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我都离来处更远......

被嫌弃的莱戈拉斯的一生•上 第一章:一生一死

清水文。原创剧情,部分涉及电影剧情和人物。与原著完全不同。

BGCP:瑟兰迪尔x莉莉丝(夫妻)奇力x陶烈尔(情侣)

BLCP:瑟兰迪尔x莱戈拉斯(父子)索林x比尔博(好友)

---------------------------------------------------------------------------------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中土世界,有一处深邃幽暗而又广袤无边的森林。那里就是伟大的精灵王瑟兰迪尔的王国---大绿林。

精灵王和他美丽的王妃,阿瓦瑞精灵最后的公主 --- 莉莉丝,在这片优美富足的森林里已经无忧无虑地生活了两千年。这两千年,他们尽情地徜徉于爱情之河,甜蜜时光让漫长的岁月变得十分短暂。

这一年的深秋,精灵王和王妃一起来到绿林北部的长湖。金黄的树叶缓缓从树上飘落,给湖边铺上了厚厚的金色地毯。长湖碧蓝的湖水一望无际,与同样碧蓝的天空连成一线。深秋午后的阳光懒懒地洒在瑟兰迪尔和莉莉丝的身上,温暖轻柔。莉莉丝不禁陶醉于美丽的秋景,若有所思......

“我的王,我想我们应该有一个孩子,他将会继承你我的一切和这亘古永存的美丽绿林...”

瑟兰迪尔充满爱意地握紧了王妃的手,“亲爱的,当如你所愿。我们的孩子将拥有秋叶般金黄的长发,湖水般湛蓝的双眸,以及阳光般温柔的微笑。”

就在隔年的秋天,他们的精灵王子如愿诞生了。这孩子果然继承了双亲的美貌和高贵气质,十分可爱动人。瑟兰迪尔和莉莉丝如获至宝,在绿林王国里举行了盛大的庆祝典礼。

按照精灵的传统,小王子的父名日(出生后的第一个100年)、选名日(出生后的第二个100年)以及成年日(出生后第十个100年)都要在精灵王和王妃的带领下前往黄金森林罗斯洛立安,接受他的教母---水之戒南雅的守护者凯兰崔尔女王的祝福。

父名日这一天,精灵王一家依例来到黄金森林。小王子被父亲正式命名为莱戈拉斯(Legolas),精灵语中为“绿叶”之意。在莱戈拉斯接受了凯兰崔尔女王的祝福之后,精灵王和王妃便来到预言水镜前,静观关于王子未来的预言。

预言水镜开始起了波澜,渐渐浮现出了王子可爱的脸庞。莉莉丝和瑟兰迪尔幸福地相视一笑。就在这时,一片乌云飘过,遮住了王子甜甜的笑容。乌云之下竟隐隐现出一缕血色.....莉莉丝和瑟兰迪尔微皱眉头,正要看个究竟,水面却慢慢平静下来,预言结束了。

莉莉丝美丽的脸上显出一抹忧虑 ,“陛下,难道厄运将会降临在我们的王子身上?”

瑟兰迪尔轻轻拥着莉莉丝, “亲爱的,不用担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也会拼尽全力保护我们的王子。” 莉莉丝点了点头,她依靠在瑟兰迪尔坚实的胸前,感到十分安全。而瑟兰迪尔虽然极力安慰着王妃,心里却不免也有些担心,“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呢?”

从黄金森林回来后,几年间一切如常,平安无事。这一天,莉莉丝和瑟兰迪尔抱着小小的精灵王子在大殿外散步,一个卫兵急匆匆地走了进来。

“陛下,白袍巫师萨鲁曼有要事求见!”

巫师向来是精灵和人类的盟友,但通常都是瑟兰迪尔的好友灰袍巫师米斯兰达(甘道夫)负责联系。这次白袍巫师居然亲自赶来,是发生什么大事了吗?瑟兰迪尔有点疑惑地想。王妃抱着小王子与精灵王一同走回大殿。瑟兰迪尔端坐在宝座上,王妃莉莉丝则抱着小王子侍立在宝座旁。“请白袍巫师进来!”

巫师手持白色魔杖,缓步走入大殿。“伟大的绿林之王瑟兰迪尔,最美丽的王妃莉莉丝和绿林未来的继承人莱戈拉斯,请允许我献上最诚挚的祝福!” 萨鲁曼高声说道。

“萨鲁曼,我的朋友,此次亲自前来所为何事?” 瑟兰迪尔虽然称呼萨鲁曼为朋友,却依然端坐在宝座上没有起身,王妃莉莉丝则点头致意。

“瑟兰迪尔,自从上次与魔君索伦大战之后,至尊魔戒就不知所踪。索伦此后一直躲在您边境附近的多尔哥多重修灵体。近日来多尔哥多的半兽人躁动不安,您可知道出现了什么异状?难道至尊魔戒有了线索?”

“萨鲁曼,我的士兵只负责保卫领土边境的安全,并不负责寻找魔戒。你应该去问水之戒南雅的守护者凯兰崔尔和气之戒维利雅的守护者爱隆嘛。至尊魔戒如果重见天日,两只精灵戒必有共鸣,何必来问我。” 瑟兰迪尔有些冷淡的说。

“瑟兰迪尔,你是和至尊魔戒无关,我却从真知晶球中看到,您的王子和至尊魔戒大大有关呢!” 萨鲁曼说完,忽然举起魔杖,施法向小王子莱戈拉斯劈去!

瑟兰迪尔没有料到盟友萨鲁曼竟会突然发难,而且对象居然是自己的儿子!他从惊愕中立刻反应过来,拔剑上前想要保护王妃和王子,可是眼看萨鲁曼的魔咒已经劈到了莱戈拉斯的头上!来不及了!情急之下,莉莉丝紧紧把小王子护在自己怀里,猛然转身,用单薄的背部接下了萨鲁曼的攻击,随即被击倒在地。萨鲁曼紧接着又是一个魔咒劈向王子,莉莉丝一把将小王子推进瑟兰迪尔怀里,然后张开双手,用尽全身力气向萨鲁曼回击!因母爱而爆发的力量是无比强大的。霎那间,萨鲁曼周身被千万道白光密密缠住,白光源源不断地吸走他的灵力,让他动弹不得。无奈之下,他只好施展瞬移法术逃回了贤者高塔。

萨鲁曼被击退了,莉莉丝也耗尽了最后的力量,伏在地上,再也无法起来。瑟兰迪尔小心翼翼地半抱起莉莉丝,看着王妃逐渐暗淡的双眼,悲痛万分。莉莉丝温柔地凝视着他,断断续续、虚弱地说:“黑暗中孕育的不祥即将苏醒。这邪恶,比即将到来的夜晚更黑暗。我的王,请守护莱戈拉斯和我们的子民。不要为我的死神伤,我的灵魂将与你合为一体,永世不朽......” 最后的话语尚未说完,莉莉丝就无力地闭上了双眼。瑟兰迪尔紧紧攥住莉莉丝慢慢冰冷的手,心痛得像要裂开。他再也无法抑制这突如其来的丧妻之痛,眼泪缓缓滑落,滴在王妃已然苍白如冰的脸颊上。这平生唯一一次的珍贵眼泪,为爱妻做了陪葬。

七天之后的傍晚,密林所有的子民、附近长湖镇的居民以及精灵王家族的私交好友都赶来参加了王妃的葬礼。莉莉丝身穿白色长袍,头戴红叶、蔓藤与浆果编织而成的后冠,安详地躺在白色石棺中。随葬之物是瑟兰迪尔御用双剑中的一柄,还有莱戈拉斯的一缕金发。瑟兰迪尔俯下身来,在莉莉丝唇上轻轻一吻,随即剪下莉莉丝的一缕卷发。他把秀发放在掌心轻轻一握,展开来,那白金色秀发已经变成一块熠熠生辉的蛋白石。这块宝石,后来被他亲手制成了一枚胸针,终身戴在身上。

才学会说话不久的小王子莱戈拉斯尚不知自己的母亲是为他而死。瑟兰迪尔抱起这个眼睛和莉莉丝一模一样的小王子,说:“莱戈拉斯,和你的母后道个别吧。” 

莱戈拉斯紧紧抱住瑟兰迪尔的胳膊,奶声奶气地问,“Ada, Nana睡着了吗?”

瑟兰迪尔抚摸着小王子柔软的金发,不由心如刀绞,“是呀,Nana睡了,Nana每天要照顾莱戈拉斯很累,可能要睡久一点,快跟她道晚安吧。”

莱戈拉斯忙伏在瑟兰迪尔的手臂上,低下身子,在莉莉丝的额上亲了一下。“Nana,晚安。”

小王子被抱到一个稍远的地方,沉重的白色棺盖缓缓盖了起来。密林中夕阳的余晖慢慢暗淡,灰色的雾气徐徐涌了上来。树木不再发出沙沙的落叶之声,河水放缓了流动,鸟兽昆虫也停止了低语。大绿林改称幽暗密林,以永远纪念这位为爱牺牲的王妃。

石棺在静默沉重的气氛中下了葬。按照精灵不留墓志的习俗,精灵王让马群踏平了坟墓,并种上与周围相同的花草。大家做完最后的告别纷纷离去,唯有灰袍巫师甘道夫留了下来。

他与瑟兰迪尔并肩返回皇宫,边走边安慰道,“时间会让一切伤痛沉归历史。早日振作起来,你的爱不仅仅是属于她的,更属于你的王子和子民,还有你自己。” 瑟兰迪尔没有看甘道夫,只是遥遥望着那即将落下的夕阳,“米斯兰达,你难道还不够了解我吗?我是一个国王,一个父亲,任何时候我也不会放弃我的责任。” 

甘道夫拍拍他的肩膀,“ 瑟兰迪尔,我就是对你知之甚深,才要提醒你。爱情不是一个人生命的全部.....” 话未说完,只见远处一个精灵士兵骑着战马,在残阳最后的血红中奔驰而来!他停到瑟兰迪尔和甘道夫面前,跳下马来带来了一个最坏的消息。

白袍巫师萨鲁曼投靠了索伦,在多尔哥多大批制造强兽人军队。他与半兽人首领阿索格正企图占领长湖镇和孤山城堡里的财宝,为索伦的东山再起做准备!

评论(6)
热度(26)
©岛上HANA | Powered by LOFTER