉了揉小王子的头,“放心吧,陛下最心疼你了,他不会惩罚你的。不过这个半兽人如此嚣张,一定要交给陛下亲自审问,说不定会问出些重要情报。”

当半兽人被押到大殿的时候,早有士兵飞报了消息给精灵王。瑟兰迪尔看到莱戈拉斯跟着陶烈尔押着一个肮脏丑陋还滴着血的半兽人走进来,不禁皱了皱眉头。

陶烈尔单膝跪地,“国王陛下,恕属下失职,竟让这个肮脏的半兽人弄脏了王子殿下的衣服。请陛下责罚。”

瑟兰迪尔没有理会陶烈尔,他缓缓走下宝座,径直走到半兽人面前,用一种冷若万年寒冰的眼神盯着半兽人:“ 是谁派你来刺杀王子的?如实交代。把知道的告诉我,我自会让你离开,我还需要你给你的主人捎个口信呢。”

那半兽人居然丝毫不胆怯求饶,它轻蔑地说:“我的主人早有命令要杀死莱戈拉斯王子。只是你把他保护得很好,我们一直机会难寻。不过已经没关系了,你们死期将至,精灵的时代就要结束了。我的主人侍奉的是至尊魔君。你明白吗?大战在即了!”

精灵王依然紧紧地盯着半兽人,但已不再是冰冷的眼神,而是仿佛要喷出火来。瑟兰迪尔突然抽出宝剑,手起刀落,半兽人已经身首异处,倒在黑色的血里。大家都震惊得回不过神来,从来没见过国王如此盛怒。

瑟兰迪尔余怒未消,喊道:“卫兵,把这个肮脏的头颅送去多尔哥多,告诉那个人,谁胆敢再打王子的主意,格杀勿论!” 几个卫兵应声战战兢兢地走上前来,拎着头颅,拖着尸身下去了。

小王子看着这一地的黑血,突然觉得父王有点可怕。平日里父王最讨厌不洁之物沾染到他华丽的长袍,这次竟..... “父王,您说过要让他离开的.....”

瑟兰迪尔挑挑眉毛,“我没有食言。他可怜的脑袋离开了他可憎的肩膀。“瑟兰迪尔转身俯视依然跪在地上的陶烈尔,却对莱戈拉斯说,“莱戈拉斯王子,谨言慎行,你退下吧......”

看着难逃责难的陶烈尔,莱戈拉斯不禁十分替她担心,他逞强答道,“可是我并没有受到伤害啊。我有能力照顾好自己......” 瑟兰迪尔缓缓转身,直视着他,冷冷说道,“身为我的儿子,你连一个半兽人的杂兵都对付不了,居然还要陶烈尔救你,你有什么资格说能照顾好自己!退下!”

莱戈拉斯顿时理亏,但不免又有点不服气。这时陶烈尔偷偷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他这才答应了父王,慢慢地走出去了。

看着莱戈拉斯已经退出大殿,走远了,瑟兰迪尔才走到陶烈尔跟前,克制着怒火对她说:“把王子交给你的时候,我说过,‘时刻不离左右’!他是密林的继承者,去边境看看也没什么大碍,我一直默许这种行为,是因为我相信你。但是现在,你有什么可说?”

陶烈尔自知失职无法辩解,她的头垂得更低了, “属下失职,但凭陛下处置。只求陛下原谅王子,不要责罚他。” “这个轮不到你说,” 瑟兰迪尔不屑地说,“这一次就算了,记住自己的责任,如果还有下次,你知道下场。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 陶烈尔起身走出了大殿。

大殿上只剩下瑟兰迪尔一个人。他坐回到宝座上,眼睛仍然看着地上的那滩黑血。王妃去世前的情景又在眼前闪过。心痛,一阵阵袭来,如针刺,如刀绞。我的王子,你怎么能如此不珍惜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你,莉莉丝那双温暖柔软的手应该正在轻抚我的眉心......

陶烈尔走出大殿,看见小王子正远远地在殿外花园的石亭里望向她,她赶紧快步走进凉亭。莱戈拉斯仔细地看了又看陶烈尔,又摸摸她的脸颊,“陶烈尔,你没事吧?父王今天好可怕......” “我没事的,不过是被国王陛下申斥了几句。”

 “都是我不好,害你挨骂。以后我不会再偷偷跑去边境玩了......” “正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呢”,陶烈尔凑到莱戈拉斯耳边,小声地说:“ 陛下说了,你偶尔去边境玩玩没问题的,只要保护好自己就行。他只是怕你出事才不得不限制你的。”

“真的?!”莱戈拉斯瞬间转忧为喜,拉着陶烈尔就往后花园跑,“太好了,陶烈尔,快点陪我练功!我要练到能保护自己,不!我还要练到可以保护你,保护大家,让父王承认我是一个合格的王子!瑞文戴尔,等着我啊!”

在傍晚的沉雾中,一个高大的身影,长久地站在曾经埋葬王妃的地方。虽然这里早已和密林的其他地方无异,但那个人又怎么会找不到。这是千年爱情的羁绊,这珍贵无比的联系并不会因为死亡而消亡。他蹲下来,半跪在一丛白色百合花旁,轻轻亲吻了潮湿的花瓣,起身离开了。

评论(8)
热度(15)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